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TE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ang911

博文

适当坚持原则,但不要有道德洁癖

已有 2617 次阅读 2019-1-25 12:0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有了孩子之后,尤其是孩子会说话和发问之后,总是不得不停的重新思考很多问题。

        我骑电动自行车送孩子上幼儿园的路上,孩子看到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或车,总会一个一个跟我指出来。有一天孩子问我:爸爸,你和妈妈会永远遵守交通规则吗?我一点也没犹豫:当然了,遵守交通规则本身也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安全。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有时候也会因为不小心,闯了红灯,但肯定不会故意违反交通规则。但有一次在学校宽宽的马路上,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做到:马路中间有很宽的绿化带,办公楼就在马路的斜对面。如果按照规则,往前走到下一路口调头,再往回走,总共有几百米,如果抄近路斜插过路口,也就几十米的距离。多数人和车都是抄了近路,我也不例外,因为学校里多数时候车少人少(除了上下课时间),觉得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我还忽然想到,如果按照交通规则,电动车根本不应该载人,那我可能每天都在违反规则。

        我不知道孩子意识到这些事情之后我该怎么跟他解释。我过去一直是个有道德洁癖的人,为此多了不少苦恼。但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有不少事情难免要妥协。既然要妥协,那就不再“清白”了。你还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呢,不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事儿吗?孩子妈妈也常说我太迂腐,尤其是我还在读博她已经工作的那几年,觉得我幼稚到可笑,“到社会上混几年你就明白了”。她可能没想到的是,我到社会上混了几年之后,直到现在仍然一股“知识分子的酸臭味”。

        看到周围不少人把学校朝令夕改的各种文件研究的透透的,充分利用规则来规划自己的科研路线,“指哪打哪”,该拿的钱拿到了,该评的职称也上了,而自己,两年前竟然还在为博士考核发愁,到最后涉险过关(其实如果严格按照文件,根本就没过关,就为了不愿意凑数),不太清楚自己的坚持是不是有意义。很多次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骑着小电动顶着刺骨寒风回家的路上在想,我这么坚持值不值得?毕竟家里几口人等着养活呢。要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我可能会后悔,彻底否定自己之前的坚持呢?比如学校如果决定要分集资房了(当然现在这种事几乎不可能),按职称顺序选,刚好没我的份?家人会不会埋怨我甚至与我决裂?我现在很庆幸我当时选择了个三线城市,没有留在北京,如果在北京,可能我早就坚持不下去,跳入浑水中弄脏自己跟大家一起摸鱼了。

       看到跟自己同一年来学校的人都上了副高,甚至比自己晚来的人都上了,心里着实不是滋味儿。也有不少人劝我,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又哪能改变现在的大环境呢,只能适应,别老想着发大文章,人家一年能出七八篇文章,你一年还不能保证一篇,学校评职称的那帮人只会数数量,你觉得你那些SCI就真的有什么科学贡献么?你能发CNS吗?每次我都是连连点头, 心想我也要提高效率。但回到办公室之后又开始漫长的磨练,始终过不了自己的心魔那一关。自认的确能力有限,也认为那些我终于达到自己基本满意发表出来的文章,也都是follow牛人的工作,为别人增加meta的数据而已。但做的每一步如果不踏实,似乎始终不敢把这东西给别人看。

       前两天偶然听到这句话,大意如此:坚持原则,但不要有道德洁癖。大概就是这样吧,很多时候无可奈何也做了种种妥协,但能坚持的还是要继续坚持。毕竟日子还能过下去,也还要继续过下去,是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325-1159020.html

上一篇:青基终于中了,希望工作能逐步进入正常轨道

6 郑永军 鲍海飞 梁洪泽 徐耀 张北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2 19: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