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caow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aowu 身在科学院,不得不思考:科学是什么?

博文

在路上(24)——2019年,从西藏到云南 精选

已有 3262 次阅读 2019-11-10 00:3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2019年的昆虫考察从717日开始,95日结束,总计51天,这是我十多年带队里时间最长的一次。从藏东南到云南西部和南部,路况已经比前些年好很多,考察和采集很顺利

 

从北京出发,坐高铁到成都,住宿一晚,次日清晨飞机到林芝。两个云南过来的越野车已经在此等候,装上行李直奔通麦 

1. 考察队员

 

过了林芝镇,开始上山,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停下,路边不少步甲在跑,捉了一些。中海拔需要停留一下,让身体稍加适应,以免过高海拔的色季拉垭口时头疼 

2. 色季拉山采集

 

翻过垭口,没多久就到了鲁朗镇,风景如画,大家驻足拍照,休息后接着赶路。色季拉垭口和鲁朗附近,前些年已经采集多次了,所以没有再耽误时间 

3. 鲁朗小镇

 

通麦桥边,两江交汇,地形非常适合灯诱,以前多次在此架灯,收获颇丰。多年前桥头这里有商店和饭馆,但新路修好,不再停留车辆,废弃了 

4. 通麦大桥


 

5 通麦大桥边灯诱地点

 

通麦是一个重要的食宿和采集地点,旁边的易贡沟是无数物种生存的地方,沿雅鲁藏布江北上的印度洋暖湿气流可到达八盖乡,甚至嘉利县,所以热带和亚热带的鹦鹉在此地区有分布,缺翅虫也在此地繁衍。易贡茶场出产全中国最生态的茶叶,常作为外交用茶 

6. 奔腾的易贡藏布江

 

在通麦采集1天,我就接到北京的任务,需要回去几天,只得把队伍放在通麦,从林芝回京,等我5天后再来的时候,队伍已转点到墨脱公里80k

 

由于去林芝的航班晚点,我在成都机场滞留了8个小时,上午11点才坐上飞往林芝的航班。到达林芝后,由于当天已赶不到墨脱了,便停留八一镇,买菜购物。为了墨脱未来15天的封路,我们在八一镇买了尽量多的调料、肉菜和大米,然后驱车进墨脱

7. 墨脱公路

 

墨脱路还在修,走走停停,不时堵车。在西漠河大桥和大队伍相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之后了。这里的河滩,我捉到了自己需要的青步甲,学生们刚才下来说没有,但我知道应该有,也知道它们在哪里。虽然少,但不是没有

 

今天是进墨脱最后一天放行了,以后的15天,全程封路,我们可以安安心心在墨脱采集15天,除了虫子,其他什么都不用想了

 

背崩乡是大本营,在这里,我们去了甲嘎沟、江新村、格林村、亚让电站。该走的地方大都走到了,但布琼湖没去,这个湖得步行好几个小时,也许需要野营,作为明年的重点 

8. 背崩乡


甲嘎沟在墨脱到背崩的路上,离背崩只有3-4公里路程,沿着拉沙子的路,可以到达雅鲁藏布江边。这里的沙场旁边有一些菝葜,我们几乎每天都去光顾,希望捉到一些负泥虫,但每天顶多1-2只,有时还扑空,可能季节有些晚了。在闭鞘姜的花上,我们看到两头负泥虫,网到了1头,跑了1头,虽有文献记载过这种寄主植物,但野外我还是第一次抓到,自此认识这种植物,随后在别的地点又在此植物上抓了几头,都是同一种负泥虫 

9. 甲嘎沟

 

甲嘎沟的河滩,路不很好走,需翻石头趟水沟,白天看好路,熟悉环境,晚上就知道应到哪里,不留死角,也能避开危险,采集更安全。我们趁天黑之前就到了河滩上,等着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白天平静的河滩,甲虫开始活跃起来,步甲和其他甲虫都很多,大获全胜 

10. 雅鲁藏布江大河滩

 

甲嘎沟路口有一堆木头,翻过来、翻过去,树皮下捉到不少三锥象 

11. 甲嘎沟入口处的木头

 

甲嘎沟的香蕉园和柑橘园,里面有不少枯树,白天去剥树皮,用大网兜接着,三锥象和树栖步甲为主,拟步甲也有,我们光顾了两三次,捉到了不少好虫子,很值得再来 

12. 甲嘎沟果园里的枯树

 

每次来背崩乡,格林村是必到之处,前面有朋友在此采到一种大的负泥虫,但我四年光顾此地,始终没有抓到,不论是格林村新路,还是老路,我都尝试了。心里琢磨着:最小的负泥虫在匍匐地面鸭跖草和低矮的禾本科植物上,中等大小的在一人高的菝葜和薯蓣上,而大个头的负泥虫,应该在更高处,甚至到树冠的高度。但到目前为止,对此种大个头负泥虫,我们几乎一无所知 

13. 格林村的路是这次考察最危险的路,特别是晚上行车

 

14. 格林村路边的鸭跖草

 

从格林村再向南,是德尔贡村,鸭跖草很多,捉到不少小个头的负泥虫。朽木树皮下的三锥象大获全胜,最多的一天捉到70多头,锹甲和蜡斑甲也有收获。薯蓣无数,但上面捉的负泥虫很少,被害的叶片也很难发现。最后,我们往无人居住的更远地方走,在菝葜上捉到了少量的负泥虫成虫和幼虫,虽不很满意,但只能这样了,留作将来 

15. 德尔贡村的芋头花,满是露尾甲

 

德尔贡是本次考察唯一在鸭跖草上发现负泥虫幼虫的地方,几乎各地都能发现鸭跖草和其上的负泥虫成虫,但很奇怪,幼虫却没有。在这里,幼虫很多,身上背粪,如果你把它们身上的粪扒掉,试图拍照,它们会马上把屁股一翘,拉出新的粪便背上,来回几次,肚子都拉空了。小胖放下自己的蚜虫,专门替我们拍照、录像,负泥虫很迅速的排粪动作,把小胖逗得哈哈大笑 

16. 德尔贡负泥虫幼虫拍照和录像

 

江新村很近,离背崩乡只有8公里,如果穿过村子再往上走,差不多3-4公里就没路了,薯蓣很多,但负泥虫仍是聊聊无几。在这里的闭鞘姜叶面上也抓到了甲嘎沟那种负泥虫,进一步确认了这种寄主植物。江新村向上,要经过一段阴暗潮湿路段,蚂蟥很多,需要不断检查鞋面和裤腿,及时摘掉爬上身来的大小蚂蟥 

17. 江新村的枯树,抓到不少好虫子

 

亚让电站附近的虫子种类不多,可能环境经常受到干扰。在葛藤上,有密密麻麻的网蝽,道路两边,大树成荫,走在路上,蚊虫巨多,围着人转,有一种叫“一点红”的虫子,蚋,趴在手上脚上没有没有任何感觉,等吸食完毕飞走,手脚流血了,才意识到。叮咬之后奇痒难受,如果挠的厉害,则伤口红肿溃烂,一周都不会痊愈,如果坚持不挠,会好的快些。

在背崩附近,“一点红”是大家最大的困扰,每人都深受其害。甚至修路盖房的民工都被咬跑了,老板说只能等秋冬天,“一点红”少了,再请工人们回来继续干活 


18. 亚让电站安装飞行阻断器捉虫

 

如果穿过解放大桥到对面的村庄采集,则需要办理过桥的通行证,我们申请到5天的过桥许可。首先到西让村,在2006年的时候,公路还没有修通,从解放大桥走到地东村需要步行大半天,从地东村再到西让村,差不多又是一天。我们那年走到地东村,未到西让,后来三次到达背崩乡,都没有越过解放大桥。这一次,过解放大桥,到西让村采集,是我们的最大目标 

19. 西让村的午餐

 

西让村很小,在拔葜上捉到了1头负泥虫,在闭鞘姜上,捉住了几头负泥虫,在鸭跖草上,负泥虫更多。这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岔路不少,可惜时间有限,我们仅仅采集两天,走的路并不多 

20. 西让村的偏远地带捉虫

 

解放大桥过去一点点,就有岔路向上,到达巴登村,环境很好,虫子不少,在薯蓣上捉到一些负泥虫,菝葜依旧没有收获,菝葜嫩尖上采到一些负泥虫的卵,带回来孵化出几头小幼虫。阿登村有很多间仓库,抓了很多仓储害虫,但水泥柱子上的圆盘,是做什么用的呢?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

 

21. 阿登村的仓库

 

22. 阿登村的薯蓣

 

由于封路,墨脱的菜价直线飙升,青菜都是一斤10元以上,品种也不多。在阿登村,我们买了村民一些蔬菜,这是真正的无污染有机蔬菜,没有秤,萝卜、莴笋、玉米棒子都是按个卖。门巴辣椒和香菜的重量是我估的,辣椒便宜,但香菜很贵,50块钱一斤

 

23. 阿登村的蔬菜地

 

从墨脱到背崩的半路上,可岔到德兴乡,有大片的水稻田、水稻田边有花生、玉米、黄豆等杂粮。在水稻上扫到了拟叩甲,很少,薯蓣上和鸭跖草上虫子也不多,竹子上有不少蚜虫。总体而言,德兴乡风景优美,但收获不大,往年也这样,也许是因为来去匆匆、采集还不仔细。德兴乡有一个藤蔑编织厂,大家买了不少纪念品 

24. 德兴乡的水稻田

 

25. 德兴乡的大拐弯

 

26. 德兴乡的藤篾编织厂

 

一晃半月过去了,我们在离开背崩乡前的那个早上,去了江新村路上的小园子,玉米已经收获,薯蓣很多,由于篱笆的阻挡,牲畜并没有取食到此处的薯蓣,很茂盛。9点钟,太阳刚刚升起,休息一夜的负泥虫都忙着出来取食,我们终于在薯蓣上有了大收获,捉到几十头负泥虫。回想起来,以往吃完早饭,整理标本,再出发到采集地,都11点了,这时的太阳很毒,负泥虫大都躲了起来,错过了最佳的捕捉时间。看来低海拔捉虫,还得早起、早动手为好 

27. 清晨,薯蓣上的负泥虫

 

恋恋不舍地离开背崩乡,赶往墨脱县城,在县城旁边的拉贡茶场和寺庙边的渠沟里,我们捉到了不少步甲。但灯诱没有什么效果,虫子寥寥无几 

28. 背崩乡的广场雕塑

 

29. 拟叶螽斯

 

从墨脱县城出发,赶往格当乡,第一次来这里,很生疏,新修的路很多,但并不复杂,按指示牌走即可。有一个农家乐,被修路的工人全包了,乡政府有招待所,破烂不堪,屋内有巨大的蜘蛛和蜘蛛网,凑合着睡觉吧。乡政府还有食堂,我们和乡上的人搭伙吃饭,虽然伙食不很好,但吃饱没问题

这里海拔已经升高了,2000多米,鸭跖草更加低矮,有被害的叶子,勉强找到几头虫子。河边,晚上虫子不少,步甲仍是最大收获。在乡政府的院子里,有大簇的竹子,扫到一些铁甲,3个种 

30. 格当乡鸭跖草被害状

 

31. 格当乡的环境

 

次日,从格当乡到达木乡,农家乐房子周围,有鸭跖草、薯蓣、闭鞘姜,由于人为干扰很大,所以虫子并不多,但蚜虫不少,采了6-7种。大家在午饭之前紧张地工作着,处理标本 

32. 达木乡的闭鞘姜

 

33. 达木乡处理标本

 

我们未在达木乡住宿停留,直接到了波密县城。次日,小胖子要回北京办理入学手续,虽然讨论几次走还是留的问题,但她最后还是决定回京,送到车站的时候,几个队员流泪惜别,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大家吃了不少苦,一起走过来,很不容易,都有感情了。而小胖的过早离队,使她错失了后半程的很多美景和欢乐 

34. 依依惜别

 

从波密,去丙察察公路,路过然乌湖,雪山、草地、湖水、蓝天,大家深深为这段美景所陶醉,拍照、录像,忙乎了好一阵子 

35. 然乌风景

 

36. 拍照留念

 

丙察察的路,比2014年那次要好很多倍,危险也小了很多。沿路已有移动信号,大家不再孤单。虽然路很长,但我们最终在晚上9点多时赶到目若村。住宿床位不够,白玛多吉家新盖的房子,铺上油毡和铺被,学生们都整整齐齐地睡下了,但明显有些冷,第二天晚上又加了被子才暖和起来 

37. 丙察察起点

 

38. 目若村住宿

 

39. 目若村边齐马拉垭口

 

丙察察沿途,已经在2014年采集了两个星期,所以这次没有作为重点,中途仅停留一次,捉到不少步甲 

40. 丙察察捉虫忙

 

进了察瓦龙,怒江边有很多仙人掌,果实已近成熟,没有经验的学生们急着去采摘,细微的小刺扎在手上、脸上、嘴唇上,痛苦不堪

到了秋那桶,夜采,仅仅在一株野薯蓣上捉到1头负泥虫成虫和两头幼虫,小水沟边捉到几头步甲,再无其他收获 

41. 怒江边上的仙人掌

 

42. 怒江边上翁里村

 

高黎贡山,美丽公路几近完工。秋那桶早上的大雨,几乎让我放弃去独龙江的打算,但熊局在电话里说:贡山的天气,早晚下雨,中午会晴的。我们半信半疑,朝独龙江进发。而随后几天的天气,正如熊局所言,顶多夜间和早上小雨,中午前后都是晴天。如果当初冲动,放弃了独龙江,该有多后悔呀 

43. 高黎贡山

 

马库村是独龙江的重点,薯蓣和鸭跖草上捉到了较多的负泥虫,但菝葜没有几株,也未发现虫子。更奇怪的是,薯蓣上捉到上百成虫,而未见幼虫,这是一个谜,这个谜直到10月份,我们去滇西南考察,才在保山市百花岭揭开 

44. 捉了上百头负泥虫的薯蓣地

 

现在马库村的驻地是钦郎当,由于修路我们没有到达,而我们现在采集的地方是老马库,也就是马库村的旧址。村民少了,干扰也少了,能采到很多昆虫,特别是离开主公路到马库村部的那两公里路上,虫子更多,是主公路根本无法比拟的。在这里,偶尔飞来一头珍品负泥虫,只有一头,寄主植物未知。但葛藤上的茎甲捉了不少 

45. 葛藤上的茎甲

 

独龙江乡的最后一天,我们去了迪政当村,鸭跖草上有少量负泥虫,其他无收获。这里的鸭跖草,明显感病,叶子发黄,负泥虫并不取食这样的植株 

46. 迪政当村

 

离开贡山县,到福贡县马吉乡,堵路,我们步行5公里到马吉乡,到附近山上采集。薯蓣很多,至少有两种,一种叶子大,绿色略黄,负泥虫喜食,而另一种叶子稍小,暗绿色,似乎是抗虫品种,一直没有发现负泥虫,但在马吉,我们捉到2头,它们站在薯蓣丛的最顶端,是否取食,并没有直接证据 

47. 很少受害的薯蓣品种

 

福贡住了一晚,到六库,准备去保山百花岭,但封路。临时改变计划,直接去大理,百花岭和瑞丽的采集留作下次(10月份已经补采了)

从六库到大理,我们走老路,从老窝到云龙县的建家寨,沿路边很多鸭跖草,核桃树下背阴处更多,但负泥虫很少,只捉到4 

48. 核桃树下鸭跖草很多,但虫子很少

 

大理无为寺,寺庙边鸭跖草很多,但干扰多,没虫。沿寺庙边的步行道和水沟向下,离开寺庙不远,就开始有大量的负泥虫,捉了许多才离去 

49. 生病的鸭跖草没有负泥虫取食

 

827号晚上,到达昆明,次日去红河州建水,大量的鸭跖草,负泥虫很多,似乎是大发生的季节,但是只在阴暗遮阴处的鸭跖草才有负泥虫,而阳光暴晒下鸭跖草,稍微有些枯萎,无负泥虫光顾。此地也有少量薯蓣植株,捉了几头负泥虫 

50. 阳光暴晒下的鸭跖草不会受害

 

昆明,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去看望李恒老师,高黎贡山10年采集,李老师对我们关爱有加,难以忘怀。上午见到李恒老师,一起吃午饭聊天,她对高黎贡山种植草果是有看法的,我在独龙江看到大片的自然植被被清理,种植草果,已经很难发现寄主植物拔葜,也有同感 

51. 砍除自然植被种植草果

 

下午,我们到安宁市团结乡采集,路边拔葜很多,采到了1种前面未曾采到的负泥虫,个头小,被害叶子的叶肉被取食掉,留下叶脉,呈网状,算是一个新的收获 

52. 负泥虫危害后的菝葜叶片

 

53. 菝葜果实

 

晚上,本应该是队伍考察的最后一晚,次日要回北京了。但吃饭时,队员们突然建议,是不是再停留几天,到红河州采几天。出来北京已经40多天,按以往的经验,队员们早已归心似箭了,但这次不是,大家主动提出延长采集时间,还是第一次遇到。考虑到虫子正多,多采几天肯定还有收获,我同意了,接着向领导请示批准,并委托办理出差延长手续

 

830日,把打包好的行李重新整理了,上午又到安宁市团结乡,采了更多的负泥虫,然后就朝通海县进发。在杨广镇的小山包上,几乎全是人工植被,虽然也有少量的野生薯蓣,但并没有采到负泥虫

 

次日去通海秀山,鸭跖草不算很多,但负泥虫不少,薯蓣很茂盛,顺树干爬了10多米高,寻找负泥虫很费劲。忽然想起,在台湾,庄老师拿着望远镜找树干高处的甲虫,看来望远镜不只是鸟类人员需要,昆虫采集有时也得带一个。不论多费劲,我们还是在这些薯蓣丛里找到了几头负泥虫的成虫和幼虫,在人来人往的公园里,干扰很多,能采到虫子已经算不错了 

54. 大薯蓣

 

55. 鸭跖草上的负泥虫成虫

 

56. 鸭跖草典型被害状

 

次日,又一次回了秀山上的这大片薯蓣丛,抓到成虫2头。继续赶路,在个旧市蛮耗镇公路边,一个大的停车场,停下休息采集,河边的鸭跖草上,发现了4-5头负泥虫。接着倾盆大雨,这是出差40多天里大家第一次淋雨,急忙上车,继续赶路。到了金平勐桥,雨停了,又采集了一个小时,在鸭跖草上采到几头负泥虫,天色已晚,已经看不清虫子,只得离开,9点钟到达河口县 

57. 山边水沟边是鸭跖草的生境

 

次日,到河口县蚂蟥堡的烈士陵园附近采集,有一小片鸭跖草,负泥虫不少,另有大片的薯蓣,负泥虫飞来飞去,抓到不少。闭鞘姜上没有再抓到负泥虫,但抓到个头很大的铁甲。附近有一个鳄鱼养殖场,参观、购物,淘了两条皮带和一个包,满意而归 

58. 捉负泥虫主要靠观察

 

59. 鳄鱼宝宝

 

河口县是本次采集的最南端,93号早上向通海返回。在高速公路湾田服务区停留,大桥下穿过去,趟过一条小河,到了一片草丛地,抓到2个负泥虫,突然下雨了,桥下躲了几分钟。雨停了,又出去抓,没几分钟更大的雨来了,这一下就是20多分钟,桥下又躲雨,等到雨稍微小一些,感觉没办法抓了,只得上车继续前行。这是第二次淋雨了,到了云南,雨明显比西藏多,而且还不定时,不象背崩的天气,晚上下雨、白天晴,不耽误干活 

图60. 河边捉虫

 

路过开远市,到南洞风景区采集,遇到不同种类的鸭跖草,无任何收获。实际上,这一路上,鸭跖草种类不少,可明显区分出4-5种,可惜都不知道名字,看来得补补植物学了。出了风景区,我们在附近的农田,找到一大片鸭跖草,捉到很多负泥虫。沿路遇到少量菝葜,却没有虫子 

61. 不同的鸭跖草

 

94日,从通海县返回昆明市,大家整理标本,邮寄物品。下午,又去安宁市团结乡采集,这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了,菝葜上再未见负泥虫,看来季节确实晚了。而鸭跖草仍是郁郁葱葱,负泥虫数量仍不少,这个地方是采集负泥虫的绝好地方,以后肯定还要再来

62. 郁郁葱葱的鸭跖草


晚上,突然发现大家准备的蛋糕,原来是队员小黑的生日。小黑也无准备,被弄得好像有些懵,随着生日快乐的歌声响起,她才逐渐平静,快乐地吃起蛋糕了 

63. 生日快乐


次日,高铁,昆明回北京,结束全部考察行程。


64. 考察收获


(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4957-1205519.html

上一篇:在路上(23)——2017年林芝昆虫考察

20 张鹰 刁承泰 晏成和 赵建民 肖瑞春 杨卫东 周浙昆 黄仁勇 康建 郑永军 木士春 吴嗣泽 姚远 杨顺华 王德华 黄永义 高绪仁 朱朝东 王从彦 文端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6 18: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