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光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yj

博文

我的高考(1) 精选

已有 5746 次阅读 2018-6-7 14:49 |个人分类:回首往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高考

 

又是一年高考时。

对于每一个参加过高考的人来说,高考绝对是人生中一件难忘的大事。现在的高考,不仅日期提前到了六月份,而且社会各界高度关心,提供各种爱心服务,考点安装空调,周边禁止产生各种噪音等等,一切为了考生,显得非常人性化。三十年前的1988年我参加高考时还是在酷热的七月份,晚上闷热难当、蚊子叮咬让人无法入睡,紧张导致的肠胃紊乱使我疲劳至极,冒雨水赶赴考场浑身淋透,考点外面搅拌机轰隆轰隆声不断让人无法集中注意力,这一切都是现在的考生无法想象的。

高中时有记日记或周记的习惯,在考完试后的第二天,我开始写《高考纪事》,断断续续写了六天,在日记本上共记了三十多页,一万四千余字。因为高考刚刚过去,印象深刻,所以记下了不少细节。现在进行了整理,回忆一下三十年前我的高考经历。

复件 微信图片_20180606161404.jpg

1988年我参加高考。像往年一样,高考日期安排在779日。

黑色的七月份到了,高一、高二期终考完试放了假,校园顿时寂静了不少。学校决定高三停课,让同学们自由复习。一时间,满校园都是捧着书本读书的学生,连马路边上也一簇一伙的。我也去了校前院几趟,不过大多数时间还是待在教室里的。

眼瞅着时间越来越紧迫了,可是我却一点儿也集中不起精力来学习了,大多数同学也是如此。晚上熄灯后,到街上看打台球也是一种享受,有的还要喝上一杯啤酒。

随着酷暑来临,蚊子也逐渐多了起来。晚上一回到宿舍,嗡嗡声马上就会灌满耳朵,甚至能感觉到饥饿至极的蚊子不断向身上撞过来。刚一躺下,蚊子们便迫不及待地围拢了过来,展开凌厉的攻势。同学们惶惶招架,左右开弓,打得身上啪啪作响,也奈何这小虫不得。我只得抓过床单往身上裹紧,怎奈床单太窄,捉襟见肘,很难顾及每个部位。即使这样,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马上掀掉了,因为实在是太热了,光着身子尚且汗水涔涔,更何况裹着不透风的床单,被汗水浸湿的床单紧紧贴在身上,要多难受有多难受,还不如让蚊子咬得睡不着。天气太热了,一热就想喝水,一喝水就会出汗,这样的天气让人既渴得难受,又热得心烦。于是,同学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搬到别处去了,家近的干脆回家睡。有时老师也让同学打药,又点上蚊香,可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扬汤止沸,对那些数量众多、因饥饿而变得勇猛异常的蚊子作用不大。下雨积的雨水和同学们泼的水使得我们宿舍前不是一片汪洋,就是一片泥泞的沼泽。尤其是西南角楼西墙和围墙之间有一隐蔽的夹过道,是同学们的就近方便处,屎尿落落大满,所孽生的蚊子充盈其间,不可计其数。这地方离我们宿舍最近,当然大部分蚊子窜到我班宿舍去了。我们是上下两层的铁架床,两张并排在一起,一层挤三个人。我的周围都是蚊帐,这样附近几个人平均分配的蚊子全让给我了。

一天晚上,好容易睡着了,忽然全宿舍喊声震动,许多人抱着被子跳窗仓皇而逃。起初我还以为是地震,待爬起来一看,却见浓烟滚滚,红光闪闪,原来是起火了。白色的浓烟充斥眼前,我猜测前面的屋顶开始往下塌了,但看到许多人还未动,所以也没多么紧张。在一片紧急的催促声中,灯泡被拧上了,大家也都镇定下来了。原来是点蚊香不小心,引着了两床被。虽然没出什么大事故,但在高考前出现这样的事也多少影响心情的。对于火灾,我们青州二中曾有个 4.17”事件,几个月前学校还特地进行了一周年纪念活动。我从扔在门口的被子上跳出去的时候,上面还有红红的余烬,冒着浓浓的白烟。同学们打来几桶水,浇灭了火,还有的同学直接在上面撒尿。经王延青、刘永军两位同学同意,那两条烧毁的被子被拖进了那“简易厕所”。同学们开始相互讲发生经过,宿舍里一片嚷嚷之声,很难入睡了。第二天吃饭时同学们仍在谈论,在教室则只能小声交流,以防被老师知道。这样的火灾事故在高考期间也发生了一次,不过发现得早,不严重。

时间在一天天流逝着,我却觉得太慢了,恨不能马上就到7号,尽快结束这难熬的苦日子。可真临近了7号,才忽然感觉时间已不多了,而各门功课还都未复习,原先脑子中制定的一个个计划还未实施就付诸东流了。

75号下午开始拾掇东西,因为教室76号要安排为考场。我把课桌上、桌洞里长久未动的书、讲义统统翻了出来,抱了两大抱回了宿舍。宿舍里、教室里顿时乱了起来,各人的床上都堆满了书。班主任特别嘱咐值日生要打扫好教室,当天是星期二,正好轮到我和另一位同学值日打扫。我到宿舍里先吃了一片西瓜,然后拿笤帚去教室打扫卫生。来到教室,曹元栋、脱秋菊、崔忠英也帮着我们扫。热得出了一身汗,纸也扫了一大堆,曹元栋用扫帚向外运了出去。当我用扫帚扫教室外面时,钟也来帮着扫。干完之后,我和曹元栋到操场凉快了一会儿,回到宿舍,他给了我两把杏。

5号中午便得知晚上要看电视,听招办的负责人讲此次高考的问题。晚上,天还很明,同学们陆续来了,异常闷热。有一部分同学到别处去看了,有一部分回家去了,这样人才少了一些。教务处的人开始调电视,调了很长时间也没调好。到1945分开讲了,还是不很清楚,就这样勉勉强强地凑合看了15分钟。据招办负责人讲,今年高考标准化答案纸有两种,一种是16开的,涂椭圆圈,英语用;一种是32开的,涂横线,物理、化学、政治、地理、历史用。除英语、物理分AB卷外,其他都只一种。一律都用2B铅笔涂,怎样涂,他给我们做了示范,第一个答案是A,第二个是C。最后他预祝我们考好。

由于教室里倒空了,有同学晚上便在教室里打乒乓球。我出去到街上溜达了一趟,回来在门洞里碰见刘金娟好像是要出去。我到教室一看同学们乒乓球打得还很激烈,就又出去了。到街上和李孟春看打了几桌台球后,又回到教室,刘已回来在那儿学习了。我借来锁,砸开了下午曹元栋给我的杏的杏核,是甜杏仁。

6号早晨来到教室,班主任让我和张在兴领着扫地。上午,来到楼前复习了第五册语文及第四册的语体文部分。下午睡觉起来后又复习了一下课本。待到四点多钟,曹元栋、杨军、冯刚年和我一起去实验小学看考场。一路上太阳依然很晒,我只好靠南边走阴凉处。

到了实验小学校门前,看到大红纸贴了好几张,可没有准考证号数,只得上楼去找。一打听,才知我们班的考场在三楼。上到三楼,往西找,在最西头找到了第46考场,门口贴着准考证号072140551072140575号。屋内有一女老师正在整理考场,贴考号,这就是后来给我们考场监考的两位老师中的的一位。我和曹元栋进去看了一下,朝西看黑板,我们俩座号都在南边的窗子边上,我在第二排,他在第四排,中间还夹着个573号。按刘振东校长讲的考场安排,原来我估计可能在倒数第二排,那样的话,角度还算可以。现在却是正数第二排了。那女老师接着就把我们赶了出来。

在三楼走廊上,扶着栏杆向下一望,对于很少爬过楼的我来说竟觉得有些高。看了考场安排情况,我对曹元栋说:“现在和我考高中时情况太相似了。在八年级上学期末考试时,我在班里是第八名,现在也是第八名;到毕业考试时进到第五名,这次统考我也是第五;中考时我在第二排,现在同样是第二排;我那时是全校第10号考生,现在同样是咱们二中的第10号考生(理科从072140566号开始)。考高中时,我在吴井联中考了个第三,但愿这次也同样。”

回学校后,曹元栋在报纸栏那儿住下了,开始看报纸。我刚要回宿舍,听到有人叫了我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化学老师张中温。

他问我看到刘明章没有,我说:“在我们看考场回来的时候,他才去,现在他可能还在那儿。”

“你们在哪儿考?”

“在实验小学。”

“都在哪儿吗?”

“我们班大部分在那儿,体育生在东方红联中,复习生在本校,二班也有一部分在那儿。”

“你看到曹元栋吗?”

“他在那儿看报纸。”我一指报纸栏那儿。

一会儿,我拿着书从宿舍里出来,看到张中温老师正和曹元栋说话,我也来到跟前。张老师说今年化学可能只有A卷,并且答案是多选的。

我问:“那计算机怎么看卷?”

他说:“可以再设计程序嘛。”

他给了曹元栋两张纸,然后嘱咐了几句。曹元栋问他在哪里监场,他神秘地一笑:“现在还保密。”

楼前的梧桐树上已经扯上了电线,拧上了灯泡,准备夜幕降临时,好让同学们在灯下学习。

站在楼前的石头台阶上,我问曹元栋,老师要他干什么,他说吃饭后要通知某些人到生化组办公室去,说着,把纸递了过来。我接过来一看,这正是化学老师圈定的所谓 “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名单,他经常爱这么干。

吃过晚饭后,我们有关同学来到了生化组办公室,化学老师领着他溺爱的小女儿也到了。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上面被吊扇吹着,确实挺舒服。

张老师问我们昨晚看电视了没有以及有什么变动。我们觉得没什么可讲的,只简单说了几句。老师又重复了估计今年的化学试题情况,要我们一定要审好题,看清说明,告诉我们不会太难了,最后说:“就靠你们这些了。”我们相互看了看,都不好意思地笑了。

从生化组办公室出来后,别人都上街去了。我去伙房打了桶热水,又打了桶凉水,和刘恩一起开始冲澡。我先洗头,由于水桶漏水,等洗完头时,水已漏了一大片了。

不久,孟庆飞也到了,我们三个谈了很长、很多,直到傍黑的时候,孟庆飞割开了一个西瓜,一人一块,分吃了,可惜瓤是白色的,不甜。

我们继续在外面谈了一会儿,我回宿舍放毛巾时,看到有个人影从东面的窗上跳了下去,我赶紧告诉了李孟春,他也跟着跳了出去,可已晚了。

天黑后,蚊子又疯狂地咬人了。我拿了第四册语文课本来到楼前,一看不行,就进了生化组办公室。因为喝了不少水,出了不少汗,被吊扇一吹,凉爽爽的。

晚上十点时,回到宿舍,大部分人已经睡下了,几个还在外面冲澡。这时听到陈守学叫张在兴走,知道他们搬到大宿舍去了。

来到床前,里面无动静,我以为钟已经睡着了。摸索着拾掇好床铺,又找到昨晚没着完的很小的一块蚊香。找着李孟春,用三根火柴点着了,小心地插在了瓶子嘴上,放到床前。一会儿,钟回来了,我这才发现他的蚊帐里刚才是空的。

天闷热异常,实在不敢盖着床单,呛人的蚊香烟似乎对蚊子也不管用了。外面,有人仍在哗哗地冲澡,在这表面上非常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

不多时,班主任拿着手电筒来了,到处照了一番,又拿着喷雾器四处喷了药,走了。

我不安地望着那蚊香,它着得太快了,才这么些时候,已经着了超过一半了。我努力地想使大脑疲劳,可一切都没用。其实我并没有多么兴奋,要在平常,可能早就入睡了,可现在由于太注意能不能入睡,反而不能入睡了。脑子中幻想着,要是不知不觉中入睡,等到一觉醒来,已是大天明亮,那时伸一个懒腰,精神饱满地上考场,那该多么快意啊!越这么想,头脑却越清醒。后来,刚一迷糊,忽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动,我赶紧睁眼一瞧:坏了!那蚊香已着完,掉进瓶里了!我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心想,这下可坏了。看看四周,别的同学都没动静了,上铺孟凡德也不翻身弄得床咯吱咯吱的响了,南面只有刘恩还在翻身。我又想:Y怎么还没回来?我知道他向来擅长夜战,常半夜就把人弄醒。我想他可能不知到哪儿睡去了,肯定不回来了。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仿佛化学老师在嘱咐我们,要我们等着做什么。这时全身烦躁起来,脑子猛地清醒过来,蚊子的嗡嗡之声灌满耳朵,身上也痒了起来,只好又去打蚊子。这下脑子分外地清醒了,我心里知道不好了。稍停了一下,安定下情绪来,裹紧床单。不大时,又热得受不了了,只得再扯下来,透透气。就这样,裹上,扯下,反复几次。最后决定钻进钟的蚊帐里去。刚进去不多时,钟就醒来,把我推了出来。我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忍受着蚊子的叮咬。就这样,好不容易蚊子没大有了,天也就亮了。

一夜几乎没睡,我迎来了高考第一天。怎么去考试,我已经不敢想象了。



高考197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7219-1117848.html

上一篇:难忘最是炖茄子
下一篇:我的高考(2)

12 李俊 杨正瓴 冯大诚 贺玖成 黄永义 周浙昆 李学宽 李颖业 朱晓刚 吕洪波 戎可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4: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