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毕业了,导师别再惦记着学生好不 精选

已有 13297 次阅读 2017-8-12 06:44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导师,学生

     夏天,到罗马出野外,住一民家,挺好的房子,但没有网络,因为是乡下的缘故吧。所以我有段时间没有上来了,不知天下事的日子,犹如20年前。然后我回来了,今天好有点闲时间,可以上网,了一遍科学网,到徐耀同学的博文:《毕业了,就忘掉导师》,一篇鼓励年人的文字。但我想另外一个角度来探讨这问题,而且我相信,那是个更为现实问题。我想说的问题是,不是学生不想忘掉导师,而是导师惦记着学生,后者没法摆脱前者的惦记。(我当时写好了这篇博文,但没有办法发,留到今天)。

     我在《有关科学与教育》的博文中,说过我自己学生、导师关系和其它问题的一些想法。某篇博文中我说过:自己在做学生,需要得到教授的帮助;自己做了教授,需要帮助学生。这应该是学界的正常状况。在《起立,向博士敬礼》中说过:“从学生答的那一刻,就可他(她)的博士学位,可一个可以独立行研究工作的人已站在自己面前。从今以后,我和他(她)在工作上的关系,将会是合作,而不是指和被指,更不可能是他(她)我打工干活了。”

     即使在跟没有毕业的学生交流,我也是以一种平等心情相看。两个人,对问题有不同看法,一个经验多一点,一个经验少一点。但经验的人,未必就是正确的。在人的起上,也该认识到要以理服人。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在日常生活中,不要支使你的士、博士、博士后学生去帮你差旅,定机票,写敷衍领导告,等等,做他学位学习、科研外的任何杂事。那些事情,应该专们的人来做,或者就是自己做。你很忙,可是这个世界上,谁不忙?支使学生做杂事,比支使该做这些事的行政人员容易,因为你不得不服从行政人员,或者至少跟他们要搞好关系,但你可以决定学生的一切。所以导师们就按简单的办法做,让必须服从自己的学生去打杂,后者多半不敢吭气。从最轻的角度上看,那是缺德的做法,最好不要做。我也挺忙的,我会请有关的行政人员帮我整理报销凭据,如果不行,我就自己做,我从来不会让学生去干这样的事,因为这不是他们该干的事,这是一个原则。我不排除因别的原因,偶求一下学生帮忙,我觉得可以理解。但这样的事成理所当然,就有辱斯文。说报销这样的事,只是件小事,更严重的事我就不说了,怕若麻烦。但即使是一种小事,也反映了一种氛围,做导师的可以支使自己的学生做他们不该做的事,把他们当作廉价劳动力来使。这种氛围,自然会波及到学术领域的其它方面。

     现实中,我经历是什么的呢?当学生毕业了,拿到了博士学位,我的看法是,于那些有心在学界做科研的学生,大部分都不会是想要依靠自己的导师日子。相反,我相信他都是想尽早导师的影响,自己独立运作,折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有道理?没道理或者是很有道理:因为就是人的本性,谁想靠着别人来过自己的日子?现在做导师的人,都可以想想自己当年做学生时是怎么想的、怎么过来的,怎么独立自主的。因为自己当年的遭遇,所以要把同样的过程在自己学生下面复盘一遍,有意思吗?对于做学生的来说,如果想靠导师的影响来成事,要么不适合做科研,因缺少独立思考的精神,不可能做好科研;要么是投机分子,想抄近道省事,用导师的影响,偷懒成就自己的事;当然也可以被解释为聪明,你真的很聪明,但这是害你的说法。我想说的问题是,做学生的有没有办法摆脱导师的影响,尤其是当后者明摆着要你帮他(她)做实验,写文章,他们才能够去给自己的基金报账、提职称、评奖、做什么士,等等。你一个大好的劳动力,不把你榨干,他们舍得放你走吗?你想忘掉导师,你能随便、潇洒地忘得了吗?竖起中指说再见很容易,但你的基金评审,职位晋升,都是你的导师和他(她)的朋友在评论,你有多大的胆和理去和他们理论,如果他们不遵循法则的话?尤其是那些不怕天谴家人的人,你能有多少说理的余地?

           学生毕业了, 他们希望能够独立,这是对的,也是正确的路径,也是科学发展的路径。但真正的问题,不是学生想就能忘掉导师,而是做导师不要再惦记着那个好劳动力为自己干活;相反,要支持学生独立自主,让他们能成器、成功,给他们创造机会,尽管这有可能意味着一些表面上自己的损失,但这是对科学的负责任态度,最终会是导师的收获。母亲生孩子会有痛,放走自己的学生也是如此,不要因为痛过,就有理由把一切捏在手中。我们需要有一种机制,压制导师的私心,以扩展年轻人探索的各种可能性;也需要一种文化,学生毕业了就放手,双方乐意的合作可以探索;不乐意时,自己做自己的也不是坏事,科学本来就需要多样性。那种师傅-徒弟,老板-雇工的封建思维就免了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070712.html

上一篇:梦回九寨沟水情
下一篇:另眼看基因剪辑文章撤稿
收藏 分享 举报

55 武夷山 朱晓刚 马省伟 郑睿智 李满枝 焦栋斌 朱鸿源 罗汉江 张海霞 鲍鹏 朱志敏 张良 彭真明 吴施楷 向广韬 白龙亮 陈永 胡涛 张亮生 王安良 李坤 陈楷翰 黄仁勇 戎可 郑永军 贺铭 雷洋 张勇斌 夏强 孙立杰 赵帅飞 蒋永华 钟炳 李刚 李楠 苏德辰 任晓龙 张珑 李学宽 李富春 王德华 郭向云 赵克勤 李毅伟 杨正瓴 高义 李天成 刘全生 anran123 Claim xlsd lianghongze vinifera zhongmiaozhimen lrx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4 08: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