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高明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蒋高明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博文

《生态农场纪实》连载之四十九:果园里的杀手

已有 2564 次阅读 2013-8-23 23:50 |个人分类:建言新农村|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纪实,连载,农场,果园,农药,杀手| 农药, 连载, 果园, 纪实, 农场

蒋高明


在人类所有的栽培植物中,果树恐怕是打农药最多的。一些果农因为大量使用农药而慢性中毒死亡。自从有了农药的发明,果园里的另一种生命就一直在与农药进行着顽强的抗争,这就是所谓的“害虫”。人类使用的农药毒性越来越大,以前使用硫酸铜(天然矿石)的波尔多液,现在使用扩散性很强的有机磷和有机氮(亚硝酸盐是严重的致癌物),目前农药的花样品种不断翻新,剂量也越来越大。但是,害虫的抗药性也不断地提高。农药施用由原来的叶面喷洒,到后来的内吸式的药物喷施,以致于不惜进入果肉;由过去的每年打1-2遍药,到目前一年打十几遍药,果园已经变成了药味充斥的杀场。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果农们并没有消灭害虫,害虫们以更大的生命代价验证了达尔文的适者生存法则,证明了它们的存在。相反,人类以前的许多好朋友如一些有益的鸟类(如灰喜鹊、大山雀)和昆虫(如螳螂、七星瓢虫)却被农药杀死了。

而更不幸的还在后头,农药最终杀死了果园的主人。山东某县有个叫新村的几百人小村,近几年得怪病的人不断增加:不到三十岁得了尿毒症;不到半百的人浑身肿痒,疼痛而死;不到六十的人患上了肝癌、肺癌和肠癌。过去七八年间,因癌症而失去生命的超过了20多人,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50出头!而在果园没有进入该村之前,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癌症。我们调查后发现,患怪病的人,都是长期住在果园里或者果园边的农民,致病的部位都与他们的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有关。除了喷洒农药直接接触剧毒性的药物外,他们常年饮用被他们自己污染的水,最终患绝症。果农们一般就地掘井,在沙质的土壤上挖3-5就见水,长期喷洒的农药通过雨水淋溶进入土壤,又通过土壤进入地下水,最后在井水里富集,最终致人于死地。尽管那些住在黄土质的果园里的果农侥幸避免一死,然而,土壤里潜藏的化学“定时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在山东某县一个叫大屿沟的小流域,每年有十几吨的农药被拉进这条沟,用水稀释后喷洒在果树上。这个不到30平方公里的沟里住着约有1.5万人,十年来他们的果园经历了近百吨农药的洗礼,这些要害虫命也会要人命的东西成了果农们丢不掉的伙伴。大屿沟里,每年春天一片艳丽景象,盛开的梨华、桃花、苹果花、杏花足以让诗人们认为这里就是世外桃园;小溪里流出的水是清澈的透明的,然而,水里面已经没有了鱼虾,而35年前这里是鱼虾的天堂,鸟类的乐园。果园正逐步成为埋葬果农的坟场。以苹果特产而闻名全国的某果树大县,不幸成了全省患癌症最多的县!我们必须思考:谁来救救果农,谁来救我们自己。    

       50多年前,美国环境学者卡尔逊一部《寂静的春天》唤醒了美国人对自己家园的关注。今天,全国很多死于农药污染的果农们的生命应当使我们清醒过来:现在农业污染的最大受害者不是城里的居民,而是田里的农民;生态环境污染起来容易而治理起来困难;养育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土地里一旦积累了大量的有害物质,我们后悔也来不及了。


(补记:本书将要出现的果园主人不幸也于2013年4月因食道癌去世,他长期居住在苹果园里,2012年检查出癌症,一年后去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719263.html

上一篇:新华社报道山东省平邑县弘毅农场的生态农业实验调查
下一篇:《生态农场纪实》连载之五十:向果园农药开战

3 武夷山 翟自洋 陈辉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3 05: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