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ongling814

博文

虐待弟弟的那些趣事

已有 1768 次阅读 2020-9-30 06:2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弟弟

旧文选摘


人性总是恶的,我也不例外。有些东西压在心底,有时候想吐出来,能够轻松一些。

按常理,我家三个女孩一个男孩,这个宝贝儿子应该最为受宠,也是被照顾的最好的,其实不然。他一出生,让我们姐妹三个感到巨大的威胁,我本来就没地位,倒还好,可是两个姐姐不同,长子长孙得出生势必会对她们在家中的地位造成威胁。于是我们姐妹三个倒是团结得很,一概不把弟弟放在眼里。这并不意味着照顾弟弟的重担不会压在我们身上,大姐还好,上初中了,住在学校里面。二姐和我便承担了照看弟弟的重担。二姐上学早,6岁就上学了,由于妈妈曾经想要我等着弟弟一起上学,弟弟小我4岁,我到了9岁的时候,村里的老师对我讲,如果我再不去学校便会超龄,不接受我了,父母不得已才让我去读书。

但是弟弟怎么办?我和二姐便把弟弟也背到了学校。他毕竟还小,在课堂上一会尿尿,一会叫饿,根本坐不住。有时还会吵找另一个姐姐。于是在课堂上,经常会有这样一幕,我和二姐轮流把弟弟抱来抱去,往返于课室之间。幸好乡村学校老师体谅,倒也是相安无事。可是过了一年,姐姐也要到另外的村子读5年级了,弟弟一下子变成我一个人的了。和姐姐共同照顾他,我还有所依靠。现在呢?对我来说可想难度多大。对弟弟,我是恨之入骨,总想摆脱,总也摆脱不掉。上学带着,放学了,人家可以跟小伙伴玩,我还要带着他。这个像铃铛一样的跟屁虫紧一刻都不曾放过我,所以有机会我便开始虐待他。几次虐待他的经历被发现,挨了骂,但是大多数别人并不知道,弟弟也不敢告状,因为他一说出口,我的日子不好过了,他知道我也不会让他好过,他最怕我丢掉他,一个人去玩了。所以他从小就巴结我,讨好我,把好吃的东西都给我留着,还替我背了不少黑锅。每次我偷吃了妈妈藏起来的用于走亲戚的点心罐头,就会把责任推给弟弟,我想责任推给他,因为他小,又是男孩妈妈不会把他怎么样,换成是我,情况则会很不同,弟弟也不否认,心甘情愿替我背黑锅,不过有时候我也会给他分享一点偷来的点心,因为他的加入对我很有好处。还有就是我们姐妹经常背着弟弟吃些瓜果,弟弟也非等闲之辈,看到门口的苹果核,便知道我们吃了东西又没有给他留,不过他哭也没用,已经吃完了。

可是再狡猾的狐狸尾巴也会露出来。我就有几次被抓的经历。一次是跟一群小孩玩游戏,弟弟想加入,我不同意,他就在地上打滚。我对那群伙伴说“摸摸那条死狗再回来”,于是小伙伴很开心地跑去摸在地上打滚的弟弟,这下弟弟哭得更厉害了,我们却哈哈大笑。不巧的是,二叔正好过来,他一边哄弟弟一边指着我说,哪里有你这样当姐姐的?他是你亲弟弟啊!我才不管二叔怎么说,自个仍然偷着乐!

尽管我屡次三番折磨弟弟,但他对我仍然很好。我觉得自己欠他的,也就不再怎么造次。他水性很好,你问他会不会游泳的话,“我会不会游泳,鱼也没我跑得快”这便是他的口头禅。不过他并没有夸张,有一次他竟然赤手空拳从河里抱上一条大活鱼来,胸口被鱼鳞打得通红,他抱着鱼从水里出来欢呼的样子至今历历在目,成为我记忆中永恒的经典。小时候村里的河边螃蟹很多,弟弟是高手,经常会捉来很多鱼和螃蟹,但是妈妈嫌没有油煎,都扔给了猫。我上高中的时候,每月回家一次,弟弟在我回家前总是会捞些鱼虾给我留着,让我补脑。那时候姐姐已经中专毕业,家中也有油来煎鱼,妈妈会做些螃蟹给我们,但其实我们都不怎么喜欢吃。弟弟也不喜欢吃,只是很享受捉鱼的过程。现在河道脏了,他也不再去捉鱼了。

弟弟如今也已经成家,已为人父,有时候家人聚在一起,他就会把小时候为我背的黑锅说来听听,挺逗的。我也是厉害,妈妈不论把糖果藏在哪里,我都能嗅得到,找到好吃的东西对我来说轻而易举。当年练就的本领现在依然在发挥作用,找路找地方的天赋应该源于此,只要世上有这个地方,甚至没有地图我都能找到,从不会迷路,再加上遗传了老奶奶的基因,她88岁时眼不花,耳不聋,到现在我眼睛也没有半点近视,于是在一堆戴着眼镜的女性路盲眼中我简直就是她们的靠山和救星。

很是想念我带弟弟的日子,弟弟这个人不会攒钱,花钱也很是大方。他唯一攒过的钱,是第一次工作的两个月工资,一分没动的给了我,那时我在念大学。但是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回家工作,就是不愿意回山东工作,是不是心里还是没有摆脱弟弟这个铃铛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8808-1252656.html

上一篇:在我生日的前一天 博客浏览量突破 40万 这个礼物开心收下 接下来放假的几天 我要好好玩一玩
下一篇:致谢审稿人

11 杨正瓴 黄仁勇 张晓良 王汉森 冯大诚 马鸣 武夷山 尤明庆 董全 唐凌峰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21: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