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地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博物

博文

我国南极新站区周围的环境怎样 精选

已有 6309 次阅读 2017-12-12 09:09 |个人分类:地理风物|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南极| 南极

风平浪静时的特拉诺瓦湾

   刚刚看到央视新闻,说,“北京时间9日开始,正在南极恩克斯堡岛附近作业的中国第34次南极考察队开启了新建站相关物资的卸货工作,为将来建设中国第五座南极考察站进行前期准备。”,啊,真好,我国第五个南极科考站新站址的具体位置——“特拉诺瓦湾”的“恩克斯堡岛”,向国际社会公布出来了。

   现在,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地谈论那里的情形了。

   我是今年2月下旬到达特拉诺瓦湾(Terra Nova Bay),而新站址恩克斯堡岛(inexpressible island)位于南纬74°53′,东经163°42′附近的东南极洲罗斯海的西岸。很多资料说那里的天气非常不好,其实是相对而言,罗斯海的北部开口宽大,守着西风带的南缘,而内部又受到极地东风的控制,因此长年风浪肆虐,这,是指罗斯海的大部海域,而特拉诺瓦湾的情形要好得多,不然我国也不会把新的科考站安在这里。大船从罗斯海外海进入到特拉诺瓦湾,会有明显的感觉,那是一个从风暴肆虐到风平浪静的一个过程。特拉诺瓦湾是罗斯海向西凹进维多利亚地的一个C形湾,开口朝东。与周围外海那些秃秃的,海岸线上围满冰裙的海岸相比,这里有很多处可以登陆的岩岸和海滩,更有意思的是,因为三面环山的缘故,这里有自己的小气候,成了许多极地动物的“避风港”和“疗养地”,我在驾驶室瞄了一眼大老美出的海图,竟然密集地标注了6处动物聚集栖息的地点,其中有3处是麦氏贼鸥(Catharacta macconmicki)的,2处威德尔海豹(Leptonychotes weddellii)的,2处阿德利企鹅(Pygoscelis adeliae)的。

   越往湾里走,风,越小;浪,越矮,上面是一片蓝天白云和响晴白日,令人能够把一直紧缩的肌肉暂时放松起来。对比终日阴云密布、暴风肆虐的奥黛丽角(罗斯海北侧边缘海岬),堪称罗斯海的天堂。

   回到驾驶室,借助望远镜,我观察了这里周围的情况,正前方(西侧)是南极大陆那层层叠叠的群山,而北部,有一座像富士山那样标准的圆锥形山体,而我国即将建站的恩克斯堡岛(有时也译作“不可形容岛”),则隐藏得很深,位于海湾南部“靠后再靠后”的位置(该岛东侧有从北方延伸过来的山脉),该岛海拔比东侧的山脉更高,因此在达特拉诺瓦湾北部航线上行进的时候,朝该岛方向眺望,能远远望见岛上几个凌驾于前排群峰之上的雪峰。

   我本次的登陆地点分别是特拉诺瓦湾北部和西部位于南极大陆上的两个科考站,位于北部的是德国的Gondwana站,位于西岸的是意大利的Mario Zucchelli站,我们的新站未来将与这两个欧洲站做邻居。可惜的是,我到达的时间,已接近南极考察季的末尾,两个站上的科研人员都已经回国了,只剩下空荡荡的站房和那些冰冷的重型设备。

   不出所料,在望远镜里看到的锥形山体,果然是座火山,因为在意大利站,我观察到这一地区的山体几乎都是由长石晶斑很大的花岗岩组成,可见,这里的海岸基础非常好,结构稳定的花岗岩山体非常适合建筑规模庞大的站房,Mario Zucchelli站的主体就是一座巨大的蓝色建筑物。许多带气孔的,玄武岩质的火山渣就散落在地上,这样的地方成壤条件很差,几乎没有任何植物,动物只观察到麦氏贼鸥,在头上盘旋,不时在距离人腿很近的地方落下来休息。

   而德国站的情形却与显得生机勃勃,这个站的特点是,站前区是一片卵石海滩,有宽阔的潮间带,那些肥胖的,懒洋洋的威德尔海豹横七竖八地躺在岩石间封冻的海冰上打盹儿,即使你走近了,也只是睁开一只惺忪的睡眼,看上你一眼,发出一声不耐烦的咕噜声,然后,再度睡去。而那些矮矮的“标准企鹅”(阿德利企鹅黑身白肚,没有任何多余的花纹和颜色,是最“标准”的企鹅)们则显得绅士多了,如果你的位置挡住了它要走的路,它会停下来,等你先过,而我们在野外工作要遵守的“南极法典”是除必要情形外,必须让动物先过,于是我们俩之间就在“您先请”还是“您先请”之间谦让地拉锯,终于,主人被你的诚意所打动,摆着两只鳍状翅向你走来,而你要做的,就是笔直地站在原地,等这些小家伙儿们从你腿边姗姗地过去再走。

   因此说,野外科考站站址的选择是很有讲究的 ,既要考虑到地理因素(例如附近的航道资源、码头位置),又要考虑到气候环境(例如避风、光照、海冰淤积),又要考虑到这里的地质因素(例如建筑的基岩条件),还要考虑到研究内容的丰富度(例如周边栖息的动物、植物、岩石组分)和必要生存条件(例如淡水水源),愿我们的新站能占到这里的天时、地利与人和......(段煦 文/摄影)

 

完美的南极火山锥


带气孔的玄武岩质火山渣


花岗岩


球状风化中的花岗岩海岸



被冠以“贼”的鸟(麦氏贼鸥)



贪吃贪睡的家伙(威德尔海豹)


姗姗而来的小家伙(阿德利企鹅)


蓝调意大利站


德国Gondwan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8-1089249.html

上一篇:今天,我们纪念陈心陶先生
下一篇:来自丛林的报道:红毛猩猩怪异食谱的背后

21 刁承泰 沈律 苏德辰 高建国 吕洪波 杨正瓴 曾泳春 鲍海飞 白龙亮 李霞 周少祥 陈小润 姚卫建 黄育和 张珑 张叔勇 丛远新 武夷山 左宋林 汪晓军 焦豹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2 09: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