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致 学 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exuechuanbo .................................................................................... 科学史-科学期刊史-科学传播史-期刊传播学

博文

杨利川,姚远:柳青与国立西安临时大学

已有 579 次阅读 2019-3-12 09:24 |个人分类:西北联大往事|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杨利川,姚远.柳青与国立西安临时大学[J].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49(2):132-139.

点击阅读全文


杨立川(1).pdf


柳青与西安临时大学(初稿)

杨立川   姚远

 

今年是著名作家柳青诞辰100周年,柳青一生重视理论学习,他的不长的大学生涯是在西北大学的前身——国立西安临时大学度过的。在这里,柳青接受过三位优秀学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对于少年时期就开始研读和翻译马列主义著作或俄罗斯文学的柳青而言,这应该是非常难得的一个学习机会。对于一位极富自觉性特征的马克思主义作家而言,这一点对于其创作也是很重要的。

柳青一生最重要的著作当为长篇小说《创业史》,作品主题体现出鲜明的功利追求,这种功利追求具有强烈的理性色彩。《创业史》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有两点颇为引人注目:第一是其鲜明的主题。如作者所言,“这部小说要向读者回答的是:中国农村为什么会发生社会主义革命和这次革命是怎样进行的”[i]。第二是柳青在创作过程中表现出的“深入生活,扎根人民”[ii]的彻底的现实主义精神。

就柳青对于农业合作化运动的反映,论者多从特定时代文学与政治的关系进行解释。然而,作品毕竟是作家个体创作的成果,作家的世界观固然受到时代政治的影响。具体到某个作家,一般性地以社会环境决定论去解释则未免流于简单化。我们相信柳青受到时代政治氛围的影响,但除此之外柳青的世界观还受到什么影响呢?《创业史》表现出作家对于新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强烈肯定,无疑与柳青的良好的马列主义理论修养有密切关系。

今天,我们虽然不能肯定地说柳青西安临时大学时期所受的马列主义理论教育究竟对柳青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但要说没有影响也与历史事实不符。

国立西安临时大学设立于1937年9月。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平津相继沦陷,国立北平大学、国立北平师范大学、国立北洋工学院、国立北平研究院、河北省立女子师范学院等四校一院迁至西安,组成国立西安临时大学。次年3月,在太原失守日军沿同蒲路南下的局势下学校迁陕南继续办学,并改为国立西北联合大学

柳青于1937年秋考入西安临时大学俄文先修班学习。

西安临时大学俄文先修班为北平大学俄文先修班的延续,北平大学俄文先修班设于法商学院商学系。柳青入学考试考了两次,据柳青女儿刘可风介绍:“临大的考试很全面,(柳青)上高中时,由于学习偏科严重,第一次未被录取。经过短期补习,很快又参加了第二次考试,被录取了。1937年11月间,他进入了西安临大俄文先修班学习。”[iii]关于其在校学习的具体的时间,柳青自己在其《自传》中说:“七七事变后,大学未考成,与流亡学生一同跑回西安。十天后,任西北文化日报副刊编辑(当时还是杨虎城的报,李子健任社长兼主笔)。两月后,考上搬到西安的临时大学(师大、平大、北洋工学院联合),入原平大俄文先修班,编辑位子让给刚从上海逃难来的叶以群。1938年四月,学校南迁,省委组织部要我随校去,第一学好俄文,第二做学校支部工作;我不愿意。我要求去延安,从事文学工作。[iv]

关于柳青考入西安临时大学的动机,周而复先生回忆起延安时期与柳青交往时有一段说明:“他向往苏联已经实现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作品令他高山仰止。为了尽可能多读这些作品——特别是俄文名著原文,他想学俄文,还想把更多的这些作品翻译介绍给中国广大读者。1937年他真的考入了西安临时大学俄文先修班。[v]

柳青在西安临时大学学习时间前后大约5个月时间,这段时间柳青接受到了几位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的教育,包括系统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育,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给他授课的教师之一——沈志远教授于1933年和1934年出版了第一部由中国学者自己撰写的系统、完整地介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专著——《计划经济学大纲》(申报馆,1933)和《新经济学大纲》(北平经济学社,1934年5月)。

柳青早年曾阅读了不少进步论著,这在《柳青的故事》一书中有所介绍:“柳青在四师读书时,在党团组织的教育下,积极参加革命活动。他到农村秘密宣传共产主义,校长马济川大力支持学生运动。有一次他正在被窝读《共产党宣言》,刘澜涛走过来摸着他的小脑袋问:‘你多大了?’柳青回答:‘我虚岁十五’。刘澜涛说:‘你看点文艺书可以,这书你啃不动!’柳青说:‘认不得字,我就查字典,慢慢啃。’[vi]1930年下半年绥德四师被国民党当局解散时,柳青设法把一些进步书籍带回了家,“其中有《共产党宣言》。”[vii]但柳青后来说那时他对于这些书并未读懂:“深感在小学和师范的几年没好好念书的痛苦,自己年纪又小,不懂得多少,狂热于蒋光慈的小说和一些根本看不懂的哲学和政治经济学书籍。[viii]说实在话,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要读懂《共产党宣言》,的确很难。但柳青“狂热于”这样的书籍,能够下决心“慢慢啃”,要说对其所阅读书籍的内容一点不懂,似乎也说不过去;虽然可以肯定他并不能够完全理解,但也反映出他对于马列主义理论具有相当程度的认同和热衷。

在西安临时大学时期,柳青再一次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政治经济学理论。不过,此时柳青对于马列主义理论的接受与其幼年时期的阅读有所不同。这不同有两个方面:

其一,他不再是自学,而是在大学课堂上聆听知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者进行系统化的讲授;

第二,此时柳青的年龄经已21岁,按一般生理推理,这样的年龄应该能够听得懂老师所讲内容,尤其是柳青从小就表现出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政治经济学的浓厚兴趣。

柳青在《我的思想和生活回顾(节选)》及《自传》中,都谈到他“考入西安临时大学”“平大俄文先修班”学习之事,但他仅仅是简略提及。而在蒙万夫、王晓鸥、段夏安、邰持文所著《柳青生平述略(19161978)》中,则进一步提到他所学习的具体课程:“到临大三院去听曹靖华教授的俄文,季陶达教授的政治经济学和沈志远教授的思想方法论三科。”[ix]

此处所说上课地点“临大三院”,在今西安市北大街通济坊,包括西安临大法商学院三系、农学院三系、医学院和教育系、生物系、地理系等。柳青所听三门课程,分别由临大文理学院国文系副教授曹靖华(曹联亚,后调任法商学院商学系俄文教授 )、临大法商学院政治系副教授季陶达和教授沈志远担任。这个“俄文先修班”,附设于临大法商学院,直到迁陕南后仍在办理。据“俄文先修班”的负责人(相当于辅导员)李毓珍(1909—1996)助教回忆说:“我除过陪先修班每晚上自习外,还给先修班开了一门课,叫做‘俄文文法实习’的课”。(李毓珍:《我和西北大学》,《西北大学校史资料汇编》,西北大学,1987年7月,第68-82)

西安临大俄文先修班源于北平大学法商学院商学系举办的“俄文先修班”,其1936年的《课程指导书》表明:其学期为1年,主旨是为“储备相当程度之学生升入商学系;养成确实之俄文基础,以资深造”(商学系:《俄文先修班课程指导书(二十五年度)》,1936年,第261-263页),故具有预科性质。所开课程包括社会科学概论、哲学概论、论理学三大方面,要求学生“全力注重俄文之修习,以期养成足资深造之俄文基础”。俄文课程每周18小时,有《俄文文选》《俄文讲读》《俄文文法》占8小时;《俄文文法实习》《俄文会话》《俄文默写》占10小时。郑代巩(1915—1942)[1]即于1936年9月,10月间考入北平大学法商学院商学系俄文先修班,1937年复转入西安临大求学,在校期间为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亦应为先修班柳青的同学。

下面我们了解一下曾经给柳青授过课的这三位学人,从中大致可以了解到柳青所接触到的教学内容。

柳青在西安临时大学跟随曹靖华教授学习的是俄文课,当年曹靖华教授在课堂上所讲的具体内容已不可考,但我们从其基本的思想倾向,尤其是从曹靖华教授因在课堂上宣传马列主义而于1938年遭到当局解聘之事可以想见。

曹靖华先生于1897生于河南卢氏。1919年他在河南省开封市河南省立第二中学求学时,投身于五四运动,1920年在上海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1至1922年留学于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重赴苏联,先后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列宁格勒东方语言学院任教。他是“我国杰出的革命文学家,是鲁迅、瞿秋白的挚友,五四以来我国翻译、介绍苏联革命文学的前驱者”。值得注意的是,他因在西安临时大学宣传马列主义而于1938年遭到解聘:“1938年曹老在西北大学任教期间被学校当局以开设俄语课、宣传马列主义和反对学校C、C化的‘罪名’解聘。当时与曹老一起受到迫害的还有全国知名的教授彭迪先、韩幽桐、沈志远等共计13人。”[x]

上面一同被解聘的沈志远教授也是一位优秀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所授课程为思想方法论。关于沈志远先生给柳青讲授课程的具体内容也已无法查知,但从其学术背景、思想倾向、教学中注重以马克思经济理论分析我国实际,以及与曹靖华先生一同遭到当局解聘之事看,他教给学生的无疑脱离不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内容。

就学术背景和思想倾向而言,沈志远先生无疑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沈志远先生为浙江萧山人,生于1902年,1925 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6 年底受党组织派遣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9 年 6 月毕业后又到莫斯科中国问题研究所攻读研究生。1931年学成回国。撰写出版了一系列哲学和政治经济学著作。哲学方面,1932 年出版了《黑格尔与辩证法》,1933年出版了《新哲学词典》,1936 年出版了《近代哲学批判》,另外还翻译出版了苏联米丁著的《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上下两册)。上册《辩证法唯物论》于1936 年出版,下册《历史唯物论》于 1938 年出版。政治经济学方面,1933 年他出版了“我国首部由国人自主撰写的政治经济学专著”——《计划经济学大纲》一书,该书“重点分析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制定和实施的具体条件,探索了苏联经济中的商品流通、货币本质、信贷与银行、货币与市场的作用及社会主义积累等问题,肯定了社会主义制度下计划经济的优越性。”[xi]1934年他又出版了《新经济学大纲》一书。作者写作该书“即是要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部矛盾的阐释,来揭示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必然为社会主义所取代的规律。”“在上篇资本主义经济原理部分,作者阐述了单纯商品经济、资本主义经济和帝国主义经济等经济学理论,并介绍了马克思《资本论》前三卷和列宁《帝国主义论》的主要内容;在该书的下篇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原理部分,作者除了探讨过渡时期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各种范畴与法则外,还介绍了当时世界上唯一施行计划经济的国家——苏联的经济实况。”[xii]

沈志远先生在西安临时大学讲授的课程具有鲜明的马克思主义色彩。沈志远先生于1936年8月起任北平大学法商学院经济系教授,1937年任西北临时大学法商学院教授。“他在西北联大期间,主要讲授社会科学方法论等课程。他的课程以李达的《社会学大纲》为教材,注重以马克思经济理论分析我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论证抗日救国的历史任务,颇受青年学生的欢迎。”[xiii]

在西安临时大学为柳青授课的另一位老师是季陶达教授。柳青在季陶达教授的课堂上学习的是政治经济学。季陶达教授的课程内容从其政治倾向及学习背景亦可大致了解。

季陶达教授生于1904年,浙江义乌人。1926年冬参加国民革命军,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至1930年在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山大学学习,学习的课程除俄语外还有政治经济学、苏维埃建设等。1930年回国后,一直从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经济学说史的教学、研究、翻译工作。1946年因与人联名在西安《工商报》发表反对学校当局煽动反苏而遭到解聘

李毓珍(1909—1996),笔名余振,俄语文学翻译家。山西崞县(今原平)人。1947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1935年毕业于北平大学俄文经济系。曾任西安临时大学、西北联大、西北大学副教授,山西大学、兰州大学教授。在西北大学时期,曾在党晴梵倡导、牛汉(史成汉)主编的《流火》杂志发表翻译普希金的长诗《巴赫·奇萨拉伊之喷泉》,并与徐褐夫教授、西北大学中文系讲师魏荒弩等与会指导进步学生的俄罗斯文学活动。建国后,历任交通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教授,《辞海》编辑所编审,华乐师范大学教授,中国苏联文学研究会理事。198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译有《普希金长诗选》《莱蒙托夫抒情诗集》,“苏”马雅可夫斯基《列宁》《好!》《马雅可夫斯基诗选》《远在东方》《苏联儿童文学论文集》,晚年翻译出版《普希金长诗全集》《莱蒙托夫抒情诗全集》等。

综之,以上位教授带给柳青的,无非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相关内容,包括马列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前苏联的计划经济理论与实践等。

以此出发,反观柳青《创业史》表现出的对于合作化运动的肯定,是否可以说柳青的大学生涯对《创业史》的创作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理论或思想上的先期准备的意义。

柳青的一生是不断追求真理的一生。他对真理的追求首先体现在他积极的社会实践上。他13岁即加入共青团,20岁在西安加入中国共产党,主编西安学联刊物《救亡线》和《学生呼声》,二十一二岁负责西安青年文协党团工作,23岁向党组织申请考入西安临时大学学习[xiv],以后在陕北延安、太行山区以及赴大连、北京等地从事党的文化工作,1952年到陕西长安下乡参加基层工作,体验生活,进行创作,都体现了这一点。柳青的文学创作本身实际上也是其追求真理,参与实践的一部分——即段建军教授所言的柳青的“文学创作活动,与他亲身参加的民主革命、社会主义建设紧密联系在一起”[xv]。柳青自己也在回答西北大学学生关于作家怎样从生活中提炼素材时说:“作家不是专门去观察,主要是去搞工作,通过工作搞文学。”[xvi]

柳青对真理的追求还体现在对于马列主义理论的学习上。

柳青非常重视理论学习,1963年6月22日柳青在西安作协一次会议上的发言很能够说明他对理论学习的自觉程度:“学习,不断地学习。……创作的时候,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来分析生活、理解生活,写作助时候,战战兢兢的,两只眼睛看世界,一只阶级的眼睛,一只辩证的眼睛,两者要互相连结一起,那真不简单。”[xvii]

柳青对马列主义理论的学习比较集中地有四个阶段,一是少年时期,二就是西安临时大学时期,三是延安文艺座谈会及之后他在延安乡下的一段时间,四是到长安县以后。其中在西安临时大学时期的学习既是他成年后最早的集中学习阶段,也是一个比较深入系统的课程学习阶段。

                                             

北平大学俄文先修班课程设置(《国立北平大学一览 民国二十五年度》,第266页

 

西安临时大学俄文先修班1937至1938年的开课情况已不可考,但1936度的年北平大学俄文先修班的课程尚可从国立北平大学校长办公处编辑的国立北平大学一览 民国二十五年度》(校历时间段为1936年8月1日至1937年7月31日——引者注)中查阅到。根据商学系俄文先修班“设立的目的及课程编修的旨趣”,设立俄文先修班的目的在于“储备相当程度之学生,升入商学系”;“养成确实之俄文基础,以资深造”;“减轻商学系课程之担负,以免烦难”[xviii]。先修班学制为一年,开设的课程包括俄语和其它一些基础课。“先修班课程的编制”如下:“俄文科目”包括了“讲读”、“文选”、“文法”、“文法实习”、“会话”、“默写”六部分内容。另外有“普通科目”包括“哲学概论”、“论理学”、“科学概论(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以及“第二外国文英文”等[xix]。可以看出,1936年的课程设置并无“政治经济学”和“思想方法论”。因此,一种可能即柳青对于课程名称记忆欠准确。他所说的两门课程从内容看可能是“社会科学”和“论理学”。俄文先修科的“科学概论”课程分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两部分,分别由陈启修、沈志远讲授,其中社会科学包括该门课程的第十五至第十九等五章,详列课程目录如下:

第十五章 社会学 第一节 绪论 第二节自然和社会 第三节社会经济形态 第四节 社会结构的基础和上层 第五节 社会集团论 第六节 社会变革论 第十六章 社会形式之史的发展 第一节 原始社会 第二节 奴隶社会 第三节 封建社会 第四节 由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 第十七章 经济学 第一节 经济学之对象与定义 第二节 价值论第三节利润论 第四节 资本论 第五节 财政资本与帝国主义 第十八章 政治学 第一节 国家论 第二节 政制论 第三节 政党论 第十九章 社会意识学 第一节 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 第二节 意识形态之社会本质 第三节 意识形态批判[xx]

从以上章节目录即可看到其内容的马克思主义倾向。

“论理学”课程和柳青说的“思想方法论”比较接近。“论理学”课程的内容介绍如下:“本课拟着重于两方讲授:先讲形式论理,然后再讲辩证法”,“每讲一段落,必以辩证法观点,加以批评”,“讲辩证法则以介绍主要原则为旨,期学者能从此新的思想方法中,获得治学论世之利器。”[xxi]

以上是1936年的课程情况。如果1937年的课程安排延续上一年,并且柳青对于相关任课教师记忆可靠,那么结合前面对于有关三位教师情况的分析,可以推断柳青在这一阶段接受了比较丰富的马列主义理论的教育。

另一种情况,柳青所修“政治经济学”和“思想方法论” 也可能是旁听了俄文先修班以外的系科班级的课程。例如从《国立北平大学一览 民国二十五年度》可以看到,沈志远先生给法商学院法律学系、政治学系、经济学系、商学系均开设有“苏俄最近政治经济状况”课程,课程介绍:“述苏俄自第一五年计划开始以来之政治经济状况发展之趋势,特别注重第二五年计划时代之政治经济状况”[xxii]

再一种情况也可能是俄文先修班课程安排发生了变化。按一般规律,下一年的课程设置不会有太大变化。所以前述两种可能性尤其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但无论俄文先修班课程安排是否发生了变化,或是柳青旁听了其它班级的课程,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他所学习的是三位马列主义学者讲授的课程,几位教师在课堂上讲授了为当局所排斥的马列主义理论的内容。这正是曹靖华、沈志远于1938年被解聘的原因。他们的课堂上,柳青接受了马列主义理论的熏陶。

毛泽东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之“引言”部分强调的问题之一即“学习”:“必须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知识。柳青正是一位非常注重马列主义理论学习的作家,可以看到这一点在他的青少年时期——包括西安临时大学时期即有显著的表现。柳青良好的马列主义理论素养与其一贯重视马列主义理论学习有关,与其成年后大学期间打下的马列主义理论基础有关。正是其扎实的马列主义理论素养使得他的创作具有了更为强烈的理性与自觉特质,无论是创作动机的形成过程,还是其观察生活、感受生活、体验生活的过程,抑或是其创作构思的过程等,无不体现着这一特质。

(作者为西北大学

教授)



[1] 郑代巩,1915年生于贵州正安。1933年考入江苏省立南京中学高中部,“一二九”后为校学生自治会主席。1936年赴北平求学,加入共青团,1936年转为北平地下中共党员,时为北平大学法商学院商学系俄文先修班学生,该院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民先)领导人之一和北平学生救国联合会主要骨干。1937年在南京被捕,营救出狱后到西安,入西安临时大学,为该校中共地下领导人之一。1938调武汉,任第二届全国学联主席。1941年皖南事变后被叛徒告密被捕,当年夏天经营救出狱,送往延安,改名王涛。1942年在延安整风中,在康生插手的“抢救运动”前夜含冤而逝,年仅27岁。



[i]洪子诚著:《中国当代文学史(修订版)》,第91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6月第2版。

[ii]《柳青的意义》,《人民日报》,2015年8月14日,第24版。

[iii]刘可风著:《柳青传》,第38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1月。

[iv]蒙万夫等编:《柳青写作生涯》,第4页,百花文艺出版社,1985年5月。

[v]周而复著:《往事回首录 1 空余旧迹郁苍苍》,第99页,中国工人出版社,2004年10月。

[vi]刘汉智、胡广深编辑:《柳青的故事》,第7页,出版社,1998年10月。

[vii]刘汉智、胡广深编辑:《柳青的故事》,第9页,出版社,1998年10月。

[viii]蒙万夫等编:《柳青写作生涯》,第2页,百花文艺出版社,1985年5月。

[ix]蒙万夫等编:《柳青写作生涯》,第154页,百花文艺出版社,1985年5月。

[x]岳凤麟:风雨沧桑忆师翁——纪念曹靖华教授诞辰110周年》,载《国外文学》,2007年第3期。

[xi]王延华:《沈志远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共中央党校博士论文,2014年6月。

[xii]王延华:《沈志远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共中央党校博士论文,2014年6月。

[xiii]西北大学西北联大研究所编:《西北联大史料汇编》,第742页,西北大学出版社,2012年8月。

[xiv]刘可风著:《柳青传》,第38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1月。

[xv]《柳青的意义》,《人民日报》,2015年8月14日,第24版。

[xvi]蒙万夫等编:《柳青写作生涯》, 第49页,百花文艺出版社,1985年5月第1版。

[xvii]蒙万夫等编:《柳青写作生涯》,第87页,百花文艺出版社,1985年5月。

[xviii]国立北平大学校长办公处编辑:国立北平大学一览 民国二十五年度》,第262页,1936年12月。

[xix]国立北平大学校长办公处编辑:国立北平大学一览 民国二十五年度》,第266页,1936年12月。

[xx]国立北平大学校长办公处编辑:国立北平大学一览 民国二十五年度》,第264页,1936年12月。

[xxi]国立北平大学校长办公处编辑:国立北平大学一览 民国二十五年度》,第265页,1936年12月。

[xxii]国立北平大学校长办公处编辑:国立北平大学一览 民国二十五年度》,第198页,1936年12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5-1167056.html

上一篇:北平大学往事:北京日报记者孙文晔就北平大学-西北联大采访姚远和徐冬冬
下一篇:姚璐,周东华:齐越播音思想的厚重底蕴与其大学阅历根源

1 张明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06: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