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ongling814

博文

现在我终于可以说“我家永远都有一张你的床”

已有 2052 次阅读 2020-9-30 09:4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恩师

旧文选摘

她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位老师,苏珊女士她是烟台大学的一名外教,从90年代初期就来烟台,长期以来一直在烟大执教。她说她刚来烟台的时候,大学周围都是西瓜地。算起来,她差不多是烟大建校没多久就来服务的老师了。烟大也很肯定她的工作,她曾获颁烟台荣誉市民,齐鲁友谊奖等。


我是2000年入读烟大,2001年认识苏珊。我是家里第一个也是唯一个大学生。没人告诉我大学是什么样子的,以至于我去报到的时候连一支笔都没带,竟以为到了大学不用再写作业不用读书了。第一年的大学生活我适应的并不是很好,以至于我第一学期结束回家过春节的时候,跟我父亲说我想退学,因为我不觉得大学有什么意思,将来找工作也未必容易。我父亲当然不同意,我还是回到了烟大。


烟台的雪真的好大,那时我经常去海边走走,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记得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过后,海滩上面覆着厚厚的一层雪,一望无际,在太阳下熠熠生辉,闪着金光,很美,真的很美。


就这样在海滩上漫无目的走着,那天还有我的两个大学室友陪着。我记得很清楚看到一个中年的外国女人,走的很快,穿着一身黑的衣服,大衣有头套,包裹的很严实我突然有了一个念头“不如学英语吧”,我这样跟自己讲,反正自己的专业课不足以让我燃起热情。我不知道什么力量驱使我,我竟然跑到这个陌生的外国人面前,跟她说我想学英语,想跟她练习口语。 这个外国人就是苏珊,我就是这样认识苏珊的。之后她对我讲,她每天上午都会来海边散步,思考一些问题,这个时间她不想被打扰,自然不能跟我练英语,但是她告诉我,她每天下午都有 office hour,都是学生过去找她聊天,练习英语,欢迎我去。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一般是上午上课,下午做实验,下午到了4点钟,不管实验做完与否,我都会扔下白大褂,跑到苏珊那里的英语角。开始我听不懂,大多都是英语系的学生,像我这种生物系的很少。差不多了过了一个学期,在苏珊的鼓励下我开始张口说了,不管语法错漏百出,还是别人听到我的英语如何好笑,反正我就是一旦张开口说起了英语,谁也拦不住了


我那个时候,还经常早起,跑到海边读完了大学英语教科书,总觉得不过瘾,需要更多的英文资料。曾跑遍大学门口的书店,找一本英文原版书,竟被我觅得。此后每天捧在手里,赤着脚丫子,一边在海滩走着,一边背英文书,以至于那书都被我翻烂,我的英文进步也很大,特别是口语。高中之前我从来没说过,至少大学经过几个月的练习,我日常交流已无大碍。其实英文进步倒是其次,主要是胆子大了,敢说了,说错了也不怕笑话。


就在大学一年级结束,暑假要来的时候,苏珊查出身体不适,需要回美国接受手术。我从来没见过苏珊情绪上有任何起伏,永远都是微笑着对每个学生,很认真很耐心地回答我的毫无厘头傻傻的问题。但是在她临走前,我们一起送她的时候,苏珊哭了,她那个时候还特别不放心我,特别交代我要好好学习。


接下来两年,我都没见到苏珊。在2004年,我大四的时候,苏珊手术成功后又回到了烟大。我记得比较多的便是毕业那年帮着她搬家。因为考研压力,我后来一度觉得练习英语口语纯属浪费时间,因为考试又不会考,也不常去见苏珊了。之后便到了广州读研究生。当时学院请了一个澳洲的外教,因为我口语好,做了一学期他的助教。毕业之后去找工作,也是因为口语好,去了跟专业还不对口的一个研究所,后来申请博士,没有苏珊对我英语口语的帮助,这一路下来,我根本都做不到。


2005年苏珊开始来香港看医生,那也是我跟她第一次到香港。之后每年她都来香港检查,我每年也都会来见她。有时在深圳,曾记得我们一起去世界之窗,欢乐谷。她其实是陪我玩,开心的如孩子一般。直到她所在的美国的公司效益一直转差,无法负担她在香港的医疗,转而去泰国了,我也就很难见到她。


2008年我辞职广州工作曾有一段时间在家待业,在家里压力很大。那年春节过后曾住到苏珊家,一直到五一。她跟我讲“这里永远都有你的一张床”,其实她也会跟其他学生说同样的话。这些年来,她接待照顾的学生不计其数。那段时间我跟着她备课,上课,准备复活节的鸡蛋。那里几个月我看着苏珊备课那么认真,花费的时间比课堂上还多,感受颇多。她已经教了10多年,备课还是像第一次教课那样,我真的觉得她的学生好幸运


今年春节我去了烟台看苏珊,好在曲阜到烟台有了高铁,很快可以到。她今年已经退休。因为一直服药的缘故,体重一直增长,骨骼也不好,需要去美国手术。我在这里祝愿她手术一切顺利,还能回来烟台,这也是她的愿望,之后我再去看她。其实苏珊教会我的不仅仅是英语,她对人生的态度更是很大程度影响了我,可惜我并没有学会多少,只是想念她。在我离开的时候,苏珊还是那句话“这里永远都有你的一张床”。我想等我有了家,什么时候也可以对她说同样的话。

现在我终于可以对苏珊说:我家永远都有一张你的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8808-1252691.html

上一篇:致谢审稿人
下一篇:甜蜜蜜-最爱还是邓丽君

15 武夷山 鲍海飞 史晓雷 张士宏 杨正瓴 黄河宁 冯大诚 马鸣 唐凌峰 程少堂 刘钢 吴斌 刘利 姚伟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21: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