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科技期刊与图书出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李霞 (英文名: Susan Li) 三十余年中外科技期刊与图书(中英文)管理经验

博文

“五一”与“跳河” 精选

已有 8391 次阅读 2018-8-16 05:04 |个人分类:管窥天下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民间舞, 唱诗, 跳河

 

牛津轶事(六)

 

“五一”与“跳河”

 

今年欧洲盛夏,英国也着实热了几天,破天荒的摄氏30多度,几乎要引发一场空前的大旱。地里的庄稼歉收是注定的了,为了节水,许多地方禁用自来水浇花,园艺爱好者倍感伤情。草地干黄了,花朵枯萎了,一派凄凉只盼高温过后的一场秋雨,让大地再次披上绿装。英国河流纵横,水源相对充足,但人为控制使用应该是一件好事。毕竟细水才能长流,有所顾忌和敬畏自然是人类智慧与修为的体现。

 

牛津有两条主要的河流,泰晤士河(Thames River)和查畏尔河(Cherwell River)。后者在牛津与泰晤士河交汇,为其注入近一半的水源。泰士河因此得以更加澎湃的身姿流向古都伦敦,最终汇入茫茫大海。

 

每年的五一节,有的国家按国际劳动节庆祝,有放五一长假的,有举行国家级庆祝活动的。在英国,是传统的春假时节。五一前后的周一是法定的公假日(英国称之为Bank Holiday, 因为在这一天,银行关门停业 )。在大学城牛津,无论五月一日是星期几,一大早都有传统的庆祝活动。主要内容是民族舞蹈、 唱诗班合唱和大学生们的即兴表演,其中最出彩的是被取缔的在查畏尔河畔桥上的跳河之举。

 

先从舞蹈说起,五一节跳的是牛津地区特有的称为莫里斯舞 (Morris Dance)的乡间舞蹈,有点像国内少数民族世代相传的民间舞蹈。舞者不分男女老少,穿着花花绿绿的行头,上戴五彩帽子,下系叮当脚铃。手里挥动着彩带或手杖,随着欢快的音乐伴奏,不断的变换队形。边舞边喝,很是热闹。小孩子的版本更为喜庆,孩子们都扮成花童模样,站成几圈,围着中间高高的花杖左右旋转,花杖顶端固定着许多长长的彩色丝带,另一头被孩子们一个个的攥在手里,舞动过程中里外圈的孩子们有序穿插交错,最终用彩带织出一个美丽的花套,像收起的花伞一样套在花杖上,煞是好看。花伞织好后舞蹈并没有结束,孩子们开始反方向旋转,继续有序地穿插交错,当最后一个音符戛然而止的时候,花套完全打开,又是一片彩带纷飞,在春风里劲舞。

 

唱诗班同样奇特,地点是牛津大学的莫德林学院(Magdalen College)。其教堂坐落在查畏尔河畔,高高的塔楼曾经是牛津空中制高点之一。清晨六点左右,由一组非专业歌手在此唱诗。唱诗班的成员主要是莫德林中学(Magdalen College School)的孩子,不论年纪大小,均训练有素。歌声悠扬清澈,随着春天甜美的微风,从空中徐徐飘下,很是空灵荡漾,令人心旷神怡。据说曾有人想把唱诗活动从塔楼顶上请下来,理由是塔楼太高,在地面听不清楚,但最终还是被否决了。也许大家还是愿意承传历史吧?况且那虚幻缥缈的境界尤为难得,当初之所以把唱诗活动放到教堂的顶端,除了离上帝更近些外,是否追求的正是这般似有似无的感觉?

 

牛津大学的学习大都很紧张,学生们压力很大。有机会释放一下,是许多孩子们求之不得的。五一节的庆祝活动,就是释放的机会之一。不少学生从头天晚上就开始聚集在酒吧,聊天喝酒游戏,部分精力旺盛的可以喝到第二天凌晨。查畏尔河在莫德林学院旁边有一座石桥,桥下不远是租船的地方,牛津和剑桥特有的平底木船 (Punt),就是从这里驶出的。这段河水并不深,旱季从桥上跳下去很是危险。所以市政有规定,不许任何人在这里跳河娱乐,但几乎每年都有喝高了的学生在这一天以身试险。记得有一年我正好赶上这场热闹,看个尽兴:几个男生互相激励,在警察高头大马的注视和众目睽睽之下,先后从桥上纵身跃入河中。围观的群众喝彩不断,警察也无可奈何。其中一位帅哥对自己的身材很有信心,即兴赤身裸体站在桥头,在晨曦的照耀下浑身煞是刚健, 赚足了眼球。可惜河水冰凉刺骨,当他满身沾满水草从桥下爬上来的时候,浑身颤栗不止,一副憨态很是好笑。

 

这里的孩子从小自由惯了,即使行为偶尔有出格的地方,只要没有对他人造成伤害,知错就改便可以了。跳河的学生不是每年都有,群众在看热闹之余,也为他们的安全捏把汗。据说有跳断胳膊腿的,但五一跳河仍时有发生。想必只有学生们自己想明白了,此举才会寿终正寝吧? 假若真有那么一天,也许吃瓜群众还会怀念此情此景,毕竟这是牛津五一节的亮点之一。

 

自由地放飞思想,如果用到正道上,是年轻人成功的动力和源泉。前不久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盛况空前,球迷们大饱眼福。最终法国队捧杯而归,主力之一姆巴佩(Kylian Mbappé Lottin)和获得金靴奖的英国队长亨利恩(Harry Edward Kane)一样,都是十几岁就放弃学业,开始了足球的追梦之旅。他们年少时理智的激情在家人和朋友的鼓励下,经过多年不懈地努力,如今终于梦想成真。联想到国足的现状,倘若有一天,孩子们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所爱所求,保持同样的初心和执着,也有家人和社会的理解与支持,国足走向世界的梦想也许就不再遥远。即使不能叱咤世界杯,有这份热爱和自由追梦的初心,重在参与也是好的吧?

 

 

 

 

管窥天下事系列博文:

牛津轶事 (一)牛大 vs 牛不大 中国科学报, 2018-2-23

牛津轶事 (二)面包蟹与大闸蟹的闲话中国科学报, 2018-3-16

牛津轶事 (三)妈妈沙龙的回忆中国科学报, 2018-5-11

牛津轶事 (四)温室里的娇柔 vs 路道边的泰然 中国科学报, 2018-6-8

牛津轶事 (五)牛津的公园 中国科学报,2018-7-20 

牛津轶事 (六)“五一”与“跳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00-1129419.html

上一篇:牛津的公园
下一篇:天鹅畅想曲

8 李二岭 武夷山 赵克勤 冯大诚 陈小润 孙杨 杨正瓴 李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7 19: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