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高明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蒋高明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博文

必须高度重视种子市场化风险

已有 545 次阅读 2021-1-16 08:36 |个人分类:自然与社会|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必须高度重视种子市场化风险

蒋高明

 

随着资本的渗透,种子这一作为农业生产中最基本、最重要的生产资料,不幸成为商人赚钱的工具。随着全球人口增长、环境不断恶化、耕地面积不断减少,农业生产中对于单产高、抗性好的种子需求越来越明显,种子的市场竞争决定着未来农业竞争的主动权,而在这场竞争中,农民这一原本种子天然的主人,在资本市场面前失去了话语权,不得不年年购买种子而保证有种下地。

 

据有关数据,全球种子市场总价值量约500多亿美元,其中60%是商业种,约300多亿美元,与全球农化产品商业价值量相当; 40%是自留种,约 200亿美元左右。总用种量(包括自留种)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基本稳定在1200亿公斤以内,主要集中在亚洲和独联体国家,分别为384亿公斤和 373亿公斤,各占总用种量的32.3%和31.4%,其次是欧洲和美洲。用种主要集中在小麦和块茎、球根类作物,分别为350亿公斤和333亿公斤,分别占29.5%和28%;其次是水稻,为130亿公斤,占11%;大麦111亿公斤,占9.4%;玉米用种量为68亿公斤,占5.7%.发达国家种子商品率较高,一般在60%以上,且基本上由私人种子公司提供;发展中国家不到20%的商业种由私人种子部门提供,80%以上由公共种子部门提供或为自留种。

 

我国是农业大国,农业常年用种量在125亿公斤以上,已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种子市场。以蔬菜种子为例,我国蔬菜常年用种量约4万多吨,而商品化率约为60%。由于国外蔬菜种子大举入侵,那些不知道他们采取了什么手脚的种子,变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尽管商业蔬菜种子具有抗病、抗虫的多种优势,但是其口感却大不如前。但商人不管这一套,在资本家眼里,只要能够赚钱,一切都没有商量。现代农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典型例子,就是种子的垄断。商家是希望你年年来买种子的,是希望农民不能留种的,否则他就没有生意可做,正如市场化的医学语境下,医院是盼望病人道理一样。种子的另外一个极端就是种子公司垄断,如果说民间留种,挨饿时还能偷吃种子粮,现在的情况连种子粮都没得吃,只有靠买。

 

全球70%以上的商业种集中在20多个国家,其中美国排在第一位,为57亿美元,占19%;中国排在第二位,为30亿美元,占10%.世界种子贸易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其中美国最高,其次是荷兰、法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全球农业第一大国,我国商业种市场在全球仅排第19位。近年来,我国连续出台促进民族种业发展的文件,不断增强新品种的开发能力,做到了中国粮主要用中国种,种业得到了快速发展。目前,我国注册资本1亿元以上的种子企业达200多家,在国内主板、创业板上市的企业有9家,新三板挂牌种业企业21家,总市值超过1000亿元。

 

中国种子市场巨大的潜力一直吸引着国际种业公司。随着种子市场的大门在逐渐开放,世界种业巨头积极在中国种业“排兵布阵”。跨国种业公司的进入,给中国国内的种子企业带来了一定的压力造成国内种子企业竞争力加大。为争夺市场资源,各大种子企业都在全力拓展销售网络,种子企业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种子行业集中度正在提高,具有强大研发优势、丰富运营经验和品牌知名度的种业企业将有机会抓住行业发展的机遇,成为业内领先企业。这一方面可加大国内种子供应量,与国外种子企业抗衡。

 

种子市场化暗藏的主要问题是:一是粮食安全,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谁控制了种子谁就控制了粮食,这种控制可能因资本黑手介入变成更加不确定,如转基因种子的滥种问题已在多地被曝光;二是种质多样性下降,一些小品种没有人搞,如果农民也不留种,人类沿用了几千年的种质资源面临消失危险;三是遇见假冒伪劣的种子会全军覆没,这是很危险的,如有一年安徽万亩水稻田绝收,就是一个教训;四是一味追求所谓高产,加大了健康风险,品质下降就与栽培物种遗传多样性下降,优质种质资源消失;五是种子公司垄断,他们控制大部分种子,名义上作为研究之用,实质进行商业开发,或用于生物战争。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必须要认真对待的。种子资源一旦消失,靠人类的最高科技也难以还原,因为国家应当担负起种子资源保护的第一重任,不能完全放任市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1267446.html

上一篇:生态农业为什么难搞?
下一篇:发展生态农业可从源头治理耕地污染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9 03: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