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imu

博文

掀天古樟老气凝 精选

已有 3173 次阅读 2018-1-19 23:33 |个人分类:博物观察|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樟树, 观鸟, 香樟

冬日的小区中,最常见的常绿乔木要算是桂花树和樟树了。相对于桂花树三四米的高度而言,樟树无疑要高大的多,即便是路边新栽的樟树,大多也有四五米高了,小区中最高的樟树,已经和五、六楼的窗台差不多高了。这些高高大大的樟树,枝叶也是四季繁茂,小区中的几条道路也都笼盖在它们拱形的树荫下,在树下行走,不仅少了许多日光暴晒的烦扰,那种幽深的感觉也是桂花树所不能提供的

要说周边的樟树林之最,我觉得当属武大樱园那片小山坡上的樟树了。那些樟树目测树的直径在半米到一米之间,株高多数都在20米左右,树下一片阴凉,不见天日,常常让人想起唐代诗人沈亚之那句樟之盖兮麓下,云垂幄兮为帷”。这片相对郁闭的樟树林倒是给青年学生们提供了极好的约会的场所,所以这里也有武大情人坡之称,其实这片樟树林也是观鸟爱好者们的圣地,乌鸫、乌灰鸫、黄腹山雀、大山雀、红头长尾山雀等十多种鸟,都是这里的常客,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棕腹啄木鸟、红尾歌鸲、宝兴歌鸫、紫啸鸫、黄雀、燕雀、暗绿绣眼鸟、灰背鸫等。即便是机缘不凑巧,无缘得见那些比较少见的鸟种,只是看看这片樟树林上棕腹啄木鸟在树干上打下的排排小孔,也可算是不虚此行的收获。春夏的时候,顺着树干向上仔细寻找,有时候还可以看到白带螯蛱蝶、猫蛱蝶等蝴蝶以及独角仙等聚集汲取树汁的场面,附近也很容易发现樟青凤蝶等以樟树为宿主的蝴蝶,这些昆虫也是樟树自然生态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国人对樟树的认知历史十分悠久,司马迁《史记》便有“江南出枸、樟”的记载,我国江南地区自古即有“前樟后朴”的习俗,人们将樟树种植于房前,不仅因为樟树阴郁能遮暑气,而且它高雅恬淡的清香还有驱除蚊虫之妙,所以樟树也有香樟之名。樟脑便是从樟树的根、干、枝、叶中蒸馏提取出来的一种天然产物,其主要成分为右旋性酮,以前家里的衣柜中,通常都会放几颗樟脑丸来防止衣物生虫,比现在使用的萘丸要安全得多。当然樟脑的作用不仅限于此,对于寒湿脚气等皮肤病也有一定的疗效,现在气温较低,生有冻疮的人也可以考虑试一下采用樟脑来治疗冻疮的。

樟树的花也香,每年五月的时候,便会开出极小的一朵朵淡绿色的小花出来,只是因为花型太小,花香也清淡,不留心的话不太容易注意到。对烹饪有兴趣的,还可以利用樟树叶子的清香来熏制食品,汪曾祺老先生便曾提到过四川的樟茶鸭子,“以柏树枝、樟树叶及茶叶为熏料,吃起来有茶香而无茶味。”樟树落叶的时候,不会满树掉光,那些间或掉落的旧叶,有时候会呈现出一种不逊于红枫的嫣红,也是极美的,如果留心的话,还可以观察到叶子脉腋的香腺点,用手搓一搓,便会有淡淡的香味溢出来。

樟树的一大辨识特点就是它的果实。樟树的青籽可以用来提炼食用的樟油,这种油具有一种特殊的芳香和辛辣味,在湖南省据说很有市场。成熟的樟树果实,或称樟树紫籽,呈棕黑色至紫黑色圆球形,直径约58毫米,这也是冬天很多鸟类的食物来源。樟树果经常会掉落到地上,难以清洗,加上不期而至的鸟粪,在城市中偶尔也会给人们带来一丝丝烦扰,尤其是喜欢在树下停车的朋友,常常会为洗车而头痛,这也算是享受树荫而不得不付出的一种代价吧。

樟树的树形很有特点,主干向上一般分出两支,再向上分出更多的支系。樟树的主干高大笔挺,木质坚硬,纹理美观,而且芳香耐腐,不仅是很好的栋梁之材,也是很好的造船及家具用木,所以樟树和楠树、梓树、梧桐合称江南四大名木,而樟树名列其中首位。这其中樟树和楠树分属于樟科植物下的两个不同属。樟树一名的由来也与木质纹理这一特点有关,李时珍曾注解说:“其木理多文章,故谓之樟。”从前江南有些地方在屋前种植樟树的传统或许与这一用途也有关,当地讲究的人家在女儿出生时,会在门口种一棵香樟树,当女儿出嫁时,父母要做两个装有丝绸的樟木箱子作为嫁妆,取其“两厢厮守”之意。樟树生长的速度不算太快,十几年的光阴,做两个箱子还是够的,若要长成为栋梁之材,则大约需要更长的时间,所以白居易说,“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节选)。”

作为知名的长寿树,樟树的树龄可长达千年以上,所以也被人们赋予长寿、吉祥、避邪、驱秽的寓意,民间素来便有信仰“樟树娘娘”之说,很多寺庙也有种植樟树的习惯,宋代诗人苏泂的《安隐寺诗》中,“樟树何年种,娑娑满寺门”,描写的便是这样的景象。因此樟树历来便不是可以随便砍伐的,据说古时伐樟木前一般要先祭拜一番。目前,在我们的城市中,樟树是常见的绿化树种和行道树,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野生的樟树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在野外碰到樟树的时候,记得可千万不要随意摧残、任意砍伐喔。

樟树高大蓬勃,便需要接受更多的风雨洗礼,宋代诗人舒岳祥的《樟树》中所写“樛枝平地虬龙走,高干半空风雨寒”,便是这种精神的写照;更为难得的是,樟树一路生长历程中,步步踏踏实实,全然不像泡桐树那般为了速度而内空虚浮,这份豪迈的气度,这份沉稳的气质,我以为用清末诗人瞿鸿禨的一句诗来概括最为贴切:“掀天古樟老气凝”。我们国家的科研事业,现在发展的够快,但是在高增长的同时,又何尝不需要这样一份沉稳的气质呢。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4206-1095810.html

上一篇:刺破小寒青叶茂 铮铮枸骨红实繁
下一篇:冻雨中的南天竹
收藏 分享 举报

20 苏德辰 朱晓刚 赵克勤 李学宽 尤明庆 范运年 陈楷翰 郑永军 冯大诚 张晓良 杨正瓴 李毅伟 刘全慧 张伯钧 刘全生 吕洪波 张珑 王从彦 毛宏 迟延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4 16: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