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快动力学成像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binmse 动力学-缺陷物理与工程-半导体SiC-Si-GaAs

博文

浅谈日本的tenure及相关制度 精选

已有 26390 次阅读 2011-10-30 13:25 |个人分类:纸上“练”兵|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教授, 日本, 找工作, tenure制度

    科学网即将进行在线访谈近期的热门话题:tenure的相关制度。金老师写了一篇关于日本的tenure制度(博文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70942&do=blog&id=502583)。作为响应,我就以一点粗浅的经历谈一谈日本的tenure及相关制度。不对的地方,还请批评指正。
 
   日本的高校有国立、公立和私立三种性质。本文主要聊一聊日本的国立和公立高校,结尾的地方稍微提一下私立和它们的区别。日本的高校教师职务分为教授、准教授、讲师和助教,准教授就是我们通常所称的副教授。在日本的科研院所,一个研究中心有正、副中心长,下面一般有好几个研究课题组,每个课题组有team长,下面有主任研究员、研究员、招聘研究员等。
 
   和美国不太相同的是,日本高校的教师绝大多数都是终身制的,这个比例90%以上,基本上没有所谓的tenure-track期间。他们曾深刻讨论过终身制是否会让教师懈怠,影响效率什么的,结果相当一部分大学校长反对tenure-track制度,认为这不利于科研人员的稳定,而一份好的研究是不可能几年内就做出的。所以,后来日本的教育部(文部省)让日本各大学采用自愿的原则,愿意采用合同制的就采用,不愿意的也不强求。在目前的情况下,一般只有一些刚成立不久的前沿研究学院,有采用合同聘任制的,比方说3-5年,然后再考察是否给tenure位置。另外,科研院所也有一些位置是合同聘任制的,他们与博后的工资差不多,但博后是没有bonus的。这些研究所之所以有些位置是合同聘任制,因为有些项目就是3-5年,他想保证所招的人能够做完整个项目,而不是像博后那样不固定,想走就走。
 
   虽然在日本的教师或研究员绝大多数都是终身制的,但据我所知,他们拿到相应的位置也是熬到了一定的年头,你可以说这就相当于美国的tenure-track期。比方说,在日本拿到准教授的位置,一般也是35岁以上了的。日本的一个课题组长可以是教授或准教授,见过大的课题组有一个教授,下面1-2个准教授、讲师什么的,但几乎没有见到一个课题组有2个或更多准教授,而上面没有教授的。也即是说,一个课题组总要有一个负责人,而准教授之间都是平等而独立的。
 
   日本的这种制度决定了在日本熬到教授或课题组长一般有三种途径:(1)课题组的教授退休了,他提拔你作为正教授;(2)你跳槽到另一个单位后,被升为教授;(3)老教授退休了,组里的2个准教授各自分一摊,成为独立的课题组长。大家可能听说过,日本人换单位的频率是非常小的。那他们为什么明知道自己永远也熬不出头而甘愿身屈一个老地方?这是因为他们的位置本身是终身制的,即使和课题组长的关系不好,他或研究机构也无法赶你走。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和课题组长的工资差别不大,任何人包括课题组长也不能从项目中拿一部分钱作为自己的工资。
 
    日本也制定了退休制度来保障年轻人的权利,就是教师或研究员必须在60岁退休。不管老教授(课题组长)曾是多么的有名,他必须在这个年龄退休,让下面的人升起来担当重任。他们这些退休的老教授可以以返聘的名义继续到高校或研究所工作,在高校以讲师的名义,在科研院所以招聘研究员或技术研究员的身份。大家可能会说,曾经的辉煌,忽然降为这样的身份,谁愿意去啊?事实上,很多人去,有些还找不到这样的位置。因为在日本,一般是65岁开始发退休养老金,也即是说60岁到65之间有个真空期,他们必须找个工作养家糊口。曾经到过一个著名的研究所(有诺贝尔奖获得者)做实验,里面有一个技术人员,他曾是大学退休下来的著名教授,他在帮人装置仪器,我想来做实验的人中可能也不乏当年自己手下的学生。当我做完实验准备回去,看到落日的夕阳下,他还在捣鼓着仪器,一幅凄凉的苦楚顿上心头。
 
   不得不说的是,在日本申请tenure位置其实也很看关系和背景的。我曾开玩笑的问一个日本人:你准备去国外做几年博后再回来找一个好位置吗?他是这样回答的:肯定不会,即使是科研强国的美国。因为一来,我一旦离开日本,我在日本的关系网差不多就断了,以后找工作很难找;二来,日本教授不一定就认可你在国外镀的那几年金;最后,美国给的博后工资还没有日本给的高。
 
   最后,对于日本的私立高校,之所以能吸引到一定的优秀教员来校任教,是因为首先私立高校的退休年龄可以推迟到65-68岁;其次,据说拿到手的退休金也比相应的公立高校的教师多。


Tenure track在中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4218-502676.html

上一篇:学生损坏仪器,是责骂,纵容还是鼓励?
下一篇:从Acta Materialia的经历看两类期刊的审稿

21 武京治 吕喆 陈安 施泽明 赵纪军 徐磊 李孔斋 刘全慧 曹郁 褚昭明 罗帆 付碧宏 王安邦 田兵伟 袁贤讯 赵凤光 梁建华 唐常杰 王琳琳 曾新林 thubw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1 08: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