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nymor 树干活千年, 树叶活一年, 花开几天

博文

上铺的兄弟

已有 938 次阅读 2018-6-13 22:5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大学宿舍的同学好久都没有联系了,只有个二哥以前在香港的时候还偶尔联系。


那时候吉林大学前卫北校区很多院系正在陆续南迁过程中,我们生科院2000年新生入学的时候听说数学系和计算机系刚搬走,文科早都走了,剩下物理化学电子生命环境,纯理工环境。操场上还挂着39届运动会的横幅,但是我从没见过大学的运动会。零散的院系加上马路大学的名号,让我对大学的憧憬一扫而光,周末没活动就回附近家中了。后来,记得一江西的哥们,他是洒脱的,他收藏的DVD成了大家的精神食粮。另一个江西的兄弟,他是我上铺的兄弟,他好像总在纠结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


每次去南校区办事,我便很高兴,终于踏入自己的吉林大学了,然并卵,我没在中心校区睡过一宿,没去过新图书馆,体育馆,吃过很少几顿食堂,我是个宅男好吧。北区给我的回忆是老旧的,多大的雨也洗不净。


后来到清华,到香港中文,到瑞士洛桑,都是整洁的有文化符号的校园,当在EPFL校园中面对莱蒙湖和阿尔卑斯群山的时候,我偶尔闪过自己在吉林大学懵懂的日子,然后消失在人群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2365-1118831.html

上一篇:正宗的兰州拉面什么味道
下一篇:国内机场用餐价格调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5 09: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