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掠夺性出版:“学术激励” 管理缺乏的一种合理回应

已有 668 次阅读 2017-3-19 11:40 |个人分类:STM出版|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著明出处:


David Crotty 著,彭雨虹 译 张力 校译

原文链接: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7/02/28/predatory-publishing-rational-response-poorly-governed-academic-incentives/


我们对于掠夺性出版的既有看法是否是错误的?已有的印象中,掠夺性出版商是骗子,他们欺诈、愚弄不知情的研究者,让后者认为他们是在坚守行业中最被广泛采用的惯例——同行评议——的期刊,进而付费在上头出版,但实际上,他们却并不提供任何同行评议。虽然这一现象确实有发生(随着对于这一现象的警觉性的增强以及预防工具的使用,它有望越来越少),但是我们看到的,还不是掠夺性出版的全貌。其中有一点变得越来越清楚,那就是,有些作者实际上是在完全了解这些杂志的恶劣惯例和缺乏类型同行评议的机制之后,有意识地选择了在这类渠道上进行出版。也就是说,它是一种深思熟虑后的选择,且考虑到其背后的诱因结构,这一选择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合理的。

我们知道,有些研究者的研究工作,坦白来说是无益的。它们经不起审查,设计也不完善,最糟糕的情况下,甚至是为了支撑荒诞的阴谋论或轻率的假设。对于这类“研究者”,选择在不需检验的杂志上出版是一个必需的选择。因为没有正规的杂志会采用它们。

但是这类研究并非此类期刊的唯一稿源。接下来,我们必须提出这个问题:为什么其他类型的研究者,如那些做正规研究(尽管质量不一)的研究者,也选择在掠夺性期刊上出版呢?

一份近期的研究表明,许多来自印度被视为最高级别的机构的研究者会定期在掠夺性期刊上发表作品。对于该现象的一个解释可以从其他研究中获得。如,一份来自《BMC医学》BMC Medicine2015年的研究表明,掠夺性期刊的作者中,75%来自亚洲或非洲;一篇在2014年发表于《现代社会学》(Current Sociology的文章以尼日利亚为例提出,在对一名教师的任命和晋升进行决策时,在其出版记录方面,诸如影响因子这样的标准往往是被忽略的,真正重要的是文章是否在尼日利亚以外的期刊上发表。在这种情况下,职业生涯的晋升,是基于在国际期刊上发表文章——而不考虑其是否是一份有影响因子的期刊,是否被MedlineWeb of Science编入索引,是否被列入开放存取期刊目录(DOAJ)之中。

我们知道,在学术界的每一个其他领域,研究者通常是被时间所迫、非常忙碌的人,他们真正想要做的是研究,而不是跳过行政束缚或满足出版商要求。研究者都愿意选择一条能完成所需且障碍最少的路径。因为有这样的需求,而掠夺性出版商又恰好提供了最简单、最快速地实现途径,所以在不同的激励刺激下,产生了不同但却合理的行为。

这些研究者需要在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要么向一份正规期刊投稿,也就意味着经历冗长而严格的同行评审过程,并要承担被拒的风险;要么支付(最多)几百美元而使自己的文章立刻得以发表,并且不会被问到问题。由于这两种行为在促进他们的事业方面是完全等价的,该选择哪个似乎相当明显。因而,我们看到一些研究者,在一个评价方面缺乏监督的系统中,做出了付出最少努力来获得最大晋升的明智选择。

所以,尽管掠夺性出版商确实有着不诚信和欺骗的行为,他们同时也服务着一种市场需求,即一些作者想要欺骗那些负责评估他们的职业表现的人的需求。由于研究者所在机构的设计不善和缺乏监督的激励体系,绕过编辑审查的行为为这些作者带来了好处。

许多人急着指出开放存取(OA)的干预是掠夺性出版的根本原因,但其实大错特错。开放存取的商业模式为掠夺性出版提供了机制。但出版一份没有同行评审、不遵守行业惯例的订阅期刊是不可能的,因为图书馆员不会订阅这样的出版物(或一旦这样的行为被曝光就得立即取消订阅)。虽然OA是掠夺性行为的一个推动者,但就像许多被归咎于出版商的学术界困境一样(例如,对于影响因子的过度依赖),这又是一个根源在于学术职业和基金系统的问题,而且如往常一样,是由于缺乏真正的评估和监督所造成。

值得赞扬的是,一些学术体系开始流行起来。在上面提到的那项印度研究之后,印度的大学基金委员会(the University Grants Commission)出台了一份涵盖38653个被认证具学术信誉的期刊白名单。在其他期刊出版将不能在晋升中算数。这当然是一个进步,但它也有着所有白名单都有的问题,并已经被证明是不完美的。但毕竟,不完美比不存在还是要好得多。

所以当我们考量掠夺性出版时,不能简单认为作者是受害者。在某些情况中,他们明显是心甘情愿的同谋。真正的受害者是OA运动(不公平地被这些出版商的糟糕做法所玷污),诚信的研究者(由于大量未经审核及伪装成真实的问题材料的涌入,正规的研究也被认为不再可靠),和公众(他们对科学的信心大打折扣)。

解决方法必须来自学术机构。取消对这种出版行为的激励,掠夺性出版商就会失去他们所服务的市场利基。这就意味着在对研究质量和产出的学术监督和真实评价上做出许多努力,而至少到目前为止,这对学术机构来说仍很困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040334.html

上一篇:区块链与出版结合能产生怎样的解决方案
下一篇:开放存取运动的多样性 Part 1:不同的定义
收藏 分享 举报

1 黄仁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4 08: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