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chun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chunming

博文

抓石螺与河蚌记

已有 4267 次阅读 2010-7-19 19:36 |个人分类:感想|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故土,清,浊| 故土

       仲夏,回归故里,烈日普照,无处纳凉,儿时游玩于池塘抓鱼、摸石螺、河蚌之记忆准时浮现于大脑。离开故土已有多年,此种娱乐方式久已舍弃,试想:在烈日炎炎之下,游走于蓝天碧水之间,或藏于水底,或浮于水面,或游于水中,天奈我何?且时不时有鲫鱼滑于手指间,一阵窃喜滑过心头,儿时俗语说明,鲫鱼是跑不远的,故沿池塘底的脚印往往能捕获那条刚刚窃喜没有被抓住的小鱼,如能在众多小伙伴中能抓到鲤鱼或更大的鱼时,则是能笑傲池塘。石螺、河蚌更不在话下,每每是以桶为计量单位。当量多时,还能拿到市场上去进行交易。

       游玩于水中的欲望陡然剧增,故提桶来于池边,时值雨季后,池中碧波荡漾,忙宽衣解带,人翔浅底,几番水底翻腾,终应了老话:水至清而无鱼,仅得几颗石螺和两块河蚌而上岸。另觅一池,池水虽不深,然水底无污泥,石螺和河蚌何以为食?终无果。只得裸行于田野,游走于杂草与禾苗之间,大有儿时之记忆,最妙的是路过亲朋种植之瓜地,恰好有人,故能于阴凉处觅得甜瓜,一拳下去,香甜四散,于旷野狼吞虎咽,甜水从嘴角边直流至脚尖,又何妨?

       裸行于儿时捉鱼的小溪边,此时流水潺潺,虽没有了儿时之踪迹,然还是可见悠闲之小鱼,且隐约见晒太阳的石螺。故来于溪边,滑落溪中,终见久违之石螺,其好不悠哉,当砂石从脚趾缝中穿过时,拾起悠闲之石螺,吾岂不快哉!不过惊扰石螺之幽梦,亦有所不妥。低头拾起午休中的石螺,却不知惊扰睡梦中之牛牤,于是我喜欢上了小溪中的石螺,小溪边的牛牤却喜欢上了小溪中的我!

       沿着小溪一路下来,也小有收获,石螺把桶底铺满了,虽不像原来那样多,但能在小溪中如此收获,也是意外之事了。

       既然水清无鱼,那么水浊又如何?沿着小溪来到另一池塘,水混浊,且浅,下水一探,水底有厚厚的淤泥,很适合石螺和河蚌生长,故用脚在水底横扫,一遇硬物,用手一探,四块肥美的河蚌挤于一处,此时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呢?心里深处几声嘿嘿的欢快声从口中爆发出来,试问笑容何时最灿?吾谓:正当其时!当周游池塘一周后,河蚌已经是满满一水桶,已无处可纳,再说也得留点以待明年。

       从水中出来,全身已是黄毛加身,猛一看,会有一种返古之嫌。此水不可濯我身,故裸身游走于田埂之上,穿梭于禾苗之间,重归清水之塘,如鲤鱼跃入水中,耳边水声轰鸣,浅于水底,睁眼看着这不同的世界,于烈日中能有如此享受,快哉!

       钻出水面,仰头浮于水上,眼观蓝天白云,耳听水底之声,此招式为水中最休闲之方式,最省力之游姿,双手缓缓地拨开水中之蓝天白云,此时之人不亦游淌于蓝天白云之间?

       偶有一句浮现于浮在水面之上的脑袋:故土之水清兮,可以濯我身;故土之水浊兮,可以果我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8067-345531.html

上一篇:牛饮中品石头
下一篇:地质野外洒风流-记地质老师黄德志

3 罗帆 梁建华 吕新华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17: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