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世俗化科研活动中的贵族气息 精选

已有 13073 次阅读 2018-8-2 04:54 |个人分类:有关科学与教育|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贵族

 1 copy.JPG

       题头的照片,是我在梵蒂冈博物馆里拍的。我在写《学术中的‘学’与‘术’》博文时,还没有去过梵蒂冈,也就没有没有这张照片,只好从网上抄了一个贴在那里。现在有了自己拍的,用起来就方便多了,不用致谢,省了力气。这副油画,作者是拉斐尔,文艺复兴三杰之一,和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齐名。他的代表作之一,就是题头的《雅典学院》。 油画中的人物,生在不同的时代,但生在一个潮流里,被艺术地捏到了一块,让人看起来省心,无论早晚,也没有什么头衔,这些都是学院中的人物。这种题材的油画,东方、西方现在都没有了,因为本来就没有了。相比而言,题尾的照片,是网上下下来的,到处都能找到,是NB奖2012年颁奖典礼的场面。也是一个和学院相关的事件。对比两个场景,就可以感到学院的含义随着时光的流逝,已经今非昔比,完全不一样了。前者是学院自我中心,清淡自傲,无论别人有啥眼光来看,或者是根本没有评论的资格。后者就是颁奖礼的舞台,热闹的围观。假如NB奖只是一纸奖状再加一朵大红花,没有奖金这种俗气但有用的内容,NB这百十来年能熬过来不?这就是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待科研中的贵族气息了。

科研活动,即使基础科研,其实一直都受到财富的影响,或者说是和吃饭过日子有关。最近的一个会议上,我也说了现在的科研,是经费驱动等不着边际的话,很有点离奇的感觉,就不多说了。题头那张图中的人,有几个是有上顿没有下顿的?早年那些进行好奇心探索的人,基本上是不愁吃喝的,即使有日子过得比较拘谨点的,也不用担心被饿死。比如马克思,这个世界上,敢说比他伟大的人有几个?我们当年听到的故事,就是他钱不够花,幸好有家境富余、理想一致的好朋友恩格斯相助,才能在图书馆里长坐,专心写文章,用双脚把石板地上磨出窝来,完成了没几个人看的巨著,但论证的基本思想,改变了世界。这也是个例子,要有吃有喝能活着,知温饱,才能有那个叫什么来着…就是要有经济基础,才能有上层建筑。老马说的理论,他是深有现实的体会。

具体说到这个网上,有关投稿、基金、职称、各种“士”的博文,都会很热闹;真正和科学有关的议题,通常比较冷清。这更多地反映了人们对利益的关注,是切身利益,而不是科学本身,那是比较抽象、也是吃饭的工具,而已。或者说,世俗的选择,高过贵族的理想;前者很实际,后者比较虚幻。在这个网上一个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人们有了太多的信息,所以只关心和自己生活、和自己学科有关的议题,这通常是个小众问题,但都会和利益有关,这通常又是个大众问题。

       现代社会中,人们仍然和19、20世纪一样,延续了一种对科研活动以及做科研者的敬仰, 是惯性的使然。知识分子曾经是“臭老九”,也曾经是值得尊重的一群。无论贬褒,他们是特别的一群。从现实来看,无论是做基础科学还是应用科学研究,首先是一种职业,已经世俗化。这个没有什么贬义,就是一个事实。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做科研,首先是一个挣钱吃饭的勾当,要计较工作条件,工资、福利、奖金、基金、住房、环境、职称、等等。普通人的普通日子,和街上卖菜的劳动者的基本要求本质上没有差别。其次才是实现理想,好玩,好奇心驱使,国家的前途,人类未来…等理想。年轻人在择业时,纯粹从理想出发,不计报酬和条件去选择科研为自己一生职业的,不知有多少人。从经济条件出发来择业,让自己的生活更好点,经济压力小一点,是很现实的条件,没有任何值得被苛责的地方。但有很多年轻人,对某些东西感兴趣而去做科研,喜欢自己的行当,并由此保持了一点“贵族”气息。所以,很多年轻人宁愿待在北京的研究所,无论是否能卖得起那十好几万一平米的房,背上30年房贷,也要待在这里。我相信他们仍然想要在最好的环境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即使要做房奴,也会挺着,期盼会有翻身的日子。

       若干年前去上海开会,一个上千人的会,都是做科学研究的人,聚在一起讨论各种问题,各种组会讨论,很热闹。组织会议的一位老先生私下对我说:这会是挺热闹,但真正的科研,就是几个人的事。当时我有点吃惊,但也认为这是实话。这是对科研贵族气息的一种认识。也是多年前,去解放军301医院交流一点科研的事。那时他们的新楼在修建中,从医院走廊穿过,那里挤满了前来看病的人,可以用水泄不通来形容。看到那些排队就诊的人和他们脸上的表情,真的体会到了“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这个说法的正确。接待我的主人说:你们是做科研啊,做科研就是贵族啊,哪像我们做临床的,每天乱七八糟的事,烦死人啊。这也是一种对贵族精神的理解和向往。

       有时候我会想,做科研的学生,到底是否需要看家境。家境富余的,不用担心吃喝,会比家境局促的做得更好吗?我本来觉得这是个简单的问题,但后来发现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这个世界太复杂,真的很难说。难说的原因,我认为是人的可塑性太大了。家境好的人,理论上可以不去争职称,埋头干活,反正我不愁吃穿。家境不好的人,有更多的需要去争取物质利益,但他们能够忍耐的程度,常常超出人们的预料。真要有心做一件事情的人,会有股狠劲,饿了啃自己的胳膊也要把事做出来 - 呵呵,这个有点过分,但你懂的。作为一种常态,如果想要做科研,开头好最好,所谓的事半功倍。很多人能够比别人看上去强,是因为选对了路。而很多怀才不遇者,就是当年“长考出臭棋”,想得天衣无缝啥都能得到,结果啥也没有得到。但我觉得更厉害的人物是那些不在意我在哪里,但相信只要我在,就一定能做出事情来,并且做出来了的人,而且更享受那种白纸上面绘画的乐趣,在一片寂静的地方,弄出悦耳的音乐来。后者是很少的,这个就不止是贵族气息了,更有点沧海一声笑的味道。所谓的贵族气息,大概就是那种执着,用证据说话,追求真理,但我一直都没有明白的,这和贵族有啥关系。

       科学网好久都没有吵架的文章了,我这个远在天涯海角的人都有点闷。不过我也不是想说点啥来吵架,只是觉得好久没有码字了,把过去写的一些东西聚在一起,继续下去。话说世界上有两类人,一类是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并以此为生;另一类是不得不做自己做的事,并以此为生。前者是幸福的,对于做科研的人来说,本该如此。你在做你喜欢的事,并挣到了钱,能以此为生吗?这个问题,绝对有点世俗的味道在里面了。而贵族通常是不愁钱花的。

2 copy.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127111.html

上一篇:走过四大石窟
下一篇:仰韶文化的印记

66 周健 钟炳 朱朝东 戎可 吕洪波 武夷山 李东风 王宝民 高建国 赵克勤 张海霞 陈楷翰 苏德辰 冯大诚 黄永义 文克玲 刘用生 黄仁勇 徐义贤 刘铁 刘立 张晓良 傅云义 柳林涛 施树明 王启云 季丹 汤茂林 黄彬彬 刘全慧 赵凤光 张家峰 代恒伟 文双春 梁洪泽 张珑 鲍鹏 周浙昆 史晓雷 马志超 李剑超 黄洪林 王伟 李哲林 李欢 孙长庆 孙志鸿 李斐 朱志敏 毛宏 黄良锋 侯德鑫 张小磊 郭景涛 郭向云 赵宇 蒋永华 陈志飞 张启峰 赵兴中 曹家樅 杨正瓴 姜虹 陈湘明 邹少浩 张婷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6 17: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