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正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s007 欢迎腾讯微博联系:寻正(xunzhengxz)

博文

吃胎盘

已有 16512 次阅读 2012-7-8 10:26 |个人分类:科学普及|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胎盘,吃胎盘,李时珍,本草,Placentophagia,Placentophagy,胎生动物,紫河车,月经,胎盘阿片作用加强因子,POEF,催奶,人胎盘提取液| 胎盘, 本草, 李时珍, 吃胎盘, Placentophagia

寻正


【按:得朋友相邀,要我科普吃胎盘】


在中医的发展史中,以吃胎盘最为可笑。


远古的医家比较地有理智,但独尊儒术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那就是压制百业发展,医术救人活命,仍然被认为是小道1,商人则直接挂一奸字在前,称为奸商,而天下读书声,声声治国平天下。医家小道,往往是失意文人养家糊口的落魄选择。半路改行的这些落魄文人就往往缺乏严谨与见识,所以中医著作塞入的糟粕也就越来越多。


在中医典籍中,最不严谨、糟粕最多的就是本草类书籍,唐代陈藏器所著《本草拾遗》据说是首载胎盘能治“血气赢瘦,妇人劳损,面瘦皮黑,腹内诸病渐瘦悴者”。在本草类书籍中,又以明代李时珍著《本草纲目》为最,可能是中医典籍中含荒诞不经内容最多的医学著作。李时珍出身医学世家,曾任御医,但实践能力差,缺乏常识及区分善恶药效的能力,最终灰溜溜落魄归乡,开始著《本草》,把民间所有验方,不管多么恶心无稽无效,一律收入其中。


陈藏器说胎盘治妇人劳损赢弱,虽然无稽,但还沾些边。李时珍的描述就把胎盘推成圣药,能治百病了。“儿孕胎中,脐系于母,胎系母脊,受母之荫,父精母血,相合而成。虽后天之形,实得先天之气,显然非他金石草木之类所比。其滋补之功极重,久服耳聪目明,须发乌黑,延年益寿。”从这一段描述来看,李时珍文字通畅、想象狂野,实在是一个当诗人写散文的料,可惜入错了行,把中医带入了歧途。


李时珍浪漫地将胎盘命名“河车”:“天地之先,阴阳之祖,乾坤之始,胚胎将兆,九九数足,胎儿则乘而载之,遨游于西天佛国,南海仙山,飘荡于蓬莱仙境,万里天河,故称之为河车。”由于刚产出的胎盘带血发紫,故而有了中医名药“紫河车”。


吃胎盘(Placentophagia,Placentophagy)是科学上的一大难题2。吃胎盘在有胎盘的动物中是一个普遍现象,不吃胎盘的动物屈指可数,包括人、骆驼、水生及半水生的胎生动物。袋鼠的发育大部分是在宫外完成的,胎盘根本就不产出,无从吃起。其他的胎生动物不仅仅是吃胎盘,可能连胎液羊水一并吃过一干二净。许多动物生产之后,孩子扔一边,先要把胎盘吃完再说,跟它们抢胎盘远比抢孩子要困难;动物一般多胎,生了第一胎后,不让它吃胎盘,它生第二胎就磨洋工,会延迟好几个小时;即使是食草动物,比如牛羊,在生产后都要开荤,吃掉自己的胎盘。


那些紫河车崇拜者不免大松一口气,原来胎盘还是要吃的。但这里谈的乃是生产后动物马上吃胎盘,不生产的没机会。那么,科学家给它们机会怎么样?给未育鼠胎盘,有的大吃特吃,而有的则坚决不吃,避之如猫,如果强行多给几次,它们则大吵大闹,愤怒抗议。非产后供给胎盘,未育鼠吃与不吃,跟其种类与基本型有关。不过,一旦生产之后,都100%地吃。一旦吃过之后,它们非产后吃胎盘的机率就增加,这一点符合食品行为学的一般规律。


吃胎盘现象困扰学者的有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要吃,二是吃了有什么好处。前者讲的是动物对胎盘情有独钟的生物学机制,后者讲的是进化论选择基础。遗憾的是,目前两个问题都没有很好地解决,看不到解决的希望——起码连部分地找到答案的科学家们自己都不满意。


解释吃胎盘现象比较流行的理论包括清洁说,开荤说,特质说,饥饿说等。清洁说即生产动物爱洁,主要是不给天敌留下气味来搜索到自己及孩子,但动物并不把生产流出液体收拾干净,在树上的猴子可以一扔了之,但偏要花大量时间来把不太嚼得动的胎盘吃下,让清洁说难以成立。开荤说主要是讲食草动物因为妊娠生产而改变食性,变得嗜肉类起来,不过,真给它们提供肉类食品,却没有兴趣。饥饿说是因为观察到有些动物在产前就不吃不喝,产后就大饥饿,见什么吃什么,但是,在产后有大批食物选择仍然专挑胎盘吃让饥饿说难以成立。


如果母体在生产后有什么特别的营养或者激素的缺乏,需要从胎盘中吃回去,那么在临近生产时就会有所表现,但那些拒绝胎盘的未育鼠不在产后,都仍然一概拒绝。而天生喜欢吃胎盘的未育鼠们又一见面就吃得不亦乐乎,表明胎盘存在特殊物质以弥补母体的说法难以成立。


对于不想卷入吃胎盘的科学困惑的学者而言,一般营养说可以直观地解释动物吃胎盘的动机。在动物生产之后,胎盘被弃之可惜,对于食物并不充足种类来说尤其如此,无人可以否认胎盘餐的一般营养价值。对于动物来说,在自然界从未发生过科学家主动送上其它待选食品的美事,所以它们不吃的被淘汰了,选择吃胎盘变成了天性,这一天性又使它们在实验条件下仍然选择吃胎盘而非其它食品。


人类不吃胎盘是因为人类的浪费本性。作为万物之灵,人类食性广泛,使得食物易得,所以不吃胎盘。人类不仅仅是不吃胎盘地浪费,女性每个月来月经是比胎盘更大的浪费,在自然界更是特别,其它动物都把月经给吸叫回去了,只有人类才流出来。月经并非没有后果,在食物受限的人中,它引起贫血,但人类就是拼着贫血也要浪费月经,如果是动物,说不定即使流了出来,也会给吃回去的。不仅仅是女性浪费,男性在性活动中大部分是做无用功,用简单的生物学模型套人类有着无穷无尽的挑战。如果人是猴子变来的,对于进化论者一个特别的挑战就是,人类是如何以及为什么放弃吃胎盘的习惯的。


如前述,未育鼠吃不吃胎盘取决于基因型,那么人类不吃胎盘多半是上帝为我们置入了相应基因,成了人就不吃胎盘。人类不吃胎盘,这是全世界跨文化的3。美国学者杨等人针对179个文化进行调查,没有发现人类有象动物一般吃胎盘的现象,在绝大多数文化中,吃胎盘是一种禁忌。对胎盘的处理,大多数文化是或埋或烧,有的文化中把胎盘部分切下来做成纪念物,有的文化,比如夏威夷土著,就把胎盘埋起来,植上树,让它跟孩子共同成长。古拉人还把树叶摘下给孩子泡着喝,据说可以防鬼,有学者将之算为象征性地吃胎盘。


在中国胎盘成了名贵的紫河车,受中医影响,越南人也相信它能治疗结核,而中国人就不得了,成了万灵药,随便翻翻百度百科之类的网站,胎盘是人人几乎都有吃的理由。在其它文化中也有把胎盘当药的,不过,制作方式跟中国的大不相同,用途更截然不同。南美洲的艾马亚人将之烧成灰当药;加勒比海地区的尤卡坦玛雅人用胎盘灰水洗头,防女性脱发;而中东的马勒斯坦人则用灰水洗澡以治疗不育。比较而言,中国人的药用方式恶心指数第一,因为他们要么将之晒干做药,要么烹调食用的。


实际上,直接生食是目前唯一受科学支持的方式。在吃胎盘的研究中,有学者发现胎盘中可能的确含有特殊物质,它被命为胎盘阿片作用加强因子(Placental Opioid-Enhancing Factor,POEF)4。它能增强阿片类物质对动物的镇痛效果,显然,这对刚生产后的母体是有作用的。研究还发现,它的作用并不具有母体特异性,对雄性动物也有作用。PEOF在加热后迅速失效,针对科学研究中的胎盘,一般都采用速冻速热法,而且温度不能超过40摄氏度,超过PEOF就失效了。更奇特的是,这胎盘还必须得吃,什么胎盘提取液直接注射,根本就不起作用。如果给动物用药,阻止其胃酸及胃蛋白酶分泌,PEOF的镇痛作用也消失了。所以人要想获得吃胎盘的好处,就得要生吃胎盘。


针对人吃胎盘的唯一实验研究是在1954年做的,有奶产量不足的产妇分成两组,一组给吃人胎盘,另一组对照吃牛肉。实验组86%有产量增加,而对照组只有33%产量增加;在实验组有1/3产量大增,而对照组一个也没有。如果有人愿意尝试这种极端的催奶疗法,让我提醒你,实验者用的是冻干的胎盘生吃。在动物实验,吃胎盘也被发现有助于母体产奶,对婴儿有更快更多的爱,婴儿体重增长更快。


我的胎盘要生吃的说法一定让中国的胎盘爱好者大感失望,觉得我败坏了他们的味口。为了弥补,我再提供一条更为实际的科学建议。在针对PEOF的研究中,科学家发现胎盘的药用价值没有种族特异性,把人的胎盘喂老鼠,效果差不多。此外,除了胎盘,羊水也有效,这就更进一步地扩大了潜在供给:胎盘爱好者们,哪用得着去吃人的胎盘背上吃人肉的禁忌嫌疑,跟饲养场搞好关系,胎盘羊水从此变废为宝,各得其好,岂不快哉?再次提醒,要生吃。


那么什么人可能从吃胎盘羊水中获益呢?还真不少。产妇是首选,其次估计是那些受慢性疼痛折磨的患者了。可能受益就表明可能不受益,即使受益,其效果也不大,不要无效时怪我是砖家。针对胎盘羊水,其恶心指数太高,我是坚决不吃的。千万莫用胎盘治结核,延误病情;千万莫用胎盘治阳萎体质弱,农贸市场中的产品更便宜有效。


有了科学知识的武装,你们可以把骗子的标签贴给那些昧着良心赚钱的售卖人胎盘提取液的医药公司了。


注:


1徐大椿《医学源流论》叙:“医,小道也,精义也,重任也,贱工也。”


2Kristal M.B. Placentophagia: A Biobehavioral Enigma. Neuroscience & Biohehavioral Reviews 1980; 4: 141-150


3Young, S. M. & Behyshek, D.C. In Search of Human Placentophagy: A Cross-Cultural Survey of Human Placenta Consumption, Disposal Practices, and Cultural Beliefs. Ecology of Food and Nutrition 2010; 49: 6, 467-484


4Kristal, M.B., DiPirro, J.M., & Thompson, A.C. Placentophagia in Humans and NonHuman Mammals: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Ecology of Food and Nutrition 2012; 51(3): 177-19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0310-590032.html

上一篇:颠覆政权的消防队
下一篇:[转载]吴法天找抽

5 李延谦 刘旭霞 杨靖 赵帅飞 zhanghuat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5 10: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