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学时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onbin 自我营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学术生态系统

博文

后隐私时代,让隐私为人民服务 精选

已有 9686 次阅读 2017-1-25 16:26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共享, 后隐私经济

我曾经受中信出版社编辑之邀,为《黑箱社会》中译本做推荐序。因为这样一个机会,我提前接触了有关网络共享与隐私保护方面的话题,也因此比较关注对这类话题探讨的书籍和文章。我在推荐序认为书名中出现的black box其实是一语双关的:一方面,物联网、大数据和无处不在的传感器网络记录着我们的世界和世界中的人群,就像我们人人都拥有了自己的一个黑匣子,随时可以被查阅而采取更好的对策。人类行为的大规模数据集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对抗疾病、设计城市或进行科学研究的方式,有人甚至将这种大规模数据集的使用行为与显微镜的发明相提并论。另一方面,我们个人却不知道有多少信息被记录了,这些信息会传播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哪些人会使用它,使用这些信息的目的何在,更无从知道这些信息的泄露会产生怎样的后果,依据这些信息所做的判断是否准确,是否存在偏见或破坏性?这对目前的人类社会来说,就是一个神秘的黑箱运作机制!我们正处于一种迫切希望收集更多的数据,又害怕数据被收集太多的纠结之中。

今天在翻阅2017年的Science周刊中,看到了一篇书评文章。该书的书名为《数据为民: 如何让我们的后隐私经济为你工作》(Data for the People, How to Make Our Post-Privacy Economy Work for You),作者是Andreas Weigend,他是研究有关大数据、社会移动技术和消费者行为未来的专家,任教于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是社会数据实验室的创始人和主管,也曾经是Amazon的首席科学家。书评作者是Cathy O'Neil,她著有《数学毁灭性武器:大数据如何增加不平等和威胁民主》一书。这里也顺便介绍一下Cathy O'Neil和她的书吧。Cathy O'Neil是一名数学家,也是华尔街前金融工程师。她所说的数学毁灭性武器,就是计算机模型和算法无意中把人类的成见、误解和偏见编码引入管理我们生活的软件系统,这种挑衅思想被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发现》节目进行报道,成为2016年数学界或数学家对社会上产生较大影响的10个事件之一。

那么,下面就结合这篇书评文章和网上的一些评论(可惜Andreas Weigend的书我目前并没有机会读到),谈谈我的粗浅认识。

Andreas Weigend在他的本书中,给出了一个前提认识:时间已经认识到隐私无非是一种错觉。这正如1999年时任美国Sun Microsystems公司的CEO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对众多媒体记者和分析师所说的话:“你的隐私只剩零了,想开点吧”。他们都认为互联网的分享会彻底“杀死”隐私。我们进入了网络分享时代,也进入了后隐私时代。可能许多人会抗拒这种说法。但Andreas Weigend非常明确地指出,在21世纪,社交数据被收集是一个常态而且无法控制。这种基于物联网而创造、记录,存储和分析数据的能力是非常有用的。现在,我们浏览网页、玩游戏、刷手机、打车,甚至只是打开一盏台灯,我们就可能在创建数据,企业可收集和利用这些数据来进行新的决策。“数据是新的石油”,一旦被提炼就可以做很多东西,正如成品油可制造汽油、塑料,甚至美容产品一样。坦率地说,这在许多方面已经大大改善了我们的生活。但是,在Weigend看来,这二者还是有差异的,因为数据石油的大部分利益被锁定在提炼这些数据的公司中,实际上只有很少的利益反馈回来源群体中(即我们)。我们个人无法从这些丰富的数据中获得原本更多的收益。不管是银行评估我们的信用,还是保险公司确定我们的风险水平,抑或是潜在雇主决定我们是否可以得到一份工作,他们可能都是在利用这些数据来对付我们而不是为我们服务。

Andreas Weigend根据这些年来他作为商业、教育、医疗保健、旅游和融资公司的顾问所获得的认识,勾勒出大数据将如何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服务。至今为止,我们从大数据中获益多少取决于大公司的利益与我们自生利益的关系有多紧密。很多时候,控制和隐私方面的过时标准迫使我们与数据公司签订不公平的合同,但这并非数据利用的最好方式。因此,我们需要控制我们的数据是如何被使用的,并确实让它来为我们服务。只有这样,人们从大数据中得到比之前更多的回报。这种认识,总体上与《黑箱社会》的观点一致,数据使用需要透明。透明是一种战斗口号,要让这些公司将提炼的数据返回给我们。这种透明可产生巨大的社会红利,如帮助决策,优化个人的财政和健康,提高社区安全等。为什么人们对相对隐蔽的监测工具(如谷歌眼镜)会感到威胁,而对同样具有音频和视频记录的智能手机则无所畏惧,就是因为前者是不透明的。

Weigend认为,既然隐私已经死了,我们就应该好好利用提供的各种监控数据,或者说,这是一个可用塑造我们个人品牌的机会,还借用了社会科学家那里的一个术语“诚实标志”(honest signal)。在社会科学中,要获得这样一个标志,代价是极高的。而Weigend定义的“诚实标志”则是要根据一个人在线行为来要揭示其特质。例如,传统民意调查的参与者也许在勾选某些选项时并不一定能表达其真实的想法,而他在浏览网页时,随心所欲的点击则更可能反映其兴趣取向。一个雇主在招聘人员时不应该根据求职者自己说与行业的某重要人物关系密切就招进来了,而是应该去调查求职者完整的LinkedIn关系图。因此,通过网络大数据分析所得的结果,其真实性可能更有保障。

有网友评价,Weigend所提供的解决方案,让每个人都有新的权利使“数据透明并使用”,这是值得称赞的理想但不切实际。Cathy O'Neil在书评刚开始还称赞这本书是一本技术内幕手册,要使世界更有效地完成自我品牌机制,但之后话锋就转了,甚至在结尾说到,Weigend的幼稚是令人吃惊的,书中所提供的一些建议是相当糟糕的。实话说,在书评中如此负面评价被评书籍,还是不多见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2444-1029849.html

上一篇:万维网科学的历史、发展和挑战
下一篇:创新远离墨守成规,也拒接冒险

15 武夷山 张骥 彭真明 苏德辰 张晓良 强涛 赵美娣 周春雷 肖慈珣 蔡庆华 张海权 fanteklv xlsd zhangfeng123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01: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