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学时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onbin 自我营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学术生态系统

博文

吐槽即将施行的《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 精选

已有 15370 次阅读 2012-9-23 20:19 |个人分类:一孔之见|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汉语拼音,规范,人名,地名,北京南站| 人名, 汉语拼音, 地名, 规范, 北京南站

据《新民晚报》以题为《拼音中文名须姓在前名在后》报道:原有的《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发布的国家标准。经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新版《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于2012年6月29日发布,10月1日实施。该标准是1996年发布的《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的修订版,自发布之日起代替并废止原标准。在修订版中,如何拼写汉语的人名地名,如何拼写汉语的数词、量词、连接词、形容词等,都有了“法定”规范。新闻的主要内容大致有以下四个方面(请下载PDF版的新闻阅读,上面汉语拼音的分词是正确的,网页版的有许多问题):

1)拼写普通话基本上以词为书写单位。表示一个整体概念的双音节和三音节结构的词要连写,如:quánguó(全国)、Pòtiānhuāng(破天荒)。但是,四音节及四音节以上表示一个整体概念的名词,则必须分写,如:wúfèng gāngguǎn(无缝钢管)、huánjìng bǎohù guīzé(环境保护规则)。

2)姓名必须姓在前、名在后,复姓连写,姓和名的首字母大写,双姓两个字的首字母都大写,如:Lǐ Huá(李华)、Dōngfāng Shuò(东方朔)、Zhāng-Wáng Shūfāng(张王淑芳)。但人名与职务合写时,职务不得大写,如:Wáng bùzhǎng(王部长)、Lǐ xiānshēng(李先生)。 

3)地名中的专名和通名要分写,且首字母要大写,如:Běijīng Shì(北京市)。已专名化的地名和不需区分专名和通名的地名都应当连写,如:Hēi1óngjiāng(黑龙江)、Sāntányìnyuè(三潭印月)。 

4)在某些场合专有名词的所有字母均可大写且不标声调,如:WANGFUJINGDAJIE(王府井大街)。 

 
很明显,上述规则,如果仅仅针对汉语拼音来说,我觉得是无可厚非的,有规则总比无规则好。我没有找到最新的《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在本新闻中也没有看到新的说法,以下就网上能查阅的《中文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GB/T16159-1996)中的一些例词来说明。

如果新规则中Hēi1óngjiāng(黑龙江)的拼写(不是指的省,而是指江)是连写的方式,那么Huáng Hé (黄河)、 Yālù Jiāng (鸭绿江)、 Tài Shān (泰山)、 Dòngtíng Hú (洞庭湖) 等的拼写就是不规范的,也应该连写。

另外,曾经倍受诟病的“文汇报”这一名称(http://www.yayan.fudan.edu.cn/showArticle.php?akey=387),既是由“文汇”和“报”两个词组组成的,又是“三音节结构”的专用名词。那是拼写成“Wenhuibao”呢,还是“Wenhui Bao”?不知道本新规则是否有了明确的说法。

汉语拼音规则关于人名和地名的修改,很容易反映到相应英语拼写的变化。对于人名,显然拼音与英语是不同的两种表达方式,只是中国人的英文名拼写参照汉语拼音而已。所以,汉语拼音中“姓在前、名在后”的规则符合中国人的拼读习惯,这本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偏偏报道这则新闻的报纸居然以“拼音中文名须姓在前名在后”为题,不知道想说明什么问题?中国人在英文杂志上发表论文的时候,英文名拼写应该如何规范?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写过一篇博文《中国人在发表英文论文时汉字姓名究竟应该如何写?》进行了探讨。下面摘录一些相关的内容:如果遵循汉语拼音的这些拼写规则,直接作为英文姓名的拼写,在英文刊物发表文章就会引起很大的混乱:1)姓在前,名在后,不符合英文姓名的拼写习惯,二次文献收录和检索会引起错误(姓名颠倒,或者无法辨别姓和名)。检索机构也不可能专门针对中国人的姓名做特殊处理,特别是一篇文章中有中外作者混合的时候,更是无法区分。2)双名的采用类似Zhang Z.Y.的缩写方式,与英文姓名中的中间名混淆,会让别人误解其中一个缩写(比如这个例子中的Y.)是中间名。可见,我们《人名汉语拼音拼写规则》,只适用于标注汉语拼音,如果说照搬照抄到英语署名上,那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完全没有考虑到可能带来的潜在麻烦。

关于地名的规范问题,不久前,铁道部发布消息,火车站名含“东西南北”统一改用拼音:为规范铁路车站站名的英文译法,铁路车站站名的英文拼写统一采用汉语拼音,“东南西北”方位词作为车站站名的固有部分,不按英文音译。涉及“地名+方向”的站名,方位词统一采用汉语拼音。如“北京南站”的英文翻译为“BeijingNan Railway Station”。我支持这样的更改,曾经有人主观认为这样更改不便以国际交流,特别不方便外国人。其实,恰恰相反,当外国人说出“BeijingNan”的时候,比说出“BeijingSouth”更容易让英语不太好的国人(比如出租车司机)理解,更方便的外国人甚至我觉得写成“BeijingNanzhan Railway Station”更好,因为这样的表达,将“北京南站”(BeijingNanzhan)这个关键词完整表达出来了,外国朋友只要知道这是一个地名就行了,后面的Railway Station显然就是让外国朋友理解其功能的。

关于火车站的事儿,如果有地铁通过,恰好在火车站有一个站,汉语说出来都挺拗口,比如会说成“上海火车站站”,目前相应的英语为“Shanghai Railway Station Stop”,这种表达方式我觉得还是应该保留。

关于方向的表达,希望只是铁道部这样规范自己的站名,如果放开了也挺麻烦的,好多名称都要改。比如:东海(the East China Sea)、南海(the South China Sea)不会改成the Dong(hai) Sea和the Nan(hai) Sea吧。华东(East China),华南(South China)也应该不会改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2444-616104.html

上一篇:孙先生以后说话是否能想好了再说呢?
下一篇:评澳大利亚让女性一年只有三次月经的新药

24 陈学雷 曹聪 徐腾飞 孟津 王善勇 鲍海飞 赵凤光 刘钢 李学宽 吕喆 徐迎晓 娄开阳 孙东科 陈安 李泳 曾新林 杨海涛 何学锋 徐耀 王号 刘瑞亭 彭真明 zhanghuatian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30 0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