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地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博物

博文

不一样的南极科考-8·成功之贼 精选

已有 5432 次阅读 2012-3-5 02:11 |个人分类:鸟的天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不一样的南极科考

贼鸥的大脑袋可不是白长的,它很聪明

    第一次遇见传说中的贼鸥,是在库弗维尔(Cuverville-Island 64°40'S 62°37'W),第一印象是——这家伙可真大,大得哪里是海鸥哟,体长有50厘米,简直像只鸡。羽毛不是很漂亮,棕色,带麻花点儿,黑色的喙,喙端带一个邪恶的弯钩儿,这钩儿很管用,不管是小企鹅,还是其它别的什么软东西,总之,钩起就不容易逃脱,我曾见它用这钩儿把小企鹅拽出群,也曾见它用这钩儿把小企鹅挑到半空,总之,在猎杀过程中,这钩儿是个很管用的附件儿。

    行前,曾听到过许多关于贼鸥的传说,例如偷科考队员的食物,袭击空中的飞鸟,抢夺它们的口里或胃里的食物,等等。因此,在科考队员的开题报告会上,我把贼鸥当作动物组的重点考察对象列入备选课题当中。

    结果,我们还真有几名同学选则了贼鸥的课题。经过他们耐心和细心的蹲守和追踪,队员观察到了贼鸥袭击小企鹅的景象,出乎意料的是:贼鸥从远方翱翔而来,从亲鸟身边把小企鹅拖拽出巢,叼起,不多功夫后,再把奄奄一息、受伤出血的小企鹅扔到地上,自己则到一旁休息。

    据我们分析,此时贼鸥其实并不饿,但它要为下一顿做准备,袭击小企鹅的意图,其实就是将其弄伤,在南极这样的极端环境下,受伤的雏鸟几乎是没机会活下来的,自己则躲在一旁待其死亡后,亲鸟及周边成年鸟不再理会时,就下来肆无忌惮地慢慢享用了。这种方法可以最大限度节省体力和保证食物来源,反正它本身就是捕食和食腐兼具的鸟类,根本不在乎肉是新鲜的,还是腐烂的。

    在库弗维尔岛和纳克港(Neko Harbour 南纬64°50'S, 62°36'S),既见到了被贼鸥叼烂了的企鹅腐尸,也见到了被贼鸥肢解了的新鲜尸体。

    然而,在乔治王岛,我却见到了此行体型最大的贼鸥,体长至少有60厘米走起路来,摇摇摆摆,起飞也异常笨重,简直像头小鹅。当船还未停稳的时候,这些贪吃的家伙就先到了,并且不怕人,甚至踱到你脚旁。上岛后,我们的队员做了一个动物与声音的行为学实验:坐在远处有贼鸥的石滩上用iPhone播放舒缓的轻音乐,结果附近的贼鸥都聚拢过来,甚至还有大胆的拉扯她的鞋带;当轻音乐被改变为重金属乐曲时,贼鸥立刻纷纷离开;当音乐又接近舒缓时,贼鸥又聚拢过来......

    在我看来,贼鸥是南极一种进化得非常成功的鸟类,它的成功在于它有鸟类群体中高超的智商,使它能够得到更多的食物。我想,这也是它在极端环境下,体型还能越来越大的原因了。( 博物地理 段煦 文/摄影 )

翱翔

低飞

落脚

剪影

矗立

出浴

休憩

警视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8-544066.html

上一篇:不一样的南极科考-5·漂向远方的蓝冰
下一篇:还等什么,采药去!

16 曹聪 苏德辰 余昕 黄晓磊 陈学雷 马磊 谢鑫 唐常杰 朱志敏 吕洪波 刘洋 张玉秀 赵丽莹 武夷山 laokanke crossludo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20: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