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ll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orally

博文

是谁让负责任的大学教师两头受气? 精选

已有 15164 次阅读 2015-7-20 01:53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无机13级材料物理性能试卷A,请同行分析试卷难度。| 请同行分析试卷难度。

无机13级试卷AN.doc请同行分析试卷难度      

——大学教学之两难:把关还是放水!(续1)

班主任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我刚统计了一下彭老师课程的通过率:经过调整后,77人有51人挂科,挂科率66.23%”。这个结果我当然比他知道得更早,在没有上传成绩前,我就先告知了他,并且明确表示:由于多数人的成绩只有二三十分,大面积修改阅卷又明显违规,对于给学生提分的要求,我已经爱莫能助。我正在上传成绩时,班主任就将本门课挂课情况在群里通报给了学生。在同学们人人自危的时候,班主任又及时“安慰”他们:“大家别担心,到时候彭老师也可能手下留情”。这番话的作用无异于火上浇油。结果这个全学院多年难得一遇的低通过率成绩一公布,学生群里立即炸开了锅。开始是抱怨和伤心,然后变成了对我的直接嘲讽、质白和责问,更有学生编了段子说高挂课率是我有意唱衰本专业。“彭老师,我被你破处了”“听说(材料)物理性能还有得几分的,老师你有必要这样吗?”最后终于演变成直接的谩骂和威胁:“麻辣戈壁”“这种每年教学质量下降的老师还不撤职”“我要跳楼”。。。。。。“请彭老师以后别上无机的课了吧,我们不需要装逼的老师。妈的,补考不过等着收尸。”虽然我多次想到可能出现这样的局面,但又不愿意相信这会成真。作为群里一员,学生显然是直接做给我看的。我不得不在群里做出反应:“首先考试考几分是你自己考的,不是我考的。你对成绩有异议可以申请查卷。。。。。。此聊天记录我已作为证据保存,我保持追究的权力”。我将相关情况向学院领导做了汇报,但得到的反应令人失望。

个人认为有些底线是不言自明的:若教师无主观恶意,教育责任部门必须无条件对学生侮辱教师人格尊严及威胁教师人身安全的行为作出合理反应!现在我对学生过激行为的情绪其实是很表面的,相比之下,在表面客套的面具之下,故意漠视普通教师基本权益的官僚作风更加不可容忍。

在学生让我不要再教无机专业的课之前,他们肯定没有想到,我其实已经把这个当作底线事情事先考虑过了;他们更无法想到的是,当两个本应合作的主体针锋相对的时候,那个肇事者其实是无物之阵。本应意气风发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基础本不适应大学教育,面对枯燥难啃的大学科目,不得不作困兽犹斗状,为了过课拿文凭花招用尽,舞弊欺骗,撒泼打滚,一哭二闹三上吊,十八般武艺轮番上场。这不能排除扩招宽出的制度之弊在一定程度上逼良为娼。而且,就算拿着父母辛苦打工的钱好不容易混到了文凭,回报的希望依然渺茫。不适合大学教育,却没有更好的选择,不得不勉力为之。而作为教师的我,深知草根子弟涉世之难,一切也只是希望他们珍惜华年并尽力谋得一技之长。毕竟技不压身,多一点付出,就多一点希望。可人有千万种,社会需求也是多元的,应该为不适合读书但也不乏其它机智的民众留其它可走的路,至少有免于失去尊严的基本保障。GDP富甲世界第二的帝国不应让它的子民活得如此艰辛不堪。不愿读与愿读书者混在一起,只能两相妨碍。而到考试时,“放水”则损后者,坚守则畏前者。选择前者最终将“大学”毁成“滥学”。而我为维持大学尊严所做的引火烧身式的坚守,换来的除了嘲弄,还有对学生安全造成“威胁”的警示,而对我本人安全的实质威胁却可以被忽视,这何理之有?!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0250-906654.html

上一篇:大学教学之两难:把关还是放水!
下一篇:高校老师如何灵活运作考试及格率

55 张骥 徐绍辉 刘胜强 许方杰 王安良 王林平 金义光 黄荣彬 韩玉芬 易小兵 黄永义 乔中东 葛兆斌 彭渤 陈云坪 陈凯敏 杨正瓴 陈新 杨金波 蒋永华 陆占国 吴国清 苗元华 梁洪泽 姬扬 农绍庄 李天成 尤明庆 王晓文 姚伟 胡锋 丁迅雷 李炳新 张能立 万仁甫 蔡宁 汤茂林 孙华 陈新泉 biofans chenhuansheng xchen todayhome fishmanHit watercold cdit ep4h yangjz2001 sc2000sw ybybyb3929 louiexp wormbreeder idealist ilovemoney zhaorz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4 16: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