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n201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n2010

博文

青椒之“最后一课” 精选

已有 11880 次阅读 2016-7-1 09:03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style, 青椒

最后一次课了。PPT翻到最后一页,李勋哲看着讲台下,除了几个抬头听课的,大都是低头玩手机的,或者睡觉的,或者窃窃私语的。李勋哲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们上其他老师的课也这样吗?”

前排一个男生微笑着说道:“不是,上其他老师的课比这还要差呢。”

呵呵,看来我应该感谢你们这么给面子。”李勋哲苦笑着摇摇头:“哎!给你们上课真是太……”

老师,是不是感觉很憋屈?”

太憋屈了!”

老师,您习惯了就好。” 前排的一个男生开玩笑道。

给你们的课也就到此结束了。还有二十来分钟时间才下课,我想……”

“划重点!”台下有学生吼道,打断了李勋哲。

“我想利用这点时间和你们谈谈心。”李勋哲没有理会学生,继续说道:“你们觉得大学应该是这个样子吗?!”

台下一片寂静,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在发呆。

李勋哲提高嗓门说道:“国家为什么要开办这么多大学?是为了培养社会的栋梁,让你们进入社会,能够为社会的进步做服务的。你们上百号人坐在这个教室里,有几个学生在听?一学期了,你们学到了什么?大学难道对你们而言就是交几万块钱学费,花四年时间来混个文凭的地方?……”

老师,别扯这些没用的啦!把考试重点划一下吧!”后排突然冒出一个声音。

李勋哲提高嗓门说道:“这门课我不划重点。因为我觉得大学里老师划重点是导致学校学风变差的原因之一。划重点就养成了你们的依赖思想,平时不上课或者压根不来上课,就指望着考前划重点突击一下。所以现在的我们学校的学风才会变得这么懒散。你们平时上课,这么一百号人里面,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从没有抬头看过一次黑板!现在又来要求老师给你们划重点……”

台下一大群学生开始低声窃窃私语。

老师,你该去看心理医生了……”有个男生小声嘲讽道,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够传到李勋哲的耳朵里。

突然,一个后排男生一脸正义地质问道:“我们平时不上课,你就把平时分给低点不就行了!重点该划还是得划!”

对啊,给我们划重点呗。”几个学生附和着嚷嚷道。

对不起,我说了不划重点。这是我的原则。划重点也是对平时认真学习的同学的不尊重。这次考试题目不难,只要平时认真学习都肯定可以通过。”

凭什么不给划重点!”刚刚那个后排男生厉声质问道。

对啊,凭什么不给划重点!”又有男生跟着大声质问道。

李勋哲愤怒地把书往桌子上一拍,提高嗓门盯着那个带头的学生反问:“干什么?要造反?!你们都认为给你们划重点是大学老师应尽的义务吗?!”

台下短暂地沉默了。坐前排的一个平时认真听课的男生坚决地回答道:“不是!划重点不是老师的义务!”

傻逼!”“有病!”后排有个角落里冒出了几个声音。

李勋哲愤然离开教室。回到办公室,对门的马老师又过来串门。“李老师,怎么了,和谁生气啊?”

上课的时候学生让我划重点,我不划,这帮学生就在课堂上和我吵架。”

你看看,你这心态还是没有摆正!学生让划重点你就划呗。何必和学生去较真。”

我就是不划重点。他妈的这帮学生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该好好治一治他们了。”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和学生较什么劲啊。抱怨学生又有什么意义?我们的任务是想办法把他们顺利送走。你不划重点,到时候考试一塌糊涂,领导还要来找你麻烦呢!”

李勋哲不认可道:“我认为大学就好像一个工厂,如果生产出的产品有太多次品流入社会,这个工厂以后肯定名声就臭了,就只有倒闭了。所以我们大学老师不仅有培育学生的责任,更有淘汰次品的责任!如果那么多次品全都能够贴上合格的标签,而且还流入社会,我们学校的招牌也就砸了。就是因为现在高等教育淘汰次品的功能被阉割了,太多的次品流入社会,所以现在的高等教育才沦丧到现在这个境地,大学老师也才会被嘲笑为‘叫兽’、‘专家’,社会地位荡然无存。”

你管那么多干嘛?学生交了四年的学费就是来买个文凭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就是帮他们拿到文凭而已。全国的大学都是这样的。”

是,全国都是如此。可是,你认为正常的大学应该是这个样子吗?大学应该是一个培养人才的地方,而不是现在这样,简直就是个贩卖文凭的场所!”

你这小伙子,我来开导你安慰你,你倒冲我嚷嚷。是,大学是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可是你又能怎样?”

我就是要改变这种风气!”

全国的大学都是这样的,你改变个毛线啊!你还是太年轻了!”

我年轻,所以我还能做点什么。大学本应该是一个‘兼收古今之思想,培育国家之栋梁,匡扶社会之正义,转移社会之风气’的地方。只要有更多的老师把转移大学的不正风气作为自己的人生追求,当成一个事业来完成,我们国家的大学里的风气肯定会越来越好!否则,再这样下去,大学真的就沦丧为一个卖文凭的地方了。”

我感觉你做事情怎么总是不抓重点呢?你每天想这些东西有什么用?”马老师摇摇头,继续说道:“你来这边一年了吧!一篇文章没发,一个专利没写,一个项目没有搞到,没有这些硬通货,你怎么评职称?三年内评不上副教授,当心你连饭碗都端不稳了!还天天想这些没用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8457-987906.html

上一篇:青椒之“被阉割了的大学”
下一篇:青椒之监考风波

37 李颖业 娄泰山 杨正瓴 韩玉芬 徐勇刚 刘炜 武夷山 余国志 黄永义 张卫 季顺平 晏丽红 陈楷翰 李天成 王永安 陈志飞 梁洪泽 文玉林 陈南晖 危健 刘钢 王智文 史晓雷 吴明火 姚伟 孟庆仁 邢佑强 徐树良 罗春元 xlianggg khzh ghzhou5676 louiexp shenlu biofans bridgeneer dialecti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16: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