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n201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n2010

博文

青椒之监考风波 精选

已有 7003 次阅读 2016-9-11 22:26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style, 奖学金, 监考老师, 考试成绩, 考试作弊

很快又要到考试周了。有学生向学校校长信箱写信,反应学校老师们监考不严,作弊成风。“监考老师让学生把手机关机,学生就会乖乖地关机吗?哪个考场没有组建作弊群?这样的考试成绩有什么意义?老师们这样放任学生作弊,对那些努力学习一个学期的学生公平吗?有的人平时不努力,就靠考试作弊却拿到了奖学金,有的人努力学习一个学期,却因为考试时候不作弊导致成绩居然不如那些考试作弊的同学!希望学校能够在这次期末考试里严肃考试风气,做出改变!”

于是,学校教务处下文,今次的监考,各位监考教师务必要严肃考纪,如果有学生大规模作弊而监考老师不作为,将对监考老师认定为教学事故。于是,学生科杨科长在考试周前一天招集老师们,宣读了教务处关于严肃考纪的文件。“教务处要求,每次考试的时候,必须在黑板上写上这句话:‘重要提示:考试作弊者将不授予学士学位!’希望各位老师能够严格按照教务处的文件来操作。不过呢,至于监考严到什么个程度,大家自己把握哈。”

李勋哲对旁边马老师说:“考试作弊被抓就得不到学位证,那估计全校的学生都得不到学位证了。处罚太重了,所以老师们即使看到学生作弊了,也不敢把他抓起来交给教务处,否则一次监考就可以把很多学生的前程都毁了。”

“是啊,所以抓到作弊的,我最多也就是让他交卷出去就行了,不会真的把学生送到教务处的。”

“这种政策制定不太合理,老师们谁敢承担这样的责任?所以这政策也就是形同虚设罢了。”

周三上午9:00-11:00,李勋哲和另外一个女老师监考《物理化学》。李勋哲走进教室,学生都麻木地看着李勋哲。李勋哲板起脸,面无表情地在黑板上写下考试的科目,考试的时间,然后写上教务处要求必须写的那句话:“特别提示:考试作弊者将不授予学士学位!”

距离开始考试还有七分钟,女老师说道:“请同学们将与考试无关的资料交到第一排来。请同学们将手机关机,交到讲台上来。”

陆陆续续有学生把书包、复习资料、书之类的交上来,但是没有人交手机上来。

“请同学们把手机关机,交到第一排来。”李勋哲说道。有个女生把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揣到了裤兜里。“我再重复一遍:请把手机交到第一排,否则如果我发现了,就直接交卷!”然后李勋哲指着刚刚那个女生说:“你,把手机交上了!还有你!你!你也是!”

学生陆陆续续地、极不情愿地把手机交了上来。

试卷发下去不久,李勋哲就看到一个学生A总是把试卷的一角拿起来,看着桌子然后不停地写。李勋哲知道这个学生肯定是在抄压在试卷下面的小抄。李勋哲想,这才开始考试几分钟,就让他交卷实在不太好,算了,让他再坐一会儿吧,不要让他作弊太猖狂就行了。于是,李勋哲走到那个学生A座位不远的地方去看着。那个学生察觉了,用手紧紧把小抄压住,双眼紧张地看着试卷。

在这个学生旁边站了一会儿,李勋哲又看到另一个学生B老是把头低下去,往他自己的大腿上看。李勋哲估计这学生的腿上肯定有猫腻,就朝那个学生走去。

走过去,学生B又一本正经地看着试卷,有模有样地在草稿纸上写写算算。李勋哲回过头,又看到刚刚那个学生A又在抄。那个学生A抄了下,然后抬起头戒备地看着李勋哲。李勋哲也直视他。学生A若无其事地把视线移开,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李勋哲在教室里逛了一圈,看到有个学生C把自己的草稿纸推给另外一个学生D,那个学生D迅速地把草稿纸给拿了过去。

李勋哲走过去,把那张交换了的草稿纸拿起来,上面写满了答案。两个学生C和D不安地看着李勋哲。李勋哲想:算了吧,总不能让两个学生都交卷吧 !于是,李勋哲把那张写满答案的草稿纸拿走了,什么都没有说。

这个时候,李勋哲又看到那个学生A在盯着试卷下面的东西飞快地抄。也已经开始考试四十多分钟了,李勋哲有点受不了这学生了,直接走到他面前,把他的试卷拿起来,只见试卷下面压着一打四四方方的纸条,上面都密密麻麻是缩印了的答案。“你交卷走吧!”

李勋冷冷地说。学生A气冲冲地站起来,用脚一脚踢开凳子,拿着笔和学生证走了。

李勋哲走到讲台上去,有十多个学生都抬起头,警戒地看李勋哲,然后埋下头假装认真地做题目。

过了一会儿,李勋哲又看到之前那个学生B在埋头认真地盯着他自己的大腿看。李勋哲轻轻走下讲台,从另一排过道走下去,远远地看到,原来那个学生把手机放在他的腿下。这些学生作弊的手段倒是千奇百怪!李勋哲走到学生B桌子旁边,说:“你交卷吧!”

“嗯?我怎么了?我没有作弊!”学生振振有词地说。

“你别再装无辜了。是不是非要我把你记为作弊?”

那学生知道自己也没法抵赖了,只好站起来,拿起凳子上压在腿下的手机,悻悻地走了。

《物理化学》监考完了,李勋哲回到办公室,对面的马老师走进来,说:“你知道吗,学生在学校的贴吧里面骂你呢?”

李勋哲被问得一头雾水:“骂我什么?”

“你看这个帖子: ‘今天早上考《物理化学》的时候,有一个穿蓝色衬衫的傻逼老师,一直在我旁边走来走去。老子还没吵抄到几个题,他就跟饿狗看到了肉包子似的,激动得扑上来抓起老子的试卷让老子交卷。交你麻痹哦!’这不是说的就是你嘛!”

帖子下面还有各种回复:“这些年轻老师就是爱装逼。脑子有病。”

“今天我早上遇到的两个监考老师,就好像不抓几个作弊的就会死爹一样。”

……

各种不堪入目的话语,李勋哲看得怒火直冒。“这种垃圾学生!老子真后悔当时对他们太宽容了。这素质也是大学生?”

“你这算什么,只是在网上骂你而已。听说今天早上监考的时候,有个学生作弊被监考老师看到了。监考老师让那学生交卷,结果那学生把试卷撕了砸在监考老师的脸上,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我操,还有这么嚣张的学生。真不敢想象,这样的学生也可以拿到大学毕业证和学位证进入社会。这样的学生简直可以直接开除了。”

“开除?听说那个学生家里有关系的。最后肯定是不了了之的。”

李勋哲还在愤愤不平,薛梓继续说:“其实吧,教务处说这次要严肃考场纪律,我们普通监考老师呢,没有必要把教务处的话看得那么认真。何必把自己与学生的关系搞得那么对立呢?他们要抄就让他抄呗,只要不是太过分,我就假装看不到。学生作弊,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他还会感激你呢!如果你非要死死盯着他,小心他报复你!”

“但是,我们老师这样放任学生作弊的话,打击了认真学习的同学的学习热情,最终学校的学习风气就更差了,学生上课的时候就更不会去听了。他们会想,反正听不听都一样,最后期末考试都是靠作弊。”

你操那么多心干嘛?你只是一个处于最底层的一线教师而已。你该考虑的是保住自己的饭碗,学校的发展还用不到你操心呢。”

“这个学校简直就是个卖文凭的地方啊。上课的时候百分之八十的人根本不听讲,考试的时候百分之九十的人靠作弊。这样下去,这学校会不会将来有一天直接叫学生交钱,然后把文凭卖给他?这样的学生怎么去服务社会?怎么去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你不能用你自己的那个标准来要求学生。就算有的学生成绩不怎么样,但是他也有他优秀的地方。比如说,某个学生可能上课不认真,成绩很差,但是他很有领导能力,或者吉他弹得很好。他只是不喜欢学习那些课程而已。”

李勋哲还是对薛梓的观点很不赞同:“我们大学老师,有责任去维持大学里最基本的公平。我们虽然没有很大的权利,但是我们至少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让那些努力了的同学得到相应的回报,让那些不认真学习的学生得到相应的惩罚。这是对学校里那微薄的正气的维护,如果我们都不去保护那些努力学习的同学,连大学里最基本的公平都不能维持了,那会极大地伤害那些认真学习的同学的热情,最终打击这个学校里原本就已经很微弱的一点正义。”薛梓刚想插嘴,李勋哲继续辩论道:“而且,如果我们都对学生放水,培养出的学生不合格。这样的学生进入社会又怎么为社会创造价值!太多不合格的大学生毕业了,就会把学校的招牌给砸了。不合格的大学生流入社会各行各业,肯定也会对社会的发展带来危害。所以,严肃监考,是对优秀学生的保护,是对学校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

薛梓道没有李勋哲那么激动,他只是淡淡地说:“学生不认真学习,不代表他就不能够为社会服务。这个社会上的许多工作岗位并不需要有多少技能。其实这个社会上许多职位,谁来做都是可以。那些在大学里不学习的人将来同样可以在许多岗位上做得很好,取得成功,为社会服务。”

李勋哲争得亢奋起来,扯着嗓门说:“确实,社会上有许多工作并不需要什么技术或者什么智商。但是我觉得应该我们的社会应该保证那些在大学里努力学习的学生在选择更好的工作时具有优先权。现在的制度下,在就业的时候,所有的学生又都站在同一线上,家庭、背景、关系反而成为最重要的。那些努力学习的人并没有为自己赢得任何优势。我们的社会没有保证这种最基本的公平。这也许就是如今大学教育如此没有地位的原因吧!”

“不和你争这个了。总之,我能给的建议就是,不要和学生搞得太对立,出了事没有人会帮你扛的。反正分数也不值钱,何不做个人情送给学生呢?让他们作弊去吧!你别总想着自己有什么责任,作为一个普通一线老师,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到时候如果和学生把矛盾激化了,学校领导们肯定又是牺牲一线老师。这样的事情在这里我见的多了。陆子潇的就是个例子。陆子潇的事情你听说了没?”

“没有。什么事?”

“那天隔壁的陆子潇监考的时候看到一个学生裤子兜里手机,让学生把手机交出来,结果学生不考试了,跑到校长那边去告状,说陆子潇搜他的身,侮辱他的人格。陆子潇被教务处叫过去教育了一通呢。”

“天!在这个学生是爷爷的大学里,这监考都成了个危险的事。还有十四场监考啊!想着就累。以后要让杨科长给我少安排点监考。在这个学校,越来越没有归属感了。”

“对了,那天学校不是让你们这些住在学校周转房里的老师们去开会吗?讲了些啥?”

“就是那个关于教师周转房开始收房租的事情嘛!那个什么王校长说经过学校的校长办公会决定,每户收房租800块。水电费另外交。”

“我靠,八百块钱!学校是穷疯了吧。还想着吸一线老师的血。”

“当时有老师就闹,说学校提供的周转房条件那么差,不到40平米却要收800块钱,太不合理。比周边房租的市场价高出了快两倍。王校长说这收费的金额是校长办公会定的,没有商量的余地。那个老师就说,校长办公会做决定都是用屁股做吗?在这种城乡结合部40平米的教师宿舍居然收费800块钱。反正闹了一阵,我估计没有什么用。”

“这学校的领导也是够失败的,学生和老师都对学校没有认可感和归属感。学生都在学校贴吧里谩骂学校呢。”

“呵呵,来这边教了一年书,不要说成就感,连存在感都没有了。”

“不说这些啦。监考完去桂林玩几天吧。不要把工作看得太重。我看你怨气重的很。我感觉啊,还是赶紧申请点项目,发点文章才是当务之急。合同期满之后,跳槽也有资本啊!”

“哎,我去年来这边的时候,以为自己就会在这里干一辈子干到退休呢。可是你这么一说,我真觉得也也该为将来做打算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8457-1002371.html

上一篇:青椒之“最后一课”
下一篇:该不该让不合格的学生挂科

18 孟佳 王从彦 尤明庆 雷宁 史晓雷 张卫 黄永义 赵鹏 蒋敏强 赵美娣 罗春元 葛素红 刘建兴 李盛庆 khzh xchen biofans dialecti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16: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