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nsong7

博文

南河店古镇拾遗

已有 3338 次阅读 2011-7-27 13:0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回忆, 古镇, 父辈, 拾遗

给父亲寄过一本老家的县志,勾起老人家许多童年回忆,感慨中写了下面文字描述耳闻目睹的几个历史事件

 

 

南 河 店 古 镇 拾 遗

 

一镇跨两县

南河店镇座落在豫西伏牛山南麓丘陵地带,北面、东面为两条大沙河环绕并于东北侧交汇,似半岛状,倚山临水。鱼米之乡,更有柞蚕业,且集市兴旺。

街区及周边,曾有许多不知名的缺乏传说的残缺古庙宇。据长辈讲,这些或是成群或是散落的各样古庙宇,都是由后来的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迁民,砍林子砍出来的。还说我们原都是迁民的后代,老家在山西洪洞县。于是,就管位在西面的叫西庙,东面的叫东庙,北面的叫北寺,等一类的为后人含糊的称谓。庙中神像最后毁于解放初。其中北寺还有棵五、六个人方能合围的大白果树,中空,树中有树,后砍伐于1958年。这些说明,南河店一带历史上有过断层。此前,至少在宗教活动方面曾有过鼎盛时期,随后或因战乱或因天灾等缘故,又荒废成林。

南河店镇四面都有高耸的寨门楼,并有石刻匾额,只记得东寨门楼题着“宛西重镇”,北寨门楼题着“盘石苍桑”。街区为南北向长街,中间有个东西向短街横贯成十字街。十字口的东西向街心为县界,北侧隶属南召县柴岗乡,南侧隶属南阳县民享乡。这种特殊的一镇跨两县行政设置,是因位置重要还是物产丰富,究竟何故以及源于何时,尚不得知,总之一直沿袭到解放后为止。

抗日战争时期抓壮丁,常听说被追逐的人顺南北长街拼命奔跑,一旦跨过十字口,就得以逃脱。对于壮丁是何许样人,小时候认识模糊,以后大了些开始进私塾、上洋学,念着写在墙上的大标语“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还是不理解。因为见到抓来的壮丁,经常是拴着只胳膊一串串的,用枪押着送去外地当兵,好男为啥要一定被拴着枪押着送走呢?

这就是我儿时对故乡南河店最早的记忆。

 

过白朗

南河店镇现今60多岁的人,从他们长辈那里差不多都听过有关南河店过白朗情形亲身经历的各个侧面的记述。民国初年,该镇及其附近时有杆子(也有叫“刀客”。自发的农民武装的俗称)过往,常说的拉杆人(头领,也称“趟将”)有崔二旦、魏国柱、马文德、王太和白朗,等等。其中以过白朗事件影响为重大。

据南河店镇老人高哲(现年80岁)讲,西沟的田金亮(别名田老三,5年前去世,终年90岁)在世时常说,白朗杆子火烧四棵树街后,大队人马进逼南河店寨下,由守寨民团(松散组织的自卫武装民众。另有说南召县、南阳县还各派驻守兵一个连)及乡绅出面与其达成协议:“不攻寨,不进寨,由寨内供饭后撤走”。随后自寨墙上向下系饮食,在寨外吃饭。饭后,杆子分东、西两路由南向北绕寨离开。但最后在南寨门发生冲突,寨上有人这时竟将杆子的“二架”(副头领)开枪射死,当即使已走过的杆子重又折返回来攻寨。自西南高地(娃娃山)攻入寨,见年轻男人就杀,民众等由西南向东北奔逃,当时该杆子已有机枪,向着人群扫射追杀,最后逼至寨内东北角,死者成堆。

事后有关方面统计公布,白朗此次在南河店共杀死483人。据说该事件使省里非常震惊,这在全省也是数得着的惨剧。

 

我母亲(高富枝,16年前去世,终年81岁)也常讲,过白朗时她已记事,居住的大院内有盘大石碾,一邻居看见杆子进院,随即把我母亲抱怀中,得以幸免。其父(我的外祖父)则与持枪的杆子隔碾盘追躲几圈后终于被杀。我的姑外爷,在他的店铺里顶棚上躲藏,他听着外面已平静,以为事已过,就从顶棚上下来,正在拍打身上尘土,此时一杆子推门进来将其枪杀于宅内。据母亲讲,除妇女、小孩和抱小孩的男人外,见男人就杀,尸横满街,血水横流。母亲说,当时可怕的景象吓得她不敢睁眼再看,更不敢向远处看,也不敢自己行走,即使大人拉着她手也不敢跟着在路上走。

南河店镇居民在解放时约七、八百户,推算过白朗时不过五百户上下,竟杀死483人,可见其杀人比例之大是非常惊人的。

接着,白朗对南河店镇西部的花子岭进行袭击,也杀许多人。

 

欢送美国飞行员

抗日战争时期,记得那时我还未进学堂,一天正同一群小伙伴在南河店镇一边温一边凉的东河(小孩常叫“两水河”)戏水,被人临时召集在河东的大路两旁列队伫立,同时已在那里列队的还有一些身着大褂、头戴瓜壳帽的老年人。过一会就有两个大鼻、高个、穿奇装的美国飞行员被人护送着走过,大家就一齐拍起手来表示欢送。这是通往南阳方向的大路。组织光屁股儿童同穿长褂乡绅在沿途路旁列队欢送,每每回忆起来一直觉得是件趣事。

后来听说,是空袭沦陷区鲁山时,飞机被日军击中,两飞行员跳伞坠落在南河店镇西北部山区即南召县境内,经由南河店向南阳护送。送抵南河店时,乡公所组织学生洋乐队出寨迎接至北河边,从北寨门进街,沿街两侧的店铺门口都摆设着“路水桌”(茶点),表示民众隆重欢迎美国飞行员。安排在西庙的南河店民享中心小学校(曾叫南河店实验小学)内住了一宿,听说他们只吃鸡蛋。同时邀来东庙的南河中学(曾叫宛北中学)的英语先生作陪兼翻译。次日出南河店东寨门过东河,直接护送往南阳。据说,迎送中还着人牵有两匹马供其乘座。

那时在人们心目中,帮助打日本的是友人,就欢迎。因此,对迎送美国飞行员普遍留下深刻印象。

 

押送日本兵

南河店镇在抗日战争时期未沦陷,传说中的日本兵像是红发、红须、面目凶恶的矮鬼怪。一天听说抓着两个日本兵,我好奇的跑去看热闹。被抓的日本兵正沿东西街向东寨门方向行走,由持枪乡丁往南阳押送。

两日本兵光着头,个不太高,看来也是常人。没有捆绑,左臂搭着军上衣,从容地走着,他二人时不时的还相互低语着什么,沿街围观者不少。这是抗战时期我唯一见过的日本人。

铡汉奸

铡汉奸会场安在南河店镇东寨门外的东河沙滩中,观看民众甚多,里外几层围成一个大圆圈,场中央放着大铡,圈内有骑马的军人在挥舞大刀来回指挥。将背插亡命牌的汉奸押进来后,放倒在地,用芦席将身子卷捆起来,吹起军号,由两个军人横抬着绕场一周示众。之后,把汉奸的头颈放在铡口上,一人操铡刀将其头快速铡下,血溅很高。我是钻进圈内靠前排站着,铡人过程看的清楚,印象极深。随后将头悬于东寨门楼上,散场后回家时,我在寨门外呆立许久始终不敢从其下面通过,最后遇上邻居,钻其衫下才算进了寨门。

当时已是抗日战争后期,据说鲁山、南召、方城、南阳都已沦陷,国民党20师师部和南阳行署都设在南河店镇西2公里的曾坪,南河店镇已处日军进犯前沿,形势危急。布告上写汉奸名叫李全忠,32岁,方城人……。被捉到后,20师以极端形式将其就地处死,以泄民愤。(本文作于2003年)

 

作者:张源有,1937年生南河店镇人,野外地质专家,详见:

年逾古稀老人 奋战野外地质前线
http://bbs.sciencenet.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9490&fromuid=52074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0749-468983.html

上一篇:央视含泪 富士偷笑
下一篇:生殖细胞词典(A Dictionary of Germ Cells)

1 张玉秀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4 13: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