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一个理想,两个灵魂 精选

已有 8533 次阅读 2013-12-6 10:4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诚信,道德,法律| 诚信, 法律, 道德

  “啊,他有两个灵魂”本来是歌德的,我看到它是因为尼克松写的一本书“领导者”。在写到有人崇拜阿登纳的时候引用了这句话。阿登纳是德国战后最卓越的领导人,也是尼克松认为值得崇拜和作为私人朋友的国家领导人。他的两个灵魂,一个热爱自己的国家,另一个属于欧洲。而这个就要求他不断地追求一个理想,那就是一个统一协调的欧洲。为了这个目标,最基本的一点就是达成作为侵略国的德国和被侵略国法国的和解。这在战争刚刚结束的时候,不知道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前几天,关于诚信和道德的讨论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网友们分成明显的两派,一派是以海外学者为代表的宽容派,当然也包括一部分我这种土鳖,认为那个放弃保研决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并不存在失信的问题,更不能让一个年轻人用他/她个人的前途为一个学院的招生名额负责;还有另外一派,以曹院长,安博士,蒋科学和YC教授为代表,认为这就是欺诈,是欺骗,是不诚信,其中最有高度的是蒋科学,因为他的研究内容就是权力和平等,直接把问题上升到了道德的高度。

   在我这个在安博士眼里是智商等于零的人看来,目前管理者或者管理学者很聪明绝顶的地方在于制定规则的时候和商人一样,从不忘记自己的权力和好处,而根本无视法律。从法律的角度上看,契约达成的前提是权力和义务平等。当学生拿到一张看似皇恩浩荡的保研协议的时候,不知道学生有没有权力去讨论一下如果自己违约时应该承担什么样的义务。如果没有讨论条款的权力和机会,那么这种契约本身是违法的,而违法的就是不道德的。法律的最基本作用是保障公平,违背了最基本公平原则的事情自然是不道德的行为。因此,一个有权有势掌握着个体前途的利益集团用一项不道德的契约去约束一个自己属下的贫弱的个人,本身是一个及其不道德行为,比黄世仁和杨白劳的债务合同还不道德。

   如果学生违约了,那么学院应该启动违约条款,让学生去承担违约造成的损失。这里,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学生不愿意或者不能承担;另外一个是学院根本没有启动违约条款。如情况属于前者,那么显然该学生属于缺乏诚信,应该受到一定程度的道德惩罚,因为规则就是规则,即便是不道德的规则,也还是规则。要推翻该契约,可以起诉。如果属于后者,学院考虑到学生很穷,无法执行违约条款,所以,就没有追究。那么违约的是学院,学生没有任何不诚信的行为。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谴责学生的诚信,学院显然存在道德问题,是用欺诈的手段在换取自己道德上制高点,用一个有权有势的利益集团微利益去敲诈一个弱小的个人的根本利益,很缺德的行为。

   如果说有些人在懵懵懂懂分不清违约和失信以及缺德是怎么回事儿时就跳着欢呼着要表达一下他的高尚和正义,展示一下他对缺德者是多么的痛恨,就像篮球宝贝一样愿意舞蹈一番,那么我认为是可以原谅和理解的,毕竟都不是法律专家,也不是专业博客生活的人,错了在所难免。不过,如果一个整天讲权力平等,高喊追求正义和道德,挥舞道德大棒到处批判别人的专家和教授也这样,那在我眼里你的确是个问题,我不明白是利欲熏心还是为情所困了。

   博客是一种发表的形式,是现代通讯技术带给每个人表达追求平等的理想的机会,这已经大大的改善了有权者和无权者之间话语权的分配。比起博客出现之前,无权者的唯一方式是街头大字报或者牛皮癣的时代,的确我们应该庆贺一下,生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不过,这个进步还是极其微小的,经不起任何的摧残,更不能用这种形式去呼喊要争取更多的不平等和超越法律的权力。

   一直不写博客是前一段有一股强风,以秋风扫落叶的方式在博客大地上刮过,刮跑了很多的牛鬼蛇神,我担心也被刮跑,所以一直表示暂时不写。但是,今天我不得不违约,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因为那些已经明确表示与我割袍断义的博友未必知道,用权力去统一思想和行为都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没有科学,没有技术,没有好生活的根源都在于此。用一种貌似道德和诚信的呼吁要求弱小的个人牺牲自由、放弃对基本生活权利的追求,用于换取集体或者有权者的微不足道的荣誉或者既得利益者的小小好处,是极其不道德的行为。

   不管多少人离我而去,不管在荒漠冷风中是多么孤单,孤魂坚守一个理想,也希望能像阿登纳一样拥有两个灵魂。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814-747512.html

上一篇:面面俱到的其实是废话
下一篇:那个漂亮的女孩,现在怎么样了?

111 陈楷翰 吕喆 袁贤讯 罗德海 刘旭霞 谢强 王晓明 曾泳春 吴浩宇 杨正瓴 张鹏举 张叔勇 郭保华 崔小云 徐耀阳 王春艳 陈儒军 孙爱军 陆俊茜 刘立 吴宝俊 戎可 罗教明 乌志明 鲍得海 赵帅飞 肖重发 张忆文 陈冬生 刘艳红 陈小润 强涛 迟菲 徐建良 徐晓 魏武 褚昭明 黄秀清 李宁 张能立 郑小康 戴德昌 李宇斌 程代展 赵美娣 梁洪泽 韦玉程 李学宽 叶春浓 林中祥 汪晓军 耿修瑞 朱志敏 魏东平 梁大成 王水 余昕 高建国 肖振亚 曹聪 廖晓琳 钟佳 张启峰 刘庆丰 贾伟 陈湘明 王德华 邢治辉 王荣林 刘波 曹君君 吕洪波 朱艳芳 刘全慧 刘畅 贺乐 钦亚洲 李土荣 张卫 周雄伟 傅琳琛 JIANHUN anran123 clp286 cefele christine 者仁王 DXY1234 sci789789789 jchge2010 lbjman tianxg03 kexuegzz niubizationl xhz29 bridgeneer ffwb07 cly85 fishman936 zxk730 chenyuhuazililu xiaxiaoxue86 hangzhou Majorite dial aliala xuyiganghz zzjtcm ddsers sunxiaofei laoyipia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0 05: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