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科学“叛徒”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qhuang 脚踏实地的土鳖,仰望星空的猴子

博文

铁基超导,中国离Nobel奖有多远? 精选

已有 16104 次阅读 2013-9-28 14:38 |个人分类:科人网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铁基超导,,诺贝尔奖| 诺贝尔奖, 铁基超导

铁基超导,中国离Nobel奖有多远?


前天,龚明博主写了一篇博文【铁基超导可能是中国离Nobel奖最近的一次】,他认为汤森·路透预测日本物理学家Hideo Hosono因为在铁基超导上的贡献而可能独获2013年诺贝尔奖,这有失公允,陈仙辉也应该在列其中。

龚博主为陈仙辉抱不平,说明他根本不了解铁基超导的发现历史。作为一名铁基超导发现历史的见证者,我对那篇博文的评论:太不靠谱了!下面将论述本博的观点。

谁首先发现了铁基超导体?

1、2006年,Hideo Hosono教授的团队首先发现铁基超导体,超导转变温度Tc=4K。

2、2008年2月,Hideo Hosono教授的团队发表了Tc=26K的铁基超导论文。

3、2008年2月,Hideo Hosono教授的团队又发现了Tc=43K的铁基超导体,请注意!此时论文已投Nature(毫无疑问,这项科学发现属于日本科学家)。

4、2008年3月,在美国APS March Meeting上,有人放出消息:铁基超导体的Tc可能达到50K左右。第一时间获此宝贵信息的中国学者(包括陈仙辉)迅速行动起来,二十年前铜基超导发现的那一幕再次出现,几乎是一夜之间,全国不少高校和研究所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炼铁基超导体运动,仅物理所就有多个小组临时“转行”烧铁基超导,arXiv记录了这疯狂的一幕:

5、2008年3月25日, 科大陈仙辉的团队发现了Tc=43K的铁基超导体(arXiv:0803.3603)。

6、2008年3月26日,物理所王楠林的团队发现了Tc=41K的铁基超导体(arXiv:0803.3790)(比陈仙辉晚1天)。

7、2008年3月29日,物理所赵忠贤的团队发现了Tc=52K的铁基超导体(arXiv:0803.4283)(比陈仙辉晚4天)。
。。。。。。

卫星一个接着一个放上天,电视台、媒体纷纷报道,新闻发布会一个接着一个,中国科学家真牛!中国物理学家引领铁基超导新潮流!

冷静想一想,我们的所谓创新是不是仍停留在大跃进大炼钢铁的水平?靠大量廉价的科研民工(研究生),靠他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献身精神,除了制造大量将来必定成为学术垃圾的SCI,或产生1-2位超导院士,还能有什么?或许将来的某一年,因为中国人的不懈努力最终把Hideo Hosono推上诺奖的宝座,我们是不是继续阿Q:中国科学家再次与诺奖擦肩?

了解了这段历史,您还会认为“铁基超导可能是中国离Nobel奖最近的一次”吗?您还会认为陈仙辉应该与Hideo Hosono分享Nobel奖吗?两者的贡献差距不是一丁点,是十万八千里,这不是妄自菲薄、是实事求是,人家Hideo Hosono那叫十年磨一剑的原始创新,我们那叫投机式的跟风炒菜(不夸张地说,食堂师傅都能玩的活)。

铁基热烧的2008年,每天都是十几篇相关论文出现在arXiv,随着铁基超导体的Tc被不断刷新,一些科学家的头脑开始发热,国内外都有人喊出:铁基超导材料可能实现室温超导(Tc>300K)!这其中就有陈仙辉教授。对于这样的论调,本博第一个跳出来浇冷水,根据自己独创的超导新理论,我在arXiv上发表了多篇文章论述铁基超导材料的Tc不可能超越60K这条红线,快6年了,虽然大量铁基超导材料被发现,它们的Tc都止步于60K这条红线(最高57K)。

吹牛吧!一定有人要说。我讲的一切arXiv都有历史记录(时间精确到秒),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权力。科学预言不是拍脑袋、摸水晶球,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所谓超导体,简单说就是在某一温度下(Tc)直流电阻突然消失的材料,没有电阻(这不是唯一判据),电流流经超导体时就不产生热损耗。如上面的示意图(a)【左图沿着电流方向、右图垂直于电流方向】,BCS理论认为要实现零电阻,电子必须两两配对,配对电子被一种叫“声子”的无形弹簧(可长可短)束缚在一起,虽然“配对电子”在材料中仍然无规地乱跑,他们理论证明电阻消失了,呵呵,诺奖就这样轻松到手了。

黄秀清认为电子配对的BCS理论是无稽之谈,电子配对只会增加电阻,不可能减小电阻,更不可能让电阻消失。进一步,黄秀清认为要实现超导,电子必须形成完整的3D实空间维格纳晶格,在垂直超导电流方向,最好能形成正三角点阵(相应的晶体能量最小、最稳定,超导转变温度最高),如上图(b)所示。根据电子晶格与超导材料晶格的匹配关系和它们的热稳定性,可以估计相关材料的最佳掺杂和最高超导转变温度等重要物理量。

各位朋友,从系统的稳定性和能量损耗极小(理论上,几乎为零)的角度考虑,BCS理论和黄秀清理论,您认为哪个更合理、更符合科学和客观事实?

既然你的理论这么好,为什么不发表?有朋友问。

谈何容易!知道BCS理论是谁发明的?大名鼎鼎的巴丁,唯一两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人类天才”。听说过H-因子吧?它的发明者是美国著名物理学家Hirsch,他比我勇敢多了,直接喊出:BCS超导理论是世界最大的麦道夫骗局!挑战权威的后果不难预料,他被主流学界直接打入冷宫,有人还说他是神经病,相关论文几乎被所有主流杂志封杀。感谢网络,让人们见识了科学极其丑陋的一面,完全可以这样说,科学已经成为宗教。

最后想给那些试图致力于原始创新的朋友一个忠告:科学研究有风险、原始创新需谨慎,没有足够的知识、财力和心理储备,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老外混,或许还能混个院士。冒险玩创新,那怕你是正确的,最终也可能一无所有。

 



铁基高温超导:中国科学家的强国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80705-728524.html

上一篇:【呼吁】:回归科学精神,从院士做起!
下一篇:与龚明博主谈什么才是原始创新?

120 刘洋 曹聪 陈楷翰 王涛 苏德辰 罗教明 武夷山 徐晓 杨月琴 谢力 杨正瓴 赵斌 王春艳 李传亮 李学宽 吕喆 陈桂华 何宏 王伟 陈铁喜 陆俊茜 文双春 石磊 李贤伟 周少祥 袁海涛 刘艳红 李世春 张铁峰 吴飞鹏 魏武 张雪峰 张明武 陈小润 喻海良 张鹏举 汪晓军 戴德昌 赵美娣 陈冬生 刘锋 曹广福 李小文 翟自洋 王德华 曹周阳 张海霞 吉宗祥 刘建彬 陈志刚 王又法 王锟 李志俊 陈祥龙 巫生茂 魏国 李天成 刘伟 李土荣 宁为华 罗德海 鲍海飞 朱教君 孙平 余世锋 孟凡 蒋国华 唐啸宇 马德义 徐绍辉 陈安 刘四义 田云川 张鑫 徐庆征 刘立 李侠 邓伟胤 孙静宇 黄智生 宁利中 梁大成 李贺军 张德元 许培扬 陈辉 占礼葵 张彦虎 金拓 刘全生 吴昊 翟远征 jlx1969 anran123 ttee1 blackrain007 biofans xchen haoye zzjtcm goett cefele lbjman xiao12lang2012 thzwang wgx N2N2 xy461000 小木虫 htli xiaxiaoxue86 cloudyou Supfine abaniu xuyiganghz trtr3939 zdlh laoyipiao azby66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0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