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izhizh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uizhizhao

博文

也说说我所知道的农村 精选

已有 7590 次阅读 2016-2-13 12:02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微信圈里流传了一篇关于农村悲惨现状的文章,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目前中国普遍的现象,我的家也在农村,几乎所有的亲戚都在农村,说说我知道的农村吧。

    老家陕西兴平,属于关中平原,是农业生产比较好的地区。爷爷奶奶育有两子三女。现在二姑和父亲在城市生活,其它的伯父和两个姑姑都在农村。

    伯父今年88岁,伯母已经去世。伯父有五个儿子,都在农村。四个堂哥,一个堂弟都过着种地打工两不误的日子,常常农忙在地里,农闲在厂里。每家都是一人一部摩托,下地、打工代步。

     大堂哥有2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已经嫁人,生了两个儿子,一个读中学,一个读小学。她在西安开了一个灯具店,前几年生意不错,去年感觉生意不那么好,而且大儿子读中学,而没有西安户口,读书也是问题,所以准备春节后就搬回兴平。大堂哥两个儿子都考学出来了,大儿子已结婚也生了儿子,小孙子基本堂哥堂嫂在带。堂哥堂嫂年近60,目前除了种地,带小孙子,堂哥还常常帮人家盖房,据说一天工钱500元.

   二堂哥2个女儿,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都上了学外语的大专,也都自由恋爱嫁了农村人,目前都在做着小本生意。重新回到农村,二堂哥对此很不满意,然而却无可奈何。儿子高中辍学,如今在打工。

   三堂哥一子一女。儿子研究生毕业,留在城市;女儿已经结婚生子,因为找了个外地人,却没有随丈夫回夫家,反而常常待在娘家,让伯父很不爽。堂哥倒是还可以,尤其是堂嫂,有女儿,外孙子在身边,感觉更热闹一些。

  四堂哥两个儿子,一个考取了军校,一个考了一个大专,如今都还在读书。

  堂弟最小,大概因为最听母亲的话,所以最为坎坷。据说第一任、第二任妻子,都是因为伯母看人家不顺眼,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赶走了,搞到堂弟有几年时间都单身。后来经表妹介绍,找了一个同样离婚的不幸的女子。弟妹跟前夫生有一子一女,前夫做生意赚了些钱,就找了年轻漂亮的,不仅离婚,还连带女儿都赶走。经过前面两次不幸的婚姻,堂弟终于学会对母亲的话也不要全听,现在苦尽甘来,种地,打工,过着普通的日子。

  伯父跟堂弟过。2013年去看望他的时候,给他钱,他不要,他说现在什么都不缺,给钱也没有用处。看他的房间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营养品,据说都是孙子们孝敬的。饭菜合他的意就吃,不合的话就冲营养品。堂弟媳妇负责他的日常起居,屋子里干干净净,日子恬静。问堂弟日子怎样,他笑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呗。

   2013年回家的时候大姑还在,那年77岁,大姑父已去世多年(本来也大大姑十多岁)。大姑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表哥已于汶川地震那年去世(被垮塌的墙砸死的),他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女儿在兴平市里开了一家店,好像是做美容美甲的,生意不错,生了3个孩子,大的在上小学,小的还在幼儿园,在城里买了房,孩子都带在身边,家里买了汽车。我们那天去看姑姑,她开车送我们回市区。

   大姑姑的二儿子和三儿子、两个女儿也都在村里,同堂兄弟们一样,一边打工,一边种地。大表弟小表弟都有两个儿子,年纪尚小,还在读书。大表姐两个儿子,也基本都在打工维持生活,似乎也都过的还不错。

    大姑跟小儿子过。婆媳不和睦,大姑倒也看得开。13年去,刚好碰到大姑诊断出食道癌,问了医生,手术也不能延长寿命或者改善生活状况,况且当时大姑唯一感觉不舒服的是感觉嗓子有点问题。于是放弃了手术,保守治疗。大姑于确诊半年后去世。记得当时问过治疗费的问题,表弟说因为加入了新农合,像大姑这种病,自付30%,钱不是问题。

    三姑姑家离县城最近,当年城市扩容,她的一子两女都转为了城市户口。表弟和小表妹都是教师,大表妹到处打工(家附近)。三姑父于十多年前不到60岁的时候突发脑溢血,死在讲台上。姑姑一人种着地,也还做些零工,打发着日子。大表弟家两个女儿,一个已经上了大学,另一个还在读中学;大表妹家一个姑娘,已经读大三了,小表妹一个儿子读中学,二胎放开后又在孕育另一个。

     13年看完伯父后我去看了一下我自己的家。我的家在另外一条街道,曾经是村里的主街道,如今,原先住在这里的老人都去世了,后代都在新街道里建了新房子。所以比起伯父他们住的街道,这里冷清一些。我家因为已多年无人居住,门口的草已长满。从门口望去,不少已无人居住。老一辈的人故去后,下一辈的或者像我们,都搬进了城里,或者像伯父的子女们,都搬到新街区。

       说完父亲家里,再说说母亲这边。我有3个舅舅,2个姨在农村。大舅两子一女。大儿子考大学进城,小儿子在家乡。同我的堂弟一样,也因为有一个刁蛮的母亲而婚姻不顺,也因为对于婚姻的绝望而曾经试图自毁,他有拉面的手艺,曾做拉面师傅,收入也还不错。可惜,娶的第一个老婆,娘家总是找各种借口要钱,否则就不给女儿回婆家,加上婆媳关系恶劣,舅舅一怒之下,就叫他们离婚了;第二任有些神经不正常,婆媳关系依旧恶劣。大舅曾是村上最早的万元户,他和舅妈人勤快又多点子,最早在家里加工面条,种蘑菇,所以日子一直是我所有亲戚里最富的,可惜如今因为小儿子的婚姻,如今反而多些烦恼。女儿则有些让人唏嘘。当年舅舅生的第三胎其实是儿子,舅妈想要一个女儿,就拿儿子换了别人家的女儿。女儿聪明伶俐,却不肯读书,辍学后去深圳打工,结识了一个自称已离婚的男子,大概那个人有点钱吧。怎么发生的,家人并不是很清楚,为何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会跟一个二手男人(在我老家,这种事非常丢人,尤其是那个男人有可能还没有离婚),居然还跟这个人生了两个女儿。舅舅两口子非常生气,不管女儿如何求他,都坚决不认这个女儿,女儿找到自己的生母,生母也坚决不认,最后她只能把孩子交给外婆带,自己出去打工。如今如何,舅舅已不清楚。

    二舅舅入赘到了山区,这里与关中不同的是,人少,地较多。二舅舅也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跟舅舅姓,一个跟舅妈姓。跟舅舅姓的是大表弟,在农村,两口子买了一部车跑短途客运,生了一子,一女,儿子读大专,女儿还在读小学;小表弟上了大学,留在城里。除了粮食,舅舅舅妈种了很多果树,苹果,柿子,枣,猕猴桃,核桃等。目前舅舅舅妈主要干农活,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让他们非常劳累的季节。表弟两口子基本已经不怎么做农活了。

    三舅舅也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嫁给了邻村,家中三兄弟的老大,家族从事收生猪、杀猪、卖肉一条龙服务。表妹养了几十头猪,羊,结婚十多年后前两年才盖了房,外债也刚刚偿还完。大约她是我的亲戚里日子最艰难的,唯一不给老人钱还需要倒贴的-常常拿了舅舅的余粮去喂猪,却没有粮钱还回来。好在舅舅并不跟女儿计较,不知是不是传说中的因病致贫,表妹的婆婆虽说还不到60,据说每月要不少钱吃药,吃营养品,她不干农活也不做家务,但打麻将,不知道是不是老人嘴里说的懒病。大表妹有一个儿子,还在上小学。二表妹情况好的多,两口子多半时间在外地打工,一子一女上学后一直带着身边,小的时候则常常放在舅舅家。表弟也在外面打工,不同的是,表弟出来打工的时候就学了一门技术,也考了成人自考,拿了学历。据说这个技术还缺人才,他现在是技工,在上海郊县买了房,也有不少机会出国。舅舅在家里给他申请了宅地,盖了楼房,却一直都没有时间回来住。表弟一儿一女,都带着身边,大的读小学,小的刚刚上幼儿园。据说当年舅舅一直催表弟回来相亲,他不以为然,说“找媳妇很容易,你不用操心”。后来领回现在的老婆。据说丈母娘没看上我表弟,还找到舅舅家,结果表弟媳死活不跟她母亲走,所以他结婚时,是没给彩礼的。不过,丈母娘盖房,他给了五万。

    三舅舅常常带着外孙,跟舅妈两人种着家里的地,农闲也去城市里或者农村的集会里走走,找点零工,据说天气好,只要出去,总能挣到50,100的,他很知足,一年存几千元就很高兴了。

    大姨家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在离家较远的地区,打工或做生意,只有过年过节才回来。大姨夫已过世,大姨独自守着挺大的楼房,平时种地,做点小买卖,日子里似乎欠缺的是点人气。

     小姨家四个孩子,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当初为了生这个儿子,费了不少心机。如今,大女儿,三女儿都大学毕业留在外地工作,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二女儿读书少,大概是亲戚里唯一一个仅小学文化的人吧。当初小姨两口子不懂,听说戏校招学员,还包吃住,一心只想着减轻负担,就让孩子去了,结果正经上学仅一年,然后就是跟着老师到各种场合演出,当然,她们是没有收入的,挣的钱全部给老师。年纪很小就踏入声色犬马的场所,接触的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光怪陆离的社会,人情冷暖过早体会。如今回到故乡,结婚,生子,回到平凡世界,颇有些不习惯。小儿子是小姨的宝,小的时候小嘴贼乖,很讨父母喜欢,然而初中辍学,如今高兴的时候打工,不高兴了还问父母要钱,但是他父亲并不惯他这个坏毛病,所以就出去打工了。

   那天在我家的村头,碰见邻居家媳妇,刚好是我小学同学的嫂子。问其她村里人的情况,大部分人的生活都像我的堂兄弟们,日子忙碌,充实,不敢说富裕,却也舒心,吃穿不愁,有电视看,也可以偶尔下下馆子,日子在他们看来很好了。差的有那么几个,我的小学同学算一个。这个同学小的时候就调皮捣蛋,气的老师没有办法,如今近50了,依旧没有结婚,没有房子,但是据说他很会骗,所以女朋友不缺,儿子一群都是由不同的母亲抚养的,他是只管播种的。另外几个在乡下人眼中差的,也都是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所以才无家,无房。其中两个是家中独子,父母、姐姐们曾经竭力保护的,如今怎么帮都帮不过来。

  我的所有的堂兄弟、表兄弟都有自己的一处房子,好的可能几层楼,差的就是平房。也存在盖房借钱的事情,不过一般有几年时间就还清了。一般过的比较差的,都有喜欢玩麻将,懒惰的毛病,一心过日子的人日子都不会太差,毕竟如今的生活还是存在很多的机遇。母亲也说到有些人找不到对象,但是以理智的眼光看,这些没有责任心,不知道关心别人,只知道榨取女方的男性实在应该是自动淘汰的。曾经看过“荆棘鸟”,书中捎带描述了很多终身不婚的男人-穷并不想改变现状,打一天工吃一天饭的,他们就很有自知之明,不要祸害别人!我们民族的文化,却常常鼓励人的多样性,即使是人渣,也希望他留下一个娃,而不去管没人管的娃会有啥问题。

      我的下一辈中不少人来到城市,都是既没有背景也没有依靠的城市穷人,但是他们依靠自己的勤奋、都在努力实现自己小小的梦想。出来久的,都在所在城市拥有了自己的房子。

     不管是在农村还是在城市,生活总是需要付出代价,有劳动有收获是这个社会的法则,没有人能够一劳永逸的劳动几年积攒一世的财富。所以看到前文微信的作者说打了几年工,然后钱就因为什么花光了,有些不解。坐吃山空,何况财富还只是那么一丁点呢。

 我眼中的农村,没有那么颓废。我的族人,也只是关中大地上最普通的一群农民,善良,勤劳,乐观,守信,他们守着自己质朴的理想,一步步前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87563-955889.html

上一篇:人类停止了进化?
下一篇:也说说我所知道的农村

19 武夷山 冯大诚 叶建军 刘拴宝 姚伟 徐令予 王恪铭 张红光 陈敬朴 谢平 熊孝波 吕洪波 杨宁 韩玉芬 李颖业 刘立 biofans decipherer shen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23: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