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科学“叛徒”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qhuang 脚踏实地的土鳖,仰望星空的猴子

博文

与“邪”共网 精选

已有 9063 次阅读 2015-1-14 21:34 |个人分类:科人网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李小文, 科学网, 老邪

与“邪”共网


感谢小润对老邪“入木三分”的刻画

那天周末,超市中等待付款的队伍排成了一条条长龙,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登陆科学网,一条猝不及防的信息:李小文老师仙去!顿感手机屏幕模糊,努力低头不让周围人看见,心理骂着:老邪,您急啥?您最爱听的“爱的故事”,我还要讲一万一千零一夜呢!

在科学网,老邪以“邪”著称,在公众和媒体眼里,老邪却因“鞋”而闻名。我尝试着去寻找,这两个同音不同义“xie”的内在关联,终于发现写在老邪“周公四维”的答案,它是“任性”。

当纪念文章从四面八方涌出,有人不禁要问:如果老邪不是院士,还会这样吗?答案是肯定的:不会!但是,我可以更肯定地说,换成任何一位离去的院士,谁也不可能享受到老邪在科学网的礼遇,所谓得人心者才能得天下!

没当过院士,还没见过院士?在一切都被异化的当代,代表智力和良知的“院士”早已沦落为某种权力的代名词。见识过太多高坐神坛、指点江山的院士,突然来了一位不把院士当院士的院士,很自然,人们会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这个“怪物”。当发现“怪物”竟然把“院士高帽”像布鞋一样随意地套在光脚上,老顽童般地开博客店练摊,与三教九流煮酒谈科学、论天下,人们对他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老邪不懂“院士”的权力价值吗?非也!当很多人想方设法利用院士这个金字招牌谋私利时,老邪却与众不同地借助网络博客这个平台为人民服务。大到汶川地震、小到露宿街头的海归博士后孙爱武、“烈女”邓玉娇等,老邪都在第一时间伸出那双大爱之手,在精神、物质和道义上给予弱者和不幸者以最大支持。当获知张守印博士因“病毒门”事件而自杀,老邪在分析了前因后果后,发出了“科学界应该对张守印之死有个说法”的正义呐喊。而明面暗里、网内网外的“邪爱”受惠者,更是数不胜数。

这些天,翻了翻老邪和自己的博客,真没想到,我与老邪还有这么多网络世界的交集,试着把时空超越。

登陆科学网不久,有过一段艰难的日子,只因我在博客中公开质疑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而这在科学网竟然被认定为不可饶恕的“死罪”。除了被人以“民科”棒打追杀,科学网最初采取删博文以示警告,当我任性地再次伸手触摸那条高压红线,收到了“关博”的最后通牒。绝望中,我给老邪发出了“SOS”求救信号,虽然他并没有给我直接回复,但我能感觉到科学网不再那么“红色恐怖”,我知道,我终于也有一双隐形的翅膀。我想人们怀念老邪,在很大层面上,是因为他为草根阶层拥有平等话语权所做的不懈努力。

去年年初,在老邪不断“煽风点火”下,“挺爱”和“反爱”双方进行了一场相对论擂台赛,根据正反双方的辩论观点,老邪还做出了爱因斯坦时空是“周公四维”的论断。大约两个月前,老邪仍在牵挂“爱的故事”,希望我们能把“反爱大业”进行下去。

在我的很多娱乐性质的博文中,老邪经常被扮演成“男1号”,不管是正面还是反面角色,老邪表现出一贯的宽容大量。大家都知道,老邪一直对贝叶斯定理非常感兴趣,写过一系列幽默风趣的博文。受老邪博文的启迪,我写了篇《老邪、外国女郎与蕾丝内裤》,无巧不成书!博文上网当天,正值网络热炒“布鞋院士”,急忙给老邪留言:李老师,若不适合,望告知。老邪很快回复:小邪,你的玩笑我不在乎。但我正被烤在火上,随便说什么都会被人无限解读,我只能暂时闭嘴。祈谅!

从回复不难看出,老邪并不希望被媒体炒作,甚至害怕被娱记消费。

有人认为:一个堂堂院士开博客聊天,纯粹是无聊找乐!有这种想法的朋友,建议读一读老邪2009年的一篇佳作:《百家争鸣的机会,历史上不多》。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这样:再就是科学网给我们的这一个平台了。可以比较自由的争论。通过自由的争论,大家能讲清楚道理,增长知识,繁荣学术。如果科学网能办长久一点,我相信能出成果,能出人才的。上网两年多来碰撞过的青年才俊,自己说过的真心话,超过这一辈子上网以前的总和。所以我个人非常珍惜这样一个机会。我个人在争论中力求做到:只讲道理、不争输赢;对比自己年青、资历浅的争论对方,尽量不挤压别人自尊的空间。也许没做到?欢迎网友拍砖,老邪坚决改正,为科学网越办越好尽自己的义务。

老邪绝不是来科学网休闲娱乐,他是有“野心”的!与我的感觉一致,老邪是想借这个平台建立一个百家争鸣的桃花岛、一个自由思想的科学王国,希望这里能汇聚“中国最强大脑”,产生真正属于中国的原始创新思想,来回答“钱学森之问”。现在不难理解,为什么老邪要反复强调:科学网肩负着记录历史的重任!为实现“科学王国”的宏伟蓝图,老邪费尽心机地去激活科学网的每个脑细胞,通过装傻:请教?请问?鼓励不同教育、不同专业背景的博友进行直接碰撞、促进多学科交叉,诱发创新灵感的火花。

再次拜读老邪的绝笔《【地图之问】答田青博主》,意外发现老邪对田青博主的一条回复(14楼):恐有“抛砖引玉”之意,实无“引蛇出洞”之心。田女侠垂鉴。这个回复的时间是2015-1-8 09:42(距离老邪远行仅两天之隔),老邪在科学网的最后回复,也无意中暴露了老邪来科学网的真实目的:抛砖引玉!但我相信,老邪7年来多抛出的1878块“砖头”,已凝聚成一座由老邪科学思想和人文精神构成的金矿。

如今,岛主已驾光星游,岛上的一切只能通过星际遥感,还能等到那桃花盛开的时候?对此,我不无担忧。抬头看,中国科学的天空仍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雾霾,老邪的断然离去,是否因无法再忍受雾霾的折磨?

科学网不过是我们人生的一个小小驿站,在这个物质富足、精神却严重匮乏的时代,我们庆幸能与“邪”共网,并或多或少沾上一点“邪气”,如果一定让我对这“邪气”进行诠释,那就是,任性的知识分子风骨。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80705-859481.html

上一篇:送博友老邪
下一篇:绿车皮的记忆,巧遇王英俊与张美丽

123 武夷山 袁贤讯 庄世宇 陈楷翰 李轻舟 罗教明 禹荣明 戴德昌 蔡庆华 黎安勇 王春艳 李学宽 李伟钢 吕喆 赵美娣 罗德海 魏东平 马德义 徐晓 肖重发 杨正瓴 陈安 程娟 田青 刘波 水迎波 蒋永华 刘苏峡 李宁 王善勇 余昕 李永丹 王洪吉 戎可 陈小润 吴飞鹏 陈国文 刘艳红 马建敏 贾伟 田云川 柏舟 陆俊茜 王德华 逄焕东 马红孺 许宁 王荣林 李志俊 印大中 毕重增 李亚平 苗元华 郭宪光 翟自洋 周明 冯新 赵帅飞 刘全慧 黄仁勇 刘立 张强 马英 王锟 张骥 曾泳春 张鹏举 陈锡云 张忆文 王勇 毕海胜 蔡小宁 蔣勁松 林中鹿 罗帆 周少祥 王世喜 徐剑 褚昭明 汪晓军 李健 唐小卿 邢志忠 黄彬彬 李土荣 廖晓琳 周可真 魏武 陈筝 李宇斌 王伟 刘拴宝 ncepuztf wangqinling ddx7171 zhoutong chemphile ruby1990 Majorite 者仁王 zhangshuying11 ybyb3929 watercold bridgeneer seaocean anran123 fei763 fishman936 N2N2 scripus qzw jlx1969 chaijf biofans dollge zsc5 xiaxiaoxue86 happylittlejoe ddsers zhucele fumingxu retiree sisu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14: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