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sp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assper

博文

澳洲点滴(二)格里芬湖 精选

已有 1644 次阅读 2017-6-18 21:50 |个人分类:随笔系列|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澳洲点滴(二)格里芬湖

二、格里芬湖

近代史上,有两座专为政治而修建的著名都市:华盛顿和堪培拉。二十世纪初,悉尼和墨尔本的政客为首都之名争得面红耳赤;好在这个职业最通妥协之道:还在两城之间选块地吧!1908年,这块“相聚之地”(土著语中堪培拉的本意)便正式动工修建,其核心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最终,以美国建筑师伯利·格里芬的名字命名,就是现在著名的格里芬湖了。

岩石堆砌,形成环湖堤岸;钢铁延绵,铸成两条公路桥,格里芬湖因之分成三块。顺着沙利文河向南,ANU最南端直抵西湖边(west loop)。绕湖一周,4个小时。中环较小,约2~3小时。东湖没有实证,目测与西湖仿佛。湖边驻足,微风乍起,几点风帆。向右转。一座小山(black mountain)肃然而立,山顶是黑山电视塔,堪培拉的标志之一。数次登山,却从未登塔一览。似乎专业的缘故,整天价面对航空和卫星图片,对登高望远兴致缺缺。山上有袋鼠,蜥蜴和wombat(一种可爱的短尾小肥熊,google居然没有中文翻译)等野生动物。山脚下,靠近ANU的侧面,是国家植物园。从办公室散步过去,只需10分钟。免费参观,除了政府补贴,停车费和一个小小的咖啡吧是额外的经济来源。有限的区域内,植物园移植了全澳洲的植物物种。即使配有标牌上的文字解说,依然感受到浓浓的知识匮乏。光照最好的区域,模仿热带。红色的沙土和沙丘,长达一米的大蜥蜴随处可见,享受着阳光。林荫最密处,一条上下两层的木头路,环绕一块小小的雨林,散发着特有的湿润气息。下午6点左右,游人散尽;如果还在林间徘徊,就要注意头顶的喷水龙头了,抱头鼠窜往往难免。山的另一侧,是一块小小的湖泊。水平如镜,薄霭微起,美如仙境。

如果出门选择向右转。沿湖步行800米,就来到了国家博物馆。途中不要对太多的兔子感到惊讶。30亿只兔子,如果配给澳洲人,人手100余只。澳洲没有猛禽,澳洲鸵鸟emu只会跑;没有巨蟒,毒蛇倒是不少。兔子是农民的天灾,人兔大战从未停止。途中偶尔遇上垂钓者。二尺多长的鲤鱼被拉离水面,结果都是死路一条;无论是当地居民还是华人。区别在于,是死在垃圾桶里还是锅里。博物馆位于深入湖水的岬角顶端。三层的建筑,漆成红色。进门是大厅,火车头,割草机,不知名的农艺器械,浓浓地怀念着机械草创时代。存包,穿过玻璃门正式参观。刚一进去,热情的工作人员邀请你观看全景电影,关于澳洲的历史。每次我去,都是独坐在空荡、漆黑的剧院。剧情从洪荒年代开始——幸好没忘记澳洲的真正主人是土著。每一幕放完,座椅开始旋转,将你带入下个场景。殖民/华工/二战/奥运。360度后是散场时刻。出了剧场,三层的展厅挂满各个时代的旧物,从土著的装饰到殖民者的配枪,从上好的羊毛到锋利的渔叉。实物/配音/video/甚至手工操作,各种讲解形式纷纷登场。一楼的大块区域专门留给孩子们。算术/测量器械,好玩的机器人拼图。

如果出门站立,眺望西湖对岸。那里有国家动物园。面积不大,动物种类不算多,门票也不便宜。但里面都是澳洲本地的动物,其他地方很难得见。巨大的Emu一人多高,孩子们一边伸手喂食,一边吓得哇哇大叫。精瘦的dingo(澳洲野犬)在钢丝栏中徘徊。袋鼠、和一只不知名的大尾巴动物,在整个动物园游荡。Wombat和一只更肥的猪豚躺着午寐,在游客手指的挠挠下发出快乐的哼哼声。动物园中央属于猛兽区。几只白狮在水边徘徊,旁边是褐狮和灰狮。管理者由此想到招揽游客的广告主题:与白狮共进午餐!白鹦鹉是澳洲随处可见的鸟类,动物园的外来客,分享游客的美食。笼子里居然锁着一只!不禁感叹:这小家伙真可怜!不料旁边有个小小的声音说:它很开心啊!我仔细凝视它的眼睛:确实,圆圆的眼睛中充满着好奇和机敏,倒没半点失落。嗯,就算是吧!再深入下去,将变成庄惠的鱼乐之争了。不过,这个千古话题已经在现代科技面前土崩瓦解。通过在动物脑部插入电极,人类就能感知它们的喜怒哀乐。

格里芬湖的中环,一边是小小的市区(city),规模大概是国内的县城。另一边,则是国会区。除了新旧国会大厦之外,还有各种国家公益设施:国家图书馆、国家美术馆、科技馆等等。旧国会要缴纳少量入场费用于维持,科技馆收费不菲,但办年卡相当便宜;其他都是免费区域。到了周末,图书馆中满满是人,不太像慵懒的澳洲居民啊!知识的吸引力倒是令人欣慰。美术馆去过一次,抱歉,基本看不懂。科技馆则是孩子的乐园,惊奇的背后是深刻的科学原理。新国会大楼高大威武、富丽堂皇,位于旧国会正后方。也是接待游人最多的地方:大多数是尚未实现民主的外国游人。与此相比,我更喜欢旧国会。客人寥寥,安静异常;古老的红色皮质沙发,偶尔有一点破洞;壁上闹钟滴答,提醒时光流逝;70年代的电报收发装置已成古董。在一间小小的书房坐下,沉思。随手拿起一本纸张泛黄的备忘录:记录着82年某次女王陛下大驾光临。语法凝练优雅,浑然不似政府工作报告。阳光和芭蕉叶在窗格上移动,合上书,已过去一小时。旧国会两侧是漂亮的花园。静悄悄,藤萝花开,香气满园。坐在花下石椅上,享微风吹拂,尝一口芬芳。抱歉:这还不是最喜欢的。旧国会门前,隔着5米宽的石路,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是一块小小贫民窟:旧汽车、破帐篷、袅袅炊烟;流浪者的乐园,厌世者的抱怨。这是如此奇怪的组合,也是民主的最佳写照。

格里芬湖的东环远离市区和学校,更为幽静,环境同样优美。黑天鹅在湖水边游弋,与当地居民的游艇互不干涉。再往东,就是小小的机场了。抱歉,没有国际航班。

傍晚,办公楼已漆黑一片。从办公室出来,晚霞漫天。回到住处,放下包,出门散步。5分钟就走上山,这是一处自然保护区。大袋鼠体格强健,幸好没有暴力倾向;乌鸦在枝头飞旋;路牌提示毒蛇出没;蚂蚁洞到处都是,抢占道路;树木未经修葺,散发着古老与沧桑。顺着窄窄的石子黄泥路孑然而行。渐渐入夜,四处阒然无声。透过密林,头顶半是陌生的南半球星空。山下,灯亮了。温暖的引力。微笑,此处虽云乐,不如归去。

图1 湖边一角

图2 湖边一角

图3 湖边一角

图 4 湖边一角——对岸是古老的塔楼,散发着巨大的霉味


图 5 澳洲鸵鸟Emu

图 6 澳洲鱼鹰

图7 wombat

图8 一种爱挠痒痒的豚类

图 9 狮子一家——与游客之隔这条小河

图10 考拉宝宝

图11 哇,脚下一只老虎!吓得镜头失焦了

图12 国会小书房

图13 旧国会花园

图14 旧国会花园

图15 旧国会花园——另一侧

图16 国会旁的流浪汉聚集地

图17 晚霞漫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0501-1061590.html

上一篇:早期视觉中的图像处理 上
下一篇:(9)平行宇宙—从测量的角度

5 徐令予 姚卫建 黄永义 张启峰 guhanx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4 22: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