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苑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qizhou 论春语秋,谈科说学,声传言教。

博文

坎昆奇旅记(1)

已有 4408 次阅读 2011-12-18 08:13 |个人分类:声传言教:个人心得体会|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年初,我被邀请在12月到墨西哥坎昆开蛋白质及RNA结构预测会。和太太商量之后决定全家顺便去度假。想来也挺惭愧,从教十多年来,这还是第二次开会时和全家顺便去玩玩 (上次是有个暑假里,太太带女儿重游波士顿,因为大女儿在那儿出生的,我也刚好在波士顿开会)。一方面是我觉得很难调和开会和同家人共游的矛盾。另外,我开会的时间,她们往往没空,不放假。这次难得去的是热带旅游胜地,大家决定去躲避一下印州的冬天。太太发现自己直接去订旅馆比会议组织给的家属优惠价更便宜就早早先订下了。

 

快要启程之前的几天,偶然才发现会议的旅馆变了,离飞机场远多了。手忙脚乱地更改旅馆,订机场接送(原来免费的)。还好,新旅馆没满,价格比原来还便宜。但机场接送来回通过会议指定的公司(公司名字很响亮,叫CEO)要250美金。网上找了一家能接送的。但因为离出发不到48小时不能网上订了。只能直接打电话。但我讲的中国南方式英语他听不懂,他讲的墨西哥式英语我听不懂。太太接手,又折腾了半个小时,最后电话居然断了。太太不死心又打回去,这回接电话是一个英语好多了人。最后讨价还价只要180单独接送(VIP)。觉得不仅仅捞了小便宜,而且比二百五也好听多了。

 

启程那天,6点的飞机,4点就吹号起床,是第一班不用等其它地方飞来的飞机。没想到,临上飞机发现有故障需换架飞机,被折腾一下。还好,有惊无险,晚到半小时中转站芝加哥,还能赶上芝加哥的飞机,按时登了机。上了飞机,我和太太安心了小睡了一会儿,睁眼发现没有云层,还在Ground Zero地面上。原来又有故障,所有的人又回到机场。再换飞机。这样整整晚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坎昆。

 

坎昆飞机场有点旧但还挺整洁。海关挺高效的,填写一个小表,Hola一下就过了。出机场发现有很多美国租车公司,有点后悔,怎么没有想到租车?那样多自由啊。找到了我们那个旅游运输公司,发现工作人员成堆地站在那儿,比等车的人还多。看样子人工是便宜。

 

公司Amigo在一堆纸条里找到了有我的名字纸条。我松了口气。他把我的纸条交给另外一个Amigo。要我们等。等了有二十分钟,终于来了一辆车。Amigo让我们上,但我发现有好几个人也上。我就问不是单独接送吗?他重新看了一下纸条,终于发现上面有一行字说是单独接送。要我们再等。还好,这回没有多等,估计他们一开始搞错了,以为我们是散客拼车呢。但我想我是付一百八,俺等不是二百五啊。

 

司机很友好,问我们要不要去其它地方拐一拐,可以送我们。我想这大概是要小费的暗号,眼睛一瞄,果然发现驾驶旁边明晃晃地放了20美金。人生地不熟不想节外生枝,花冤枉钱,同时大家也很累,就要求直奔旅馆。没有见到什么高楼大厦,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树木。 有点闷热,但心里兴奋:墨西哥,我们来了!不过不久就有荷枪实弹的检查点,尽管警察挥挥手让我们过去。刚兴奋,就扫兴了。看样子墨西哥与毒贩的战争,连旅游区也不得不防。

 

终于在下午四点多到了Occidental Grand Xcaret旅馆。旅馆在海边,本身有不少可以娱乐的活动。 大门是一个高大圆顶茅草棚,挺别致。一进门,没有排队的。旅馆服务员在一堆事先打印好的纸里找到一张纸上有会议主办方面帮我订的房间。又在另外一堆里找到我太太订的房间。发现两个房间不在一栋楼。本以为象美国一样,具体房间号码是到了决定的,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可不愿意两个女儿的房间离那么远。恳求改一下。刚开始服务员不同意,说开会的人都在同一个楼,其他人在别栋。当然后来才知道根本没有那么回事。磨了好一陈,几个服务员叽里咕噜西班牙语讨论了半天。问问我读了一年半西班牙语的大女儿,她也根本听不懂,正后悔没有机会学第三语言。最后终于同意尽量按排在一栋楼里。但要我们先去一个小吃餐厅吃点东西再来。看着他们围着计算机的样子, 心里暗暗里唉了口气,估计计算机是摆设用的。四个人拖着行李,兜了一圈问了几个人才找到。小吃餐厅里除了玉米片没有什么我喜欢的。太太女儿拿了块比萨饼。因为这个旅馆是包吃的(all-inclusive)。大家留胃口吃晚饭。

 

回到服务台,还好原来的服务员还在。又搞了一会儿,终于都按排在19楼一层(101 和128)。到了19楼一看是一进门的两边,不算远。但101一进门就闻到一种怪味,可能是有人抽过烟,虽然房间里有禁烟的标志。但好不容易有了距离近的房间,就不敢再提什么了。安顿下来后,天黑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

 

自助餐餐厅很大。各种各样的菜不少。虽然墨西哥菜不是我的爱好,但能找到好几种我可以吃的。 但小女儿没能找到太多她要的,有点失望,大女儿因为有点晕飞机,基本没有胃口。饭后,我去开会地方报个到。没想到就在前台附近。这才发现会议晚上也有议程,错过了。我的报告是在星期二晚上。在和太太女儿讨论一番之后决定星期天她们玩 Xcaret生态园步行可到。星期一我陪她们一天,租车去看玛雅文化奇琴伊察(Chichen Itza)和 图卢姆(Tulum)。星期二,她们自己在旅馆内玩玩。星期三回家。

 

星期天我一早去吃饭开会。遇到很多朋友同行。向好几个人抱歉昨天没能或明天不能聆听他们的教导,因为觉得有责任在身。大家都很理解。同时顺便打听一下从机场到旅馆花了多少。一个说他打出租车才预付120一个来回。看样了我被斩了一大刀。下午去前台取太太当天租的车,碰到了另外一个朋友,他是在机场租了四天车才花了80美金包括保险。不过他说他从来没有开过这样的烂车,又旧又小还是手动的。这么便宜还是让我吃了一惊。我问租车师傅我太太付给他多少?他听了我说的人家的价钱,不肯说,只说给我一个升级的车。带我去看车。所谓升级车,还是一辆GM小小车。车前车后布满了刮痕。我心想,这样好,我真要刮在那了,也不用管了。一看旅程,十一万公里了。妈呀,万一半路车死怎办?他象是看出我的心思,打开后车盖,给我看了下备用轮胎。同时写下电话号码,说任何时候都可以打。我点点头,心想听天由命罢。

 

取车后开会到八点半,这回和朋友同行在旅馆内正宗墨西哥餐馆用。点了个菜发现还没有自助餐饭店吃得滋润。看样子,命贱,只能吃自助餐里的大锅炒的。九点多,提前告退,回到19楼,女儿们刚刚睡下。太太很兴奋,两个孩儿今天玩得开心。早饭花样多,水果多,她们都有胃口。光顾着抢时间玩,中饭没能顾得上吃。先是出海看鱼,又入地下河浮潜。水里见到了很多好看的鱼,路上看到了喜欢的动物,看了骑马表演,最后又看了大型墨西哥歌舞表演。我问租明天的车花了多少?她说65。我告诉她120打的和四天80的故事,两人感叹出来就是要准备挨斩的啊。

 

第二天,因为要看6点10分海上日出,起了一个大早。从19楼走过去要十分钟左右。第一次看海上日出还是在没有孩子之前,我俩去迈阿密(Miami)玩时看的。那时住的旅馆靠海向东,不需要出房间就能看。一轮日出的宏观景色给我们带来了及其震撼的印象。上次全家去黄山有雨(2009),没看到日出。这次方向正好,觉得该带女儿们去看看。海边风大但温度舒适,东方有点云,不能象上次那样看到太阳金闪闪从海里直接跳出来。但太阳在一片祥云后还是那样美丽,想来亿万年来也是天天如此。相比之下神马都是浮云啊!

 

看完日出,吃完早饭,就开车去奇琴伊察。走之前,忽然想到还是把护照带在身边好。大家见了车,虽然座垫上的布磨损得差不多了,但想到轮子能转,觉得就行了。毕竟是穷人家长大的。公路不是全封闭的高速公路。路标虽看不太明白,但地点可以根据拼写看得出来。数字也看得懂。见到的最高允许时速是90公里,换算成英里是55。但往往没有提醒就突然变成60公里。最要命的是常常用路障(speed bump)来减速,不是很习惯。 小店和小村庄总爱用路障逼你以几乎停下来的速度经过。路标是平面上立两个大半圆。刚开始还小心翼翼,转到直达奇琴伊察的路之后,就开始安心了。太太也放松了,想用手拉一拉汽车上方的把手,伸展一下。没想到把手一下子掉了,大家笑成一团。在90公里时段开的正高兴,突然发现60公里标志,脚离开油门准备减速。又发现地上几个电缆路障,但刹车不及冲了过去。冲过去之后才发现是警察埋伏点。警察Amingo向我招手呐。

 

我把车停了下来,一个警察走到我的车边。象是个初出茅庐的。要我把证件拿出来,并把后备箱盖打开。我马上抱歉对路标反应慢了。 太太也说刚刚到墨西哥,请多多原谅。一边把护照拿了出来。我伸手拉座位下方的后盖开关。居然开关也掉了。我心里暗骂这破车。手一摸还有金属把。总算用金属把可打开后盖。不然的话警察同志会以为我放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就麻烦了。后面其实什么也没有。我们是轻装上阵。就带了一个包几瓶水。全在前面。

 

警察在后面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可能有点失望。挥手要我们下来。这个年轻警察的英语差,交流不是太通畅。这时一个矮胖大概是领导从对面搭的小草棚里慢步走过来了。看样子这儿是常驻点,只能抓我们这些水土不熟的。 他的英语稍好一些。我太太亲自出马说女儿在学西班牙语,这回特地万里迢迢来膜拜墨西哥几千年玛雅文化。后天就回去了。同时教大女儿从车出来表演几句西班牙语。可惜她说不了几句了,就一脸迷茫了。矮胖领导拿出一个小学写字册类的本子。翻到中间一页写下1500比索。也就是一百多美金(1:13)。说给一百美金就行,不然的话就把车牌卸下来。我想起我太太说过租车师傅要我们小心警察卸车牌,我没当回事,还真碰上了。这时我太太开始跟他们先砍半价。不同意。最后砍到70美金。我太太把她钱包里所有现金共60几美金全交了出来,他们终于放行了。

 

有了这个教训,全家一起帮我看路标。看见两个大半圆,就说馒头来了。虽然大家继续说笑。我开始暗想。这回出来旅游空前不顺:换旅馆,换飞机,换接我们的车,换房间,今天又贡献,是不是老天在向我在暗示什么大事要发生?怎么没有查查老黄历这几天是否不易出行呢?我的每个脑细胞都开始运转起来,毕竟保护妇女儿童是我的责任啊(未完待续)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2757-519507.html

上一篇:廉颇不老
下一篇:坎昆奇旅记(2)
收藏 分享 举报

5 李学宽 武夷山 陈飞 张婷婷 张彦斌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03: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