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奥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zhou65

博文

也说一下师生关系矛盾的原因 精选

已有 4843 次阅读 2019-9-12 18:0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师生关系, 师魂

       一直觉得师生双方都有好的发展了,师生之间的矛盾也就不存在了,这个时候学生的内心多是感谢导师培养所作出的付出,也就懂得了“感恩”。

       矛盾就是指师生关系不好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存在两种认识,一种是感性认识,一种是理性认识。两个人刚见面时,彼此留下好的印象,学生一方说自己一定踏实干,老师一方说好好干,发大文章,甚至许诺某某课题等等。然后就进入了彼此熟悉的时候,学生上手慢,自然老师不喜欢,学生做实验开始没人带,或者没有被好好带着做实验,结果就是瞎撞,实验频频失败,费试剂乱花钱,老师就受不了,或许老师为鼓励学生好好干,学给学生第几作者,什么课题等等有不兑现,学生觉得收到欺骗,辛辛苦苦做的实验发文章没有给排作者,导师同意的课题没有开展,实验试剂没经费,实验想法做不了等等不是实验问题而是客观原因,学生科研积极性受到打击,整个人抑郁,不开心,一进实验室就头痛,科研头痛,见导师头痛等等便发生了。由此便进入理性认识阶段,师生之间都不友好了,导师没能力,学生没能力便恶性形成了,导师的脾气性格定型,学生的暴脾气没法控制,顶撞导师,结果就是学生再也融入不了实验室......理性讲道理伤人心,伤导师的心,更伤学生的心,所以,和夫妻之间相比,更不应和导师讲道理,夫妻之间就仅限夫妻两人,彼此一人,但是和导师讲道理的学生不多,我们有从小尊重导师的传统。此处,我觉得学生进实验室,真的是满腔的激情,有的只是被消磨了,被折腾了,没有被带好,失去了科研的兴趣,仅此而已;导师真的不要太好面子,科研面前导师有经验,但是面对新的科研问题导师和学生应该平等的去分析问题,去做科研,而不是纠结导师错了,面子过不去等等这些太渺小的问题,最终科研做好了,学生和导师都有好的发展了,还有什么呢?

       在这里先不说导师的难,导师如果难就不要招那么多学生,量力而行就行了,做事做人凭良心就可以了。其实学生是真的苦啊,入门难,难在对一窍不通的事学生做来不容易,对一个领域的认识为零,导师如果指导好,督促好,再加上实验室氛围好,大家互帮互助,大家都发展好,课题进展都不错,彼此在科研上互相助益,进来的研究生在近朱者赤的情况下,在得到好的锻炼下,科研激情满满的,累点苦点怕什么?关键是有意义,充实,有激情.......而良好的实验室氛围靠导师维护和领导的,首要的就是利益分配的问题,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也是最要命的,华为总裁任正非就说了,把钱分好,管理就大部分工作做完了;同样的,我认为,导师将学术利益分配好,实验室的氛围不会太差,另外,导师高屋建瓴,对学生多照顾多谅解,及时处理学生之间一点点小小的摩擦,就不会导致个别学生被孤立的风险。在此,我想说,学生发展好了,师生矛盾就不存在了。

       说说导师的难吧。其实,我觉得做人量力而行就可以了,导师的事业和个人发展最好不要强加到学生身上,一将功成万骨枯,如果导师要成将军,那就要牺牲很多学生,师生矛盾就呈现了。在当代,我们讲铸师魂的时候,更应该想想督促学生科研是对的,更有利于学生以后的发展,但是万万不可为了自己的发展和事业等利益而牺牲掉学生的未来。我想作为导师的苦,莫过于招来的学生飞走了。

       导师的二苦,是不能够因材施教,求同存异。导师忙,没有时间,那么多学生,带不过来,就让其他人带,结果,低年级的以后发文章署名问题有争议,冲突在所难免。导师对学生一视同仁,结果就用一个方法来管理学生可能不行,导师是导师,学生是学生,师生不亲近了不是好现象;龙生九子,各个不同,导师对学生都一个观念,一是可能造成打压学生,二是不利于特长发挥。因此都是的二苦也可以理解为,为学生花精力和时间真要命。

       导师在师生关系中可能占据主导地位,只要导师抱着学生虐我千百遍,我对学生是初恋的精神,我想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了。为学生考虑,导师直面和学生讲道理,或许很多问题都好解决,至于院校领导介入等可能并不是好事情,矛盾本身是师生之间的,再苦再累也是师生来承受和解决。

       在这里,我感谢我的好导师对我们的宽容和体谅,对我们深深的爱护,导师一言一行深刻弟子心中,让我们深深体会什么是真正的师魂。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1918-1197730.html

上一篇:科研上追求“短平快”?

8 马臻 王从彦 尤明庆 王崇臣 黄永义 廖志勇 彭真明 马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1 13: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