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学时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onbin 自我营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学术生态系统

博文

如何重塑我们的价值观 精选

已有 6499 次阅读 2018-4-29 16:30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万物价值, 生态系统服务, 区块链

  


2018年4月,Mariana Mazzucato出版了一本新书《万物价值:加入并决策全球经济》(The Value of Everything: Making and Taking in the Global Economy)(后简称《万物价值》)[1]。同月,Robert Costanza在Nature周刊上做了书评[2],称之为“透彻而充满激情的新书”,并高度赞扬了Mariana Mazzucato所呼吁的提高生产力、平等和可持续的经济,这将重燃我们长期辩论的主题:我们真正想要生活的世界究竟是什么。

这两位何许人也?先简单介绍一下。作者Mariana Mazzucato目前在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科学政策研究部(SPRU)担任RM Phillips创新经济学主席,她侧重于探讨创新经济学、金融和经济增长,以及国家在现代资本主义中的作用,提出了以创新为导向的包容性增长建议,《新共和》杂志称她为“关于创新的三位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Costanza是澳洲国立大学Crawford公共政策学院的生态经济学教授。1997 年 ,Costanza及其合作者在 Nature周刊上发表了题为“The value of the world's ecosystem services and natural capital ”(全球生态系统服务及自然资本的价值)的文章[3],他们综合了全球己出版的用各种方法对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评估结果,首次开展了对全球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估算,引起了全球的广泛关注。Ecological Economics杂志顺水推舟,在1998 年出版“生态系统服务的价值”专辑对这方面的研究予以讨论,掀起了对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研究的热潮。因此,Costanza可称为是生态经济学领域最牛的人物了。

《万物价值》提出了一些看似平常但难于回答的问题:谁是我们世界财富的真正创造者,我们如何才能确定其价值?Mariana Mazzucato认为,如果我们要彻底改变日益恶化的体系,而不是继续养活它,我们迫切需要重新思考财富的来源。我们需要用一种更可持续,更“共生”社会来取代目前的“寄生”制度[4]

的确,价值以及如何评价价值一直是经济学中最受争议,也最容易误解的观点之一。2008年的金融危机,只是对即将出现的问题(例如气候破坏,大规模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下降等)的尝试。早期的经济学家专注于从土地(弗朗索瓦·魁奈和'重农学派')、劳动力(从亚当·斯密到卡尔·马克思)和资本的价值生产。在这些认识中,价值决定了价格。目前主流的“边际主义”概念则以市场交换为基础:价格是由市场中供求关系的相互作用决定的,它决定价值,具有价值的唯一东西是获得价格。

这对于价值创造与价值获取之间的区别, 非劳动收入(例如租金)的性质以及价值应如何分配的观点具有重要意义。今天的金融和经济危机的核心问题,其实是隐藏的明显问题。在现代资本主义中,从股东红利到银行家奖金所获得的报偿,比价值创造有更多回报。但是,只有创造价值才能驱动健康经济和社会的生产过程。我们可能误认为财富获得者是制造者,因为仅仅通过创收的市场就证明了其层次和分配。这其实忽视了真正的价值,导致了不平等的产生,因为根据这一逻辑,所有收入都可以赚取收入,没有具体分析其是否是具有生产力。遗憾的是,这似乎是目前经济思想的核心纲领。

为了充分说明这些问题,《万物价值》列举了边际主义方法的令人担忧的影响。这包括(错误)衡量国民收入和实际财富,混淆金融投机与价值创造,滥用专利制度(这是扼杀而不是鼓励创新),低估政府和公共产品,包括公共基础设施,生态系统和社会网络。这样的探索揭示了边际主义方法如何嵌入其中,以及它如何扭曲了经济体培育创新、公平和真正进步的能力。

具体来说,国际国民账户体系和国内生产总值(GDP)都是以市场交易为基础来评估经济活动的——只有在市场上出售的商品和服务才被计算在内。这些活动大部分都是有益的,但有些恰好是要被看作需要避免的成本,而GDP则混淆了二者的区别。例如,犯罪增长需要更多的警察和安全设备,这也会增加GDP,但更多的犯罪是不可取的;增加的空气和水污染、严重疾病和离婚率在GDP中也表现为正值,而志愿者工作,生态系统服务和社区支持则没有获得什么价值分配。所以,Mazzucato指出,GDP“证明了收入和财富的过度不平等,并将价值获取转化为价值创造”。

《万物价值》还解析了“赌场资本主义”如何将市场投机看做创造价值,而不是真正关注其他地方的价值创造。例如,美国公司长期以来重视自己所获得的财富数量,而不是其为其经济所创造的价值。事实上,一些宣称推动创新的公司,在其发展中实际上都依赖与公共资金,但之后则是花费资源提高股价和高管薪酬,在并没有为市场提供实际价值的情况下获得高额回报。这种寄生行为只会越来越糟糕:领先的美国公司正在从财富和知识的再分配中获利,却没有回报给那些使他们盈利的社区。比如,Mazzucato曾经在她之前的著作“创业国家”中认为[5],公共投资一直是创新和产品开发最重要的驱动因素。如果没有政府赞助的技术开发,如Siri、GPS、互联网和Touch ID,iPhone就不可能存在。然而,如今的苹果公司与许多生物技术公司一样,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回购计划,他们最关注的是如何获取最大的价值,如增加股东利益的支出并游说国家减少税收政策,然而他们忘了税收本是为其软件提供最初资金的重要举措。因此,为了挽救我们的经济免受下一次危机,促进经济长期稳定的增长,我们需要重新思考资本主义市场,重新思考国家的位置,并重新定义和衡量我们的社会价值,甚至还有越来越迫切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

在人类对地球产生影响的人类时代,我们需要重新定义这些目标,并重新评估哪些资源真的很稀缺。价值应被视为对地球及其所有居民的可持续福祉的贡献。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就是迈向在理想经济和社会中达成广泛全球共识的重大步骤。评估一个健康,可持续的星球,公平,社区生活质量的提升必须回归到经济学的核心。在这里,生态系统的服务价值应该尤其受到关注,生态系统是价值的创造者,但这些价值如何融入到我们的经济体系中。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不仅可为货币提供服务,其实可以用来监视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种全新的货币体系,能表达经济价值之外的更多价值,打通自然与经济、社会之间的联系。这种具有扩展性和分散性的价值体系还能体现出最大的公平性,我们可以据此创造一种全球性的、可信赖的和可获得的通货,将自然资产的生产者有效而安全地与资产消费者进行连接。更具革命性的是,区块链将各种交易公开且永久地记录到分类账中,并且该动态分类账通常可供需要副本的任何人使用,因此它可以打开整个追踪过程进行审查,同时防止任何垄断的第三方控制系统,维护其最大的公平性,让呵护自然的行为得到最大的价值回报。考虑到该文的长度,关于区块链技术可能带来的生态系统价值的评估,之后撰文继续论述。


参考资料:

[1] Mariana Mazzucato, 2018. The Value of Everything: Making and Taking in the Global Economy.

[2] Nature 556, 300-301 (2018). doi: 10.1038/d41586-018-04534-1

[3] Costanza et al. 1997. The value of the world's ecosystem services and natural capital. Nature 387:253-260
[4] https://www.penguin.co.uk/books/280466/the-value-of-everything/
[5] https://www.netgalley.com/catalog/book/12889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2444-1111529.html

上一篇:新高考:谈情怀,不如修改一下赋分规则
下一篇: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拯救环境吗?

21 柳林涛 郭新磊 王兴民 姚伟 张晓良 王德华 彭真明 周金元 李曙 张华容 李剑超 迟延崑 杨学祥 黄永义 邝宏达 赵克勤 汪育才 董全 周忠浩 余钧 吕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7 17: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