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iy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baiyang

博文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的公司开张宣言

已有 1686 次阅读 2019-9-15 20:4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战战兢兢办完手续,很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人生有些事做了会后悔,但不做会更后悔。这就是其中一事,所以还是坚持做了。高校老师开公司,在外人眼里似乎是风光无限钱途光明,但自己心里最清楚,说白了就是民营小作坊,和校外包子铺小卖店没什么两样,甚至更差。且更多一道紧箍咒:要谨防国有资产流失。


要问我为什么办公司,除了对产品自身的自信,还有这么下面几个理由。

 

一是为了钱;(收入)

在当前物质高度发达,凡事以财富程度作为标志的社会,每个人都想拥有更多的财富,即钱。要说我不爱钱是不可能的,我一直以为只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就应该无可厚非。虽然扪心自问,其实我已经比很多同级别高校老师收入高不少了,但在深圳这个有钱人的天下,似乎我还是拖后腿的。不要说做金融卖房产的高中生比我这个大学老师收入高一大截,就连我自己培养的硕士毕业生,工作2-3年后其收入也不比我差。这样的状态自然吸引不了后续优秀学生追求学术,无可厚非。毕竟学生们会权衡:如果一个辛辛苦苦读了博士留学九年的高校教授尚且如此,自己又何必要拼命的甘受贫穷呢?所以学生们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是不会把我当成人生目标和榜样的,哪怕人再好再感动,又有什么能挡住前途呢?所以,我个人觉得,如果要在这个时代成为一个好老师,不能光是知识渊博成果卓然,也需拥有让人羡慕或至少衣食无忧的物质财富。而我过开公司赚钱,则或许可以满足这个条件。一方面是想举例说明:当科研转化成生产力,高校老师也完全可以变为羡慕嫉妒恨目标;另一方面也是要证明给未来学生看:老师我不是赚不了钱发不了财才蜗居高校,而是因为我们是打心底里更喜欢做科研!

 

二是为了名;(正名)

学术圈难免文人相轻:做科研的往往认为做工程没有理论创新,而做工程的也会说做科研的没有应用价值。虽然我的专业方向是环境工程,且研究的目标污染物又和人们每天接触的饮用水有关,但还是因为所研究物质非耳熟能详,所以远未达到“高度重视”的程度。而我不擅交际,又拿不到工程示范专项等项目,所以难免有人会说我做的东西不切实际,只是自娱自乐发点文章而已。早年我学生毕业甚至还因此遭受刁难,对此我一直希望有所反驳。而最有力的反驳就是让市场证明我东西的价值。理论上,既然我发表的文章已经证明了创新性,何不把文章中的点子和创意也应用到实际产品呢?这既证明了科研的实用性,也证明我做的科研不是花架子,更不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呢?当然,这么说并不是意味着我的项目和文章成果就有多丰富,事实上可能我还属于项目和成果贫乏者。顺便做个总结:从项目经费看,我平均每年仅五十几万而已;从文章看,在现职位上平均仅每年3JCR一区文章,通讯作者身份文章数一共30出头。这和很多“戴帽人才”相比那是自弗不如的,但如果算投入产出比(单位资金的文章产出),我想应该还不算太愧对国家和社会。说到我的软肋,即“项目,我非常感激深圳,是这个城市一直在支持着我做我喜欢的东西。之前听老人说过一句话是:人的福气是有限的,钱够用就好,多了太累!所以我一直不喜争项目争荣誉,坚持认为专心做好事比费心捞钱捞项目更重要。

 

三是为了利(利益)

现实中一直有个疑惑:从新闻看,目前国家科技迅猛发展,各种世界前沿的高精特成果不断涌现。从军事利器到跨海大桥,从人工智能到生物基因,似乎无一不显示着中国科技的强大和欣欣向荣。但回到现实我又常纳闷:为什么实验室里的仪器大家都喜欢用国外产品?大到价格几百万的ICPMS,小到几万十几万的GC、分光光度计,甚至几百几千元的pH计溶氧仪,都是国外的好。各种事实和推导产生的矛盾和困惑:问题在哪?有人可能会说是国人心理作祟,其实不然。科研人员和老百姓是一样的,如果有好的可用的产品,没有理由不用国产的。但国产设备的差,不仅仅是精度,更是不稳定性。其原因折射的或许是基础制造业的不扎实,一个时髦的词叫做工匠精神缺乏。但如果这样,上天入地下海探微的高端设备那是怎么造出来的?所以不免想:中国的科研真的很强大吗?或者强大到了何种程度?如果其它行业我理解不了,或许我可以在国产分析仪器设备上探索一条创新之路,用自身的实践去了解和推动国产设备的基础制造能力。同时我也愿意在此承诺:一决不虚假宣传,所有产品宣传的数据将和科研数据一样严谨真实可重复!二决不赊账,既对客户也对供应商,我相信我的产品值得如此,请客户理解。三决不偷税漏税。

 

 

四是为了气;(骨气)

类似两性关系,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虽然政府意识到了创新驱动其实就是人才驱动,但现实操作中,已经拥有的人才往往就不再是人才,而是奴才。这从政府对新旧人才的待遇差别就能看出来,也可从各种行政命令比如事故警告承诺保证等窥见一斑。如果教研只是一份不得不做的工作,凡事听话就只能成为唯一选择了。然而,我或许还是遗传了一点点文人的傲骨-不习惯低眉顺眼忍气吞声。然而不为斗米折腰固然好,但也不能到破败至流落街头忍饥挨饿的地步。毕竟家庭和个人生存也是抹不开的责任和需要。所以我开公司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保留一份说走就走的能力和空间。当辛苦付出不被认可,当莫名其妙指责或者意想不到的政策来临,当被愚弄还要讨好感激那时,或许我就不需再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大声的说声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当然,我清楚知道开公司不可能一帆风顺,更不可能让我轻松,选择的多少往往和责任成正比。虽然单位可以毁我,国有资产流失已让学者前辈付出了代价;虽然员工可以毁我,以次充好欺瞒攫取消极怠惰;虽然客户也可以毁我,只需资金一拖再拖;也虽然工商税务卫生计生和一切想不到的机构部门或委员会,都可以让我止步。但世事的不确定,恰是人生的美好!因此我依然愿意风雨无阻、砥砺前行。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在此自勉,更期待各位家人朋友和同行支持,愿我和我的公司不愧这个伟大的时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5099-1198085.html

上一篇:泳池尿素的紫外光解效率评价和影响因素研究
下一篇:100-99测不准效应分析

6 梁洪泽 张晓良 李世晋 贾玉玺 张叔勇 王庆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05: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