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n201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n2010

博文

博士生之(25)“初次面试” 精选

已有 86233 次阅读 2015-6-27 22:28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体制 博士生 工作 会议室 做什么

在东吴工业大学的一个会议室里,李勋哲和一个从美国博士毕业回来的男博士郑超以及一个上海交通大学的女博士夏思源参加了面试。根据学院的面试规定,每个面试的人先用二十分钟介绍自己的科研情况及将来的研究计划,然后用十五分钟试讲一门课。面试的顺序是郑超、夏思源和李勋哲。郑超先进去了,夏思源和李勋哲在旁边的一个小会议室里等待。李勋哲找话题来和夏思源聊:“你博士期间是做什么研究的?”

“我是合成材料的。主要研究功能性能源材料的制备。”

“呵呵,不太懂。那你发了多少SCI论文?”

“八篇。”

李勋哲瞠目结舌:“哇,这么多!太厉害了!佩服佩服!”

“嗨,厉害什么啊。发文章其实跟学科关系很大。我们这个领域近两年很热,只要自己不懒随便弄弄就可以发文章。其实也就是调配方呗。换一个组分考察一下、再表征表征就是一篇文章。我算少的了,一个师兄硕博五年搞了十多篇SCI,而且影响因子都不低。”

“呵呵,能发这么多SCI论文,本身就是一种本事啊。光是写文章就得花不少时间和精力。”

“嗯。确实。搞文章本身就很幸苦。从做实验积累数据,到把文章框架写好,再到慢慢修改文章,投稿、返修、再投稿,真的是折磨人啊。我有一篇文章被拒了四次,当时感觉真是想死的心都有。”

“这是你面试过的第几个学校?”

“第一个。”

“那你有没有找其他的工作,比如去企业?”

“我没有想过去企业。我感觉自己就适合写文章,去了企业的话,自己写文章的这个优势就没有发挥余地了。”

看过《肖生克的救赎》没?”

“看过啊,怎么了?”

“我记起《肖申克的救赎》里面一句话:‘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我们这些搞科研的人也一样。可能一开始也恨文章,觉得文章这个东西毫无价值。最后却发现自己只能靠着它生存。”

“就是这样子。我们这些博士还没有进入社会就已经被体制化了。你呢?面试过企业吗?”

“我也没有向企业投简历。不自信了,怕去了企业干不好。”

又寒暄了一会儿,郑超终于结束了。夏思源进去了。李勋哲忙向郑超打听面试的心得:“你讲了好长时间啊!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

“他们问你些问题?”

“没怎么问,我感觉他们似乎也不太懂我在国外做的那些研究方向。就随便提了几个问题,比如文章的影响因子啊、将来如何开展自己的研究方向之类的。”

“哦,看来你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感觉学校对海龟人才还是非常重视的。”

“不知道。等结果吧。”

李勋哲转移话题寒暄其他的东西:“你为什么不在国外再做一两年的博士后呢?我感觉你再搞一两年的博士后,回国可能就直接给你个学术带头人当了。”

“其实,现在的海龟多了,从国外回来也没有以前那么吃香了。现在坑越来越少,还是早点上岸占个坑比较好。而且早点回来早点积累人脉。”

“嗯,早点回国确实可以早点积累人脉。”李勋哲点头附和道。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现在还没有对象,感觉在国外找对象太难了,还是回国解决个人问题比较容易些。”

“你可以找个洋妞的嘛!”

“哈哈,中国人想搞美国妞还是没那么容易的。我感觉自己在国外读博四年,还是没有融入到他们的主流圈子。当然,这也可能和我自己的性格、能力有关系吧。也有人在国外很容易就融入主流圈子混得好的。但那是极少数。我留学的那个学校里,中国人大多数还是和中国人交往。”

李勋哲虽然没有经历过海外生活,还是点头附和道:“肯定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又寒暄了一会儿,夏思源面试结束,轮到李勋哲了。李勋哲整理下衣服,镇定一下紧张的情绪,走进面试的会议室,拿眼睛扫了一下听众,发现了通知自己来参加面试的顾院长正坐在中央的位置。他故作轻松地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开始自己的开场白:“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领导,非常感谢贵校能够给我机会参加这次面试……”

他刚介绍完自己的研究的第一部分,准备介绍研究的第二部分,顾院长打断了他,直接说:“行了,后面的就不用再介绍了。”——李勋哲心里咯噔一下,想他们都没有兴趣继续听了,看来是完蛋了——顾院长接着说:“我们直接问你几个问题吧。你在本科期间学习过哪些能源技术方面的课程?”

我对煤气化技术算是比较熟悉。我本科的学校的‘洁净煤煤技术研究所’在全国都还是非常著名的,我本科的毕业实习是在一个煤气化厂里,毕业论文也是做关于煤气化方面的研究。”

“你本科学校有一位老师叫于遵宏的,你知道吗?”

“于老师的团队开发出的多喷嘴煤气化技术在国内外都享有一定的知名度。他曾经给我上过《煤化工工艺学》的课程。”

顾院长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把头转向旁边另外一位老师:“朱老师,你看看想问点什么?”

“你对各种新能源技术熟悉吗?比如说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这些东西。将来如果让你上这方面的课程,你觉得自己行不行?”

“相关方面的书籍我也都看过一些吧。不过也都只是看过一些书,了解个大概。给本科生上相关方面的课程的话,好好准备下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吧。”

顾院长说:“是这样子。我们学校想要成立一个能源化工专业,培养本科生关于传统能源和新能源方面的知识技能。但是目前学院非常缺相关专业背景的老师。你虽然博士期间做的东西偏基础研究了,但是你本科也是有相关背景,所以学校还是非常希望你能够过来。不过基本程序还是要走一下。请您先出去一下,等候我们老师商量打分投票再通知你。”

李勋哲又回到办公室去和郑超、夏思源一干人在面试的会议室等候。过了一会儿,他们又被叫进了会议室,顾院长说:“经过我们的讨论,大家觉得你们还是不错的,我们决定录用你们了。当然,这是学校的态度,大家都是双向选择,你们自己也再好好考虑。总体上,学校是欢迎你们都过来参加工作的。”——李勋哲他们忙不迭地说“谢谢”。——顾院长问:“你们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趁着现在人事处的老师以及教研室主任都在,你们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就问吧。”

郑超问:“学校给的的安家费是怎么发放的呢?”

顾院长转过头对着旁边的一个女老师说:“冯老师,你向他们介绍一下安家费的发放政策吧。”

是这样的,我们的安家费是分三次发放。一来学校的时候,就先发放安家费的百分之四十。剩下的百分之六十需要通过学校制定的考核才能拿到。具体来说,在来学校的前三年如果发表了三篇SCI文章,其中有一篇二区以上,或者申请到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那么就发剩下的安家费中的一半。在来学校六年的时间内如果能够发表六篇SCI论文,而且其中有两篇二区以上的文章,或者申请到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又或者发表三篇以上SCI文章以及申请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那么就把剩下的安家费全部发放完毕。”

李勋哲一听,感觉剩下的安家费并不好拿。他又问:“我来学校之后需要上哪些课程呢?”

系主任朱老师说:“你来的话,主要负责煤化工工艺学方面的专业课程。”

旁边的庞院长摆摆手,说:“学校现在制定了新的政策,新进的博士前三年都不安排课程。”——“啊?为什么?”——顾院长继续补充道:“是这样子的。高校引进博士不给安排课程,这其实是学校领导们对新引进的博士的一种保护方式。博士毕业生正是思维活跃、精力充沛的时候。让他们能够继续全心全意地去做科研而不被教学任务分心,多出点成果出来,发些好论文,既可以提高了学校的知名度,又帮助博士们有了自己的名气。这是一个双赢的策略。”

系主任朱老师接着说:“是啊,如果你一进去就开始给学生上课,你即使只带一门课,光是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安排考试之类的杂事就会占去你很多的时间。时间被分散了,你哪儿还有精力去好好做科研啊。要知道,在高校里,老师给学生上一节课也就挣几十块钱,而发一篇论文就能挣上万块钱呢!而且你发表的论文完全就是属于你个人的,这些对以后评职称都是非常重要的。文章是一个大学老师的硬通货啊!”

顾院长接着说:“直接跟你们说吧。学校招你们博士进来,就是为了来多申请项目,多发表文章提高学校的科研水平的。如果是单纯为了教学,直接招聘些硕士过来也能胜任对本科生的教学。”

朱老师把头转向顾院长,说:“其实给本科生上课根本用不到博士。你看学院去年引进来的那个马博士,上课水平那叫一个稀烂。不过说来怪就怪了,他搞文章倒是很有一套。”

顾院长点头表示赞同:“嗯,搞文章也是一门手艺活。”停了一下,他接着问道:“你们还有哪些方面需要了解的吗?”——然后他转向人事处的那位女老师,说:“冯老师,你介绍下我们学校的科研奖励方面的一些政策吧。这些高学历人才们还是很需要金钱来刺激的。”

人事处的冯老师眉飞色舞地说道:“来我们学校发表一篇一区论文奖励四万,一篇二区论文奖励两万,一篇三区论文奖励一万。你发一篇二区论文的科研奖励就抵得上一个老师几百个课时的课时费了。你一年发上几篇论文,挣得奖金就比基本工资高多了!”

对于科研奖励,李勋哲却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他问道:“不考虑做项目和做科研,我就纯上课的话一年大概会有多少钱的收入呢?”

光工资那钱可就非常少了!基本工资每个月2000块,这个是全国统一的。另外还有绩效工资,每个月打到你工资卡里的岗位绩效工资是2500块左右的样子。年底还会有其他的绩效奖金,一年大致可以有八九万块钱左右的样子。”

旁边另外一位大腹便便的老师吐了一口烟雾,打岔道:“在大学里面不能靠基本工资过生活的。如果光靠基本工资,那就完蛋了。我在外边做项目拿的钱远远高过基本工资的不知道多少倍。”李勋哲暗想:“如果一个社会里面所有的人都想着赚外快,那么这个社会还有人会尽心尽力地完成本职工作吗?也许,灰色收入的存在就是社会诚信缺失的根源。”不过他只点头假装赞同。

顾院长也说:“刚开始几年可能会比较辛苦,不过等你混出了名堂,手头上有自己的项目的时候,基本工资只是你收入里面的很少一部分了。”

因为安家费以及评职称等方面学校都有提到对科研(文章和项目)的要求,李勋哲就提出了去学院的实验室参观一下。系主任朱老师带着他们去参观了几个实验室。诺大的实验室里稀稀拉拉摆放着马弗炉、电子天平、气相色谱、发酵罐、灭菌锅、干燥机等仪器设备,给人的感觉就是冷清、陈旧、粗糙、杂乱、空旷。朱老师说:“现在学校的科研条件还是稍微简陋了些。所以需要你们这些高端人才过来以后把这些平台都搭建起来。还是可以有一番作为的。”

李勋哲听朱老师把自己唤作“高端人才”,虽然感觉有点不习惯,却还是相当受用。正如钱钟书所说:“就是条微生虫,也沾沾自喜,希望有人搁它在显微镜下放大了看。”但是,他感觉,如果自己来这边工作,前几年肯定是得马不停蹄地无止境地搞科研,和做博士后的唯一区别就是有稳定的编制。当然,自己也不排斥科研,因为做科研也算是自己唯一的生存技能了。还是等可妍做决定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8457-901034.html

上一篇:门卫的Iphone6 Plus
下一篇:博士生之“中医与转基因”

56 柳海涛 李明坤 胡九龙 王泽圣 张腾 张铁峰 张江敏 李伟钢 黄永义 刘立 陈一良 刘俊华 史红全 高建国 林中鹿 魏武 叶爱中 谢长花 高仰明 王振鹏 马忠军 杨思洛 赵锐 邢佑强 蔡小宁 吴国清 李卓亭 王凯 余浩 金大超 黄仁勇 洪佩龙 赵美娣 蒋敏强 吴称玉 王红兵 徐晓 苏光松 赵保明 梁庆华 金怀平 汪晓军 张启峰 陈齐风 王伟 kexuegzz yunmu ychengwei m82a1 wou peosim GUOLX chengyuj xuexiyanjiu llliu tangyichoudouf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5 13: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