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101y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101yao

博文

女博士的求职之难的感想 精选

已有 2784 次阅读 2017-5-16 20:5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人生总是会发生一些让人感觉很不公平的事。说到底,这个不公平就是不顺自己意愿的事。可能是明明觉得自己很努力了,也能知道自己确实足够优秀,水到渠成的事没成想到跟前转了个弯,这不能不说让人沮丧。我没料到的是一个女博士求职被拒的牢骚,结果在这个科学网上引来很多人的气氛,甚至还谈到了女性歧视问题,颇有女权主义的感觉。不过说到底,我觉得心态不好,估计是人生有些顺利,还没遇到太大的挫折。

  或许是把事看得太透彻吧。对于像我这样一个人,什么都还没有。什么都还没发生,如果人生为六十岁的话,这也算过去大半了。人生短短,自己的能力和精力又都十分有限。真不知还能耽搁多少年。年龄大了,曾经的冲劲和干劲都懈怠的差不多了。如果这个岁数再去闯荡,真是越来越吃力,压力也越来越大。每年的毕业生那么多,我早已离开了校园。虽然努力学,但是我知道到底不再年轻。况且俗事太多,不似在学校那种无忧无虑,能静下心来安静读一小会书都是奢望。况且那一小会书的效果真的等于空无。即便每天叠加,仍然是空无。我现在出门,是再也不会到那几十元的地下室旅馆去住了。原先有毅力步行到的地方,现在我觉得一出门就好累。看着那些毕业留校的同学,生活过得非常滋润,想想我这还在温饱线生活,真是天壤之别。我其实很想读个博士,可是每年都是因为英语败绩而归。曾经的所学,即便我很想保留,也随着年纪增大和环境的影响,都付之东流。一年又一年,每年的情况都不一样,岁数又大了,不能重来。曾经板凳坐了十年冷所得的知识因为文章不写变成了空无。对于我来说,我还真不知道未来怎么样。我想读书,就必须考试,考试就必须请假,就必须到学校的所在地考,就必须提前住宾馆,还要受人冷眼。这些耗费的精力和金钱都不会有人去算。可是我知道,我每年挣钱所得都贡献在了中国的铁路事业和宾馆行业了。我记得我有一次为了考试,因为所报考的学校要求严格,我不得不在正月十五的晚上坐上火车去递交材料,对我来说,我找不到人能给我对我没有什么用的推荐信了。我的老师离我太远,我所生活的县甚至市都没有相关专业的教授,我能提供的是当年我上学的时候老师写的推荐信,我扫描好了留在优盘里,到了那,被一个帮忙审查的学生看了,人家说不是人家学校的版本,不符合规定。一句话就把我推出了门外。又有一次,考完笔试复试。结果那个学校我说歧视也真不为过。如果考生有四十人,他们本校的辅导员就至少占了二十八位。我说的只是我这个专业的考生。况且排在前面复试的都是他们的辅导员,在往后才是非本校的考生。因为这是考完笔试就复试的,并不是按照成绩分数高低排名。人家那些辅导员很高兴,个个都称赞学校方便学生,听了这个我只有苦笑。那些辅导员复试完了没有两个就轮到我了。我一看表,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我要赶车回家的,车站离学校不近,我住的宾馆也不算近。那个时候老师们都已经精疲力尽了,本来我想多说点,不过看那几位老师都已经昏昏欲睡的样子,我真不想多说什么了。我一直以不打扰老师为美德,这大概是听了程门立雪的故事听多了。我匆匆说完,然后急匆匆打个出租回宾馆退房,然后赶往车站。午饭是想都不用想了,晚饭自然也要到深夜了。我跟出租车司机说,我赶忙退房,让他稍微等我一会,毕竟再打车就耽搁时间,怕时间来不及。等我退房的上车的时候,那出租车司机发现车上有上一个顾客,其实是个学生忘了的手机。司机师傅说,能不能做个好事,还回失主。我说也行。我知道手机很破,到底丢失很多东西都不方便。我当时已经着急得很了,只是我不想让司机看出来。那个司机让我翻看那个手机最近拨打的号码,据这个司机说,上一个顾客是个外地来的学生,来这个学校看他女朋友。我不说我多着急了,我只告诉你我那是已经手颤抖得按不了手机的开关键了。不管怎么样,手机送回。可是我觉得我的心很冰冷。我觉得做善事真不容易,尤其是我正在倒霉或者说很危机的时刻。

  以上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我说这事想说什么,想说的事是情。从感情上看,我自始至终都觉得受到了歧视。先不要说别的,这么大岁数还要去奋斗,跑到一个不是自己的地方去报名,学习的学费都没有,还得说走一步是一步。我曾经一起考试的学生都有在大学做副教授了,我却还在考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考上的博士。单凭这一点,你说这个女博士找不到工作惨吗,对我而言,至少她已经读完博士。她所说的遭遇的不平我都遇到过,遇见了也不只一次了。我在我以前的博文中说起来的时候很多都是简略一提。我没有想过要获得别人的同情,我只是反思自己的这些经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提的,没有这些考试的经历,我至少不会到过那些城市。单就这个,我还没有提我的家庭影响,因为今年我几乎真是泣血断绝了最亲的关系,差点没被气死。我今年过得就十分不顺心。我能说我新年那几天假气的每天只吃一个苹果,一点饭都没吃。等到上班的时候,单位的人只是知道我上楼一点力气都没有。别人看到的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其实到三月底我都没恢复过来。我能说我被预订的宾馆的一个服务人员给误删了订单,第二天考试,大半夜十一点我还在大街上找宾馆入住。我当时真恨不得炸了那个宾馆。这并不是我的错。因为我提前一个多星期就订了房间,并且去之前的前一天晚上还核实了一下。本来给我一个解决的方案,等我看完考试地点回来却告知,记住第二次弄错房间。我能说我在考试那几天被冻得不清,考试三个小时,我一个小时不到就被冻得手脚已经麻木了。我说我冻得不清,影响了考试,起先大家都认为是个笑话。不过在摸我的手的时候就不笑了。考完复试,我直到复试完都没缓个劲来。我看那老师的眼神,他以为我不懂,其实是那些诧异我真没精力去解释。那些问题我也有点懒散作答。我敢说,幸亏是我已经在暖屋里暖和了一阵,要不然还要更糟糕。结果可想而知。我自己学术上的设想又泡汤了。

 这个不是诉苦大会。我也无心想说这个获得同情。我只是说情感的事不好度量。她只不过是没有找到她想要的工作而已。况且生活中过的比我惨的有的是。至少我不会从小学开始就摆摊卖东西照顾生病的家人。比起那种来,我还差得远。我要说的是,这并不值得太多的同情。

  下面我要从理上来讲讲这个事的看法。从我的经历来看,你很难挑出学校的过错。就算工作不是为你准备的。这个事我也知道。毕业留校的,多半是家庭有点背景的,并且头脑很活路的那些人,你可以说他们是马屁精啊。不过那是规则。即便在学校的招聘面试中,那些早在学校工作的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不见得比你这个没经验的好,恐怕学校也更乐意用一个熟人。毕竟熟悉的人熟悉性格熟悉工作环境。就这么说吧,校长的学生最容易在学校就业。但是你要看,即便是走关系,也是走了程序。从道理上讲也没什么错。我已经在以前的博文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请牢记这句话。这在现实中绝对是一条真理。你所说的强也只是你认为的强,但是在其他人眼中可能就不值得一提。评判的标准不一样,评判官的价值观和能力以及侧重点不一样。在这里,我只是说,客观的是你去参加应聘,无疑就是默认了那个审判官的评判。如果你不接受,大可一走了人。何必嫉妒人家,徒惹烦恼。我敢说,那些应聘成功的绝对都说公平。如果这个女博士应聘上,她绝对不会找那些不公平的理由。只有自己的欲望在,才会找那些对自己有利对别人有害的理由。人都是想获得一种可能更好的生活。殊不知,这就是代价。获取不得的代价。那么应聘者,那么多考试的人,总是败得多,取中的少。你占了这个位置,另外的人就不会有了。现在的情况是,这个位置刚好被别人占了而已。心有不甘不得不需要承认但是很不想承认的那个失败者而已。我觉得科学网上在这点上那些跟风发帖的人的心态就都不好。不能平衡自己的欲望。说的是看似公道却不一定有道理的话。道理并不是一家讲的。就如我没考上一样,总是会有失败的理由。我可以找寻自身的理由,也可以找别人的理由。我以上虽然说了那么多别人的不好。不过我还是承认不足。我只是向自己看齐。学习是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省。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我看了那几篇博文,都是说别人的,没有说自己的理由。这样不好。我就算不是很了解事实,但是我从现实中发生的客观的事实看,也能推测几个这个女博士不够优秀的理由。至少没有在别的应聘者脱颖而出。即便她说的很多事我也非常赞同。我也很讨厌那些明明已经有人占了位置的却还要走形式,让人大老远的白跑一趟。这都不是人文关怀的结果。在很早的时候就淘汰好了。何必耽误应聘者的时间呢。可能这个时间去其他的地方就能应聘上一个职位。这几个跟风的博文想法都不对。另外有没有觉得这个女博士或许水平就不怎么样呢。对于一个外人来看,两方面的原因都要考虑,并不能只听一人说。从道理上两方都可以讲通。

 第三是从法的角度看,即便有熟人在,只有走程序,公开,也就没什么了。

总得来看,从情上,学校讲学校的情感,个人讲个人的情感。打平。从道理上看,学校的道理站住脚。个人的道理只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占情多一定,占理少。学校是大于个人的。从法上看,学校不违背法,个人也不违背法。个人质疑声质疑不能推翻法。学校仍然是大于个人的。最后的结论看。就女博士说的事来看,此事会不了了之。我不觉得找不到她这碰了几次闭门羹是个很悲惨的事。我也绝不会联想到歧视。想想李小文院士面试的那个在天桥上贴手机膜的人吧,想想张益唐。如果这些都还不够,就想想钱伟长的经历,这么一个大科学家,五十多岁了还在工厂劳动呢。他是有能力出去谋一个职位的,他也有能力在国外舒服的过日子。可是他还是经历了那些艰苦的岁月,就是不甘寂寞,网上说他在那种情况下推导了一万多个公式。就凭这,还有什么可抱怨的。这个女博士如果想要一个照顾她的老公,我想至少她即便不用工作,他老公就能养活她的。她即便条件再差,也不会糟到我这种现实很骨感未来也未知,生活还不能保障的那种人。科学网的讨论也与此事无益。谈了也白谈,没什么教育意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4261-1055322.html

上一篇:有关母亲节的感想
下一篇:我写得字烂,却也不以为然

7 徐令予 马军 韩枫 郭战胜 蒲亨建 蔡宁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4 01: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