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gictttt

博文

我在华大基因的生活 精选

已有 19324 次阅读 2012-11-2 03:5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华大,基因| 基因, 华大

《我在华大基因的生活》

 

首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汤治国,最近丢了身份证,不过今天又找回来了,我重新看了一下身份证,发现上面的名字没有变,我还是叫汤治国。

 

在广州呆了5年,读了3年的研究生,然后做了两年的研究助理,混了5年光阴,“混日子”总是很开心的。只是,转眼间,年龄慢慢大了,身边的人,关心的人一多,总会生出这样那样的比较来,心就乱了。有时候会想想生物界的前辈们,在我这个年纪,正在做什么,有时候也会想想那个传说中的亚力山大,在我这个年纪,他在做什么。想着想着,就赖不住寂寞,没法混日子了,好吧,我得找点事情做,那就找点事情做吧。

 

后来,就去了加拿大读博士。那是很快乐的一年时光,老板很照顾,也拿到奖学金,也交了一群朋友,看过白皑皑的雪山,也到过波澜的海,我也把加拿大当成自己的家,我能想到的完美生活,似乎就是这个样子。只是,突然之间,好像很重要的东西丢了,虽然我不知道那种东西是什么,但确实有东西丢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我想那种东西,应该就是曾经那种“混日子”的心态吧。

 

不得不说,我确实很笨,实验室的压力大,很多东西是新的,要学习,虽然我不怕,但学习起来真的很慢,这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应该是自己比较浮躁吧,发现手头做的课题,简简单单的实验自己都做得吃力,慢慢就发现记忆力也很差了,文献完全看不进去,昨天看的东西,今天就忘了,昨天做的实验,要看着实验记录本才想的起来。我们实验室普遍要6年毕业,于是我老是害怕,害怕毕不了业。更害怕自己运气好,做出个神奇的实验,毕了业却什么都不懂,对不起博士的头衔,以后靠蒙骗过日子。如果能力不够,得到的越多,就越是一种负累,那种名不副实的负累感,真是难受啊。很多个下午,我走在温哥华长满橡木树的马路上,看着头顶的天空,日光如沐,却不敢伸手去摸,因为我觉得无论我走到哪里,阳光也照不到我。

 

后来有一天,萌生了退学的想法。我问自己可不可以,回答是可以。我又问自己为什么可以,因为别人没有博士学位,也一样生活得很好啊。那个时候,想法开始有了变化,不再去想,生物界得前辈们,也不再去想那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亚历山大,只是去想,未来的某一天,遇到自己心爱的人,快乐而忧愁的过着小日子。当然,想法的转变,是一个过程,一会会想咬紧牙读下去,一会会想找老婆,就这么拉锯来拉锯去,老婆还是占了上风。好吧,看来我还是比较怕老婆一点。

 

然后,就退学了。临走前,请实验室的labmates和导师吃了一顿饭,好歹我来过,挥挥手虽然不能带走一片云彩,好歹带走一顿饭吧。那顿饭吃的很漫长,大家都在为我惋惜,这让我很是欣慰,说明他们都过得不错,不像我,做了逃兵。当然,他们也为我祝福,印象最深的是,台湾胖子师兄的一句话:“回去好好干,任何工作,认真干,总可以干出成绩来。”

 

201289号,我从温哥华飞抵广州,落地的那一刻,有种疲惫而兴奋的感觉。疲惫在于,我是一个逃兵,外面的世界太大,迷了路,我不知道这种逃兵的烙印是否会跟随我一辈子,我真的不知道,我很累,很累很累,怕极了,偌大的中国,你是否能拥抱我?!兴奋来自于师兄的那句话:“回去好好干,任何工作,认真干,总可以干出成绩来。找个老婆过日子,这是件大事。”好吧,我承认,这后半句“找个老婆过日子,是我偷偷加上去的,只是因为,师兄的那句话,走着走着,慢慢发现已经成为信仰,每次扛不住的时候会不自主的跳出来,师兄的那句话,只是告诉以后该如何生活,但并没有告诉为什么而生活,于是我偷偷把老婆加进去了,从此生活就有了方向,是真的怕老婆啊。

 

201299号,我到了华大(英文叫BGI),那一天,是华大成立13年的纪念日。我为什么选择华大呢?当时就是觉得华大不错,在这里工作的朋友也说不错,加上海投的简历,华大最早给我Offer,然后就来了。当然,当时面我的未来老大给我一种兄弟般得亲切感,声音也好听,坚硬的心,被他融化了,感觉跟他混,至少不吃亏,这也是个很重要的因素。

 

从此,我在华大的生活开始了。今天是11月的第1天,是我来华大的第二个月差8天。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我给做个记录吧。无论别人怎么说华大,至少,我喜欢这里。无论未来我会去向哪里,至少,现在我喜欢着这里。原因嘛,胖子师兄说了,做一份工作,就要用心做,就算我不喜欢这里,我也得喜欢这里,更何况我真的喜欢这里。另外呢,在这里,我也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很希望未来的日子可以和她一起生活。一个人在开心的时候,见什么都喜欢,于是,我也喜欢华大。

 

一个新员工,去到一个公司,第一件事情是接受被洗脑,也就是说,千方百计加强新人对公司的认同感,喜欢上这里。也许是我太幼稚,华大很容易就成功了,根本就没有半推半就的过程就喜欢上了,比《搜索》里的叶蓝秋和杨守城还要快,当然,并不排除,以后我会不喜欢这里。年轻人嘛,喜欢和不喜欢就好像下雨,今天喜欢,明天就不喜欢,是常有的事情。

 

第一天,人力部的3妹妹对我吐槽,说华大内部混乱,经常变动,加班又不给加班费。人员流动也大,有的人走了,有的人留下来。要不是因为现在这个部门(欧洲科技服务),自己估计已经走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里的气氛最活跃,过的很开心。晚上,我把这话说给HLG听,他在另外一个部门,搞技术那块的,整天看些我不认识的写着数学公式的文献。他的话又不一样了,他说华大内部可以自由跳动,选择自己喜欢的岗位,他原来的岗位做的很吃力,于是转到现在这个,他很喜欢他现在的岗位。

 

第二天,遇到了麻雀。麻雀以前搞过创业,后来船翻了,然后来到华大。麻雀说他的朋友过节又发钱,又发礼品的,好爽啊。我说那一定是国企吧。他说是的。我这愣头青,一股热血涌上来,说了这样一番话:“华大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不靠国家,而养活着4000多年轻人,4000多个就业机会,在国际上还站的住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存活下来。一个私营企业,能做成这样,难能可贵,从这点上来说,我表示敬佩。”

 

再说说那个传说中的杨焕明吧,好像有人说他是“流氓企业家”。听到“流氓”这个词,会有会心的一笑,我这种科研道路上的逃兵,衍生出这种心态,也算情有可原,人总需要找点支撑着自己的借口活下去,并不是每个人等等等等等等。如果有人称我“流氓”,我是没有意见的。而且,我非常喜欢和流氓们一起生活,比如现在我的同事们。现在的办公室,个个都是“流氓”呢,成天胡说八道不正经,再正经的事情也会说的不正经,每天边工作边闲聊,然后就等着下班的时候,排成一排,男孩和女孩,把路给堵住,看着对面过来的人,从缝隙中如鱼儿一般穿过,大家就挺开心。这就是流氓,流氓成了帮,真的没得挡。我想,一个人,你不管他,给他自由的发展空间,他不一定会成为“科学家”,但他必定注定一定,会发展成为“流氓”。当然,我这完全是在曲解“流氓‘的意思,有点胡搅蛮缠,对此并不否认,完全就是故意的嘛,娱乐精神总要有点。我只是在想,如果一个科学院院士,最后走向了“流氓”的行列,那一定有他的理由,只是不希望肖传国这样的经历,中国的土地上哪怕再增加一个。拿着一把刀,为麻雀剃了毛,那是一只没有毛的麻雀,并不是一只被解剖的麻雀。一把解剖刀,如果不能经常滑下自己体味一下冰凉,而一味的砍向别人,那它极有可能在社会疯狂的发酵中嗜血成为大砍刀。

 

其实,对于员工来说,最关心的并不是谁是大BOSS,而是食堂里的厨师是谁。管住员工的胃,就管住了员工的心。一直很喜欢这里免费的绿豆粥,周一周三周五都有的吃,但这周周一没有看到有,周三也没有看到有,只看到我不喜欢的香菇鸡汤和豆腐鸡蛋汤。实在忍无可忍,就问食堂阿姨:“怎么没有绿豆粥了呢?”阿姨说:“天气冷了,就不上绿豆粥了。”听她这么一说,不禁觉得香菇鸡汤和豆腐鸡蛋汤也好喝起来。妈妈说,出门在外不要挑食,我保证以后不再挑食了。去食堂的路上,有一个称体重的电子称,是流氓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来了两个月,我长了5斤,还有比我长的更多的家伙,比如说麻雀。麻雀最近嚷嚷着要减肥,我看看他,然后再看看自己,很害怕继续长下去,会和他一样肥,于是答应每天早上和他一起去后面的北山跑步。

 

我比较幸运,有过一年出国留学经验,英文底子还行,以后只要能学会吹牛,应该会混的还不错吧,只要身体跟得上。只是,这么多年读书,对自己的身体少了照顾,是真的觉得身体好像有点跟不上。身体跟不上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有点力不从心。比如我在加拿大读博的时候,身体很糟糕,然后就力不从心。好吧,我承认读博读不下去是因为身体糟糕是借口,主要还是因为太浮躁了,静不下来心。当时来华大的时候,我最大的目的呢,其实是练身体。我总觉得,只要身体好,踏踏实实做事情,总会做到自己能做的最好,事业和家庭进入良性循环,慢慢好起来。年轻的时候拼事业,40岁以后就拼身体了,年轻的时候,是为了老板的满意,40岁以后只怕是为了老婆的满意吧。

 

于是,在一个又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和麻雀,就这样跑步行走在公司后面的北山上,每天早上,一个来回,大概一个小时时间。在这样的早晨,听着鸟叫,看着白色的和彩色的蝴蝶在林间飞过,树上的叶子随着风声在抖动,油然而生,想要唱歌:“我是女生,快乐的女生…….”,我了个去,怎么会是这首歌,麻雀请不要笑我。想起今天早上,和麻雀跑步回来,去到食堂吃早餐,运动短裤下面露出我修长的小腿,澄澄有着汗滴。旁边一位大叔模样的汉子,探过头来问:“你们跑步了?”骄傲的说:“我们跑步了。”食堂早上一般提供豆浆和稀饭,今天早上突然有了皮蛋瘦肉粥,这莫名的关爱有如闪电扫过心房,看着碗里随着汤匙滚动的皮蛋,亚细亚岛上的爱琴海吹来了风,一股热浪袭来,我又要唱歌:“I love BGI shi tang a yi”。这个时候,你若问我杨焕明是谁,我才不管他是谁。我的眼里,只有食堂阿姨,其他谁都不认,我的眼里早已只有她,不再有他。

 

当然,也有烦心事。比如最近想买辆车,周末和华大骑行舍一起去游玩,但现在的工资还过够,等到下个月才行。还有其他的社团,前段时间和学过肚皮舞的玄妹妹一起去跳舞,跳着跳着才发现,他在跳舞,我在踩人。突然意识到我原来有踩人的天分,于是果断不去学跳舞,而去了足球社。上周踢了一场比赛,对手是华侨城,打大场,后卫缺人,然后我顶上。比分落后,搞的很不爽,对方前锋一个胖子,很胖的胖子,居然踢前锋,后卫就难受了,因为总感觉他的肉四处在飞,无论我躲在哪里,都会不小心被他的肉砸到,真讨厌。后来呢,他受伤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自从他受伤以后,我就没有觉得他讨厌了,反到有些崇敬他来。你说那么一个胖子,还依然保持旺盛的足球热情,怪不容易的。所以,为了把我的足球热情延续下去,一定要保持锻炼,确定肯定一定不能长成他那样的胖子,长成他那样的胖子,总会有一天会像他一样被送到医院吧。

 

最烦的还是工作了,由于和欧洲6个小时的时差,作为销售人员,加班是经常的事情,新来这里,很喜欢这个团队,于是很担心给自己的伙伴们拖后腿,只想努力一点,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太喜欢那种有伙伴,有团队的感觉了。只是,做得再多,最后团队老大只看成绩,而新来没经验,自己做了太多太多的重复劳动和无用功。有一天,给老师报价报错了,然后团队老大李光头(就是一开始面试我的那个未来老大,当时有头发,最近出差去欧洲嫌理发贵,理了个光头)给我擦屁股,好说歹说把价格改过来。后来又犯了错误,遇到市场难做上面给的压力大,李光头发飙,发邮件说我做事情不动脑子。收到邮件的那天晚上,我站在四楼阳台一个角落里哭泣,那是一种痛并快乐着得感觉,一种存在着得感觉,一种慢慢开始融入一种新生活的感觉,如果生活让你麻木的不知道季节变化,不知冷热酸甜,你会知道,泪水是多么珍贵。

 

那天晚上,我打电话对女孩说:“有些事情做的了,有些事情做不了。有些事情很擅长,有些事情要慢慢学。有人骂你,但你知道同时关心着你。有个团队,有群伙伴,一群你关心着的人。有伤心,也有开心,有痛也有快乐。伤心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开心的时候,我也告诉你,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这,就是我在华大基因的生活,至少,目前是这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1376-628428.html

上一篇:身份证丢了
下一篇:干杯!老朋友!

65 虞左俊 武夷山 刘洋 陆俊茜 肖重发 郭维 贾伟 刘艳红 蔣勁松 林树海 陈熹 李璐 杨洪强 李宇斌 朱丽红 赵凤光 朱志敏 孔梅 牛丕业 王善勇 温世正 常顺利 高绪仁 李孔斋 周锋 李培光 周向进 李泳 焦豹 薛宇 梁建华 陈沐 曹聪 陈万浩 李学宽 徐耀 刘欢 王春艳 赵斌 刘波 褚昭明 刘瑞亭 唐常杰 李土荣 庄世宇 陈国文 赵玲玲 杨正茂 戴德昌 韩健 李力强 李明娟 xxffliu sz1961sy fansg zhanghuatian crossludo liuzhan001st tailijie anran123 xuhuaiqian xiangxi chemphile tianbj yxh316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4 21: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