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科学“叛徒”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qhuang 脚踏实地的土鳖,仰望星空的猴子

博文

SCI被崇拜了吗?

已有 2845 次阅读 2020-1-10 08:44 |个人分类:乱七八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SCI, 崇拜, 四唯, 同行评议

SCI被崇拜了吗?

daxian.jpg

SCI是科学网的永恒话题,去年年底关于“SCI崇拜”热闹了一小阵,作为SCI疯狂时代的亲历者,一时心血来潮蹭下隔年的余热:我们真的崇拜SCI吗?

上世纪80年代末,为了解决内部争端:谁科研更牛?南京大学率先引进SCI科研评价体系。就像是蝴蝶效应,SCI很快演变为一场大跃进式的全国运动,南大周边卖菜的老农都知道SCI好厉害,嚼菜根的难大终于做得大事了,连续八年SCI全国第一。疯狂地追逐严重透支了天生虚弱的身体,高潮后的南大很快进入衰退期,这二十年,南大的SCI排名几乎以一年一名的速度匀速下滑,真可谓成也SCI败也SCI。

个人猜测,国家最初出台各种政策鼓励发SCI肯定抱着美好的愿望:一流设备武装起来的全世界最庞大的科研大军,就算瞎猫碰上死耗子总能出几个诺奖吧?没想到这一代科研人员这么不争气,日子好了脑子笨了,二十多年天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居然没能产出一项诺奖水平的成果,而实现诺贝尔科学奖零的突破竟然依靠“十年浩劫”时期发现的青蒿素。

SCI希望工程搞成了失望工程,SCI无用论、SCI有害论、SCI危险论、...,各种质疑声音不断,西方的一个引文索引工具不幸成为了替罪羊。为什么明摆着的好东西到我们手里就被异化为坏家伙?认真思考一下我们所迷信崇拜的是SCI吗?显然不是,我们所崇拜的是被中国特色歪化、具备货币功能的SCI,SCI论文不仅可以直接兑换人民币、美元,还可以买到学位、职称、头衔、奖励、官位等,拥有SCI就像拥有阿拉丁神灯,谁不“崇拜”?

有一个传说,犹太人和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种,肯定有人对此表示怀疑,但如果说国人的小聪明天下第一,相信没人敢怀疑。随便举几个耳闻目睹关于SCI小聪明的例子:1、大牛还是厨师?某君A把一篇文章通过换元素、改参数的炒菜方式炒成了全国SCI大牛王;2、都说名师出高徒,不是名师怎么出高徒?青椒B想出了一个双赢的妙招,他直接送刚入学的研究生第一作的SCI文章(青椒仍然是通讯作者,不影响任何考评),研究生因这些文章获得各种奖励和荣誉而成为高徒,青椒也升级为名师;3、百优”还是“百忧”?自1999年开始的“全国百优博士论文”评选至2013年草草结束,为什么?“百优”曾经是衡量是否名校、名师的一项重要指标,为此很多学校下血本对潜在的优博对象进行重点培养(理工类就是SCI包装),由于“百优”要求参评的博士论文必须是评选年度以前两个学年度内刚获得博士学位者的学位论文,而对参评者具体花多长时间获得博士学位是没有限制的,擅耍小聪明的C君老板就利用这个BUG,让C君推迟推迟再推迟毕业实现了“百优”梦。本应拼大智慧的喜剧沦为拼小聪明的闹剧,最终被各种暗箱操作玩死了。

爱因斯坦曾有高论:“一个人在学术道路上发表大量浅薄的文章,有导致思想浅薄的危险。”,如果一个国家的教授、博士都被诱迫去炮制发表有量无质的垃圾文章,当我们的社会精英只有功利的小聪明却无思想的大智慧,这不是个人的危险而是民族的危险。敢于承认“四唯”对人才培养、科技发展的长远伤害也算进步了一点点,问题是如何破解?

许多人喜欢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不唯SCI不是不能发SCI,更不是必须发中文文章。都说科学无国界,写文章发论文的目的难道不是分享自己的新思想、新发现?网络时代,可以发文章的地方很多:英文杂志、中文杂志、预印本、博客、微信、微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何必在SCI一棵树吊死?网络为我们提供了更广泛、更全面的评议和争论,好不好大家说了算,文责自负,被当众扔臭鸡蛋、骂狗屁不通也很正常。

谈到网络发文章,各位一定首先想到著名的预印本arXiv,它是一个不错的科研论文手稿分享平台,美中不足的是缺少评论互动功能。我想到的是科学网博客,它有三个主要板块:置顶、精选和热门,它们相当于NATURE/SCIENCE论文、SCI论文和民间论文,编辑(同行评议)看中的才有资格置顶精选,但同时给那些编辑看不上或看走眼的文章留下热门这个空间。在科学网鼎盛时期,民选的热门博文是一道风景、一张名片,成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创新思想舞台。如果能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和支持,把科学网博客模式进行简单克隆改造为论文模式,让那些被编辑、同行枪毙的中国人的原创思想接受更广泛的评议,相信比推出“新四条”更有实际意义。

纵观人类科学发展史,人们是通过崇拜自然发展科学的,没有同行评议、没有SCI的时代,也是自然科学发展最好、最快的时代。同行评议阻碍了创新思想的产生和传播、SCI崇拜实则金钱权利崇拜,都已是不争的事实,让科学研究、论文发表、成果评价回归自然,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80705-1213483.html

上一篇:罗教明,一位“黑路”独行侠
下一篇:网红并蒂莲:日子蜓好,豆你!

41 戎可 刘立 王从彦 谢力 尤明庆 王立新 杨正瓴 梁洪泽 郑永军 苏德辰 马红孺 郑强 张忆文 周浙昆 段含明 宁利中 文双春 武夷山 邹德虎 秦四清 刘山亮 季丹 李祥海 张志东 单明 汪晓军 胡大伟 檀成龙 张海霞 李学宽 徐晓 晏成和 刘炜 霍天满 王洪吉 毛善成 徐耀 陈小润 李毅伟 赵美娣 杜占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14: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