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101y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101yao

博文

有关母亲节的感想 精选

已有 763 次阅读 2017-5-14 23:2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实际上从内心中是怀念我的母亲的。我怀念的方式其实很简单,就是过去的八年多时间里,我不能说从来没有,就几乎在公共场合下没穿过除了黑白两色的衣服。黑白两色,是悲伤的颜色。穿什么样式和颜色的衣服,往往能表现这个人的想法和状态。我一直这样认为。只是近两年可能觉得时间久远了,穿得颜色多了一些。不过身上必然会有这两种颜色中的一种。每次我买衣服看中别的颜色,到最后心中默许的,嘴角叹了一口气,还是这两张颜色的衣服。

   我的怀念之情,是深深印在心底的。我觉得悲情还是不要拿出来。快乐的事情要与大家分享。悲情还是留给自己得好。我知道一个事,失去亲人的痛苦,只有自己经历的那一刻才知道。即便是我固执的坚守,也绝没有当时那种程度。当别人同样的亲人失去的时候,面对别人的失声痛哭,我说我能体会,别人也点头。但是我知道,我绝对不会如面前人这样伤心,我只是曾经伤心过,相当长的时间伤心,并且一直持续下去而已。我已经经过过那个阶段。虽然痛心,不过心已经变得坚强了。

  这些事我觉得还是要收敛为好。自己的母亲是自己的。并不是他人的。悲情并不是做给人看的,幸福也不一定要与人分享。只有自己觉得真的对得起才叫对得起。

  我这个人做事从来都是做不后悔的事。只不过是有的时候心有余而力不足,往往留有遗憾。我很庆幸这一点。遗憾并不是后悔。有些事我做了,真得是无能为力了。有些事我能做,比如逛街。我的母亲活着就喜欢逛商城,买漂亮的衣服。买不起就试穿。穿在身上美一下也是幸福的。于是,我在家时就陪她逛。从县城逛到沧州,从济南逛到杭州,从苏州又逛到北京。我记得有一次暑假,她从沧州的华北商厦看中一件衣服。沧州的华北在沧州就相当于北京的燕莎,石家庄的北国,苏州的美罗,杭州的银泰。她那时开车,说来惭愧,我那时虽然有个驾照,但是一直没开过车。只能是坐车的。她自己开车,我觉得不是很放心,毕竟无事。就陪她好了。我记得我们第一次逛,她看中了,要买,我就觉得那件衣服也没什么特色的,怕会穿一次就束之高阁。外加那个售货员态度很不友善,我就泼了冷水,尽管她兴致勃勃,说出那件衣服的诸多好处。那次到底没买,我是心情舒畅,不过一路言语要小心,免得因为不慎一句话惹起暴风骤雨。说到底还是不甘心。外加她觉得我一个人的理由不够充分,很快,一个星期后,我的母亲就第二次组织人马去沧州华北,这次带上了我的大表姐。虽然我的大表姐坐车晕车。不过对于逛街来说,身体上的不适又能算得了什么。我们三人愉快来到华北,逛来逛去,果不其然,知母莫若子。我的妈是对那件衣服不死心的,又穿来试去的,不过这次换了个售货员,对我的态度也有点不够友善。我本来对这品牌就有意见,这次自然更加深了这个印象。虽然那个售货员极力夸赞,连同我表姐都动了心。不过我上次的理由还是很客观,外加我还翻了一点书籍,对于设计人来说只是三岁小儿的东西,不过说服不搞理论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看我态度坚决,理由还算中立,使得我的大表姐态度也开始左右摇摆了。到最后气得我妈又是悻悻而回。一路上我心情虽然舒畅。不过我的大表姐我觉得心情就比较忐忑了,连她买的衣服都不好炫耀。免得稍有言语不慎,惹来一顿暴风骤雨。回到家无话。过了几天看起来这事过去了。不过到了周末,我妈又去了。这是因为她自己能开车,加之路途不远。我自然也跟着的。第三次是两个人。看来我的母亲是下决心的。不过这次商城出现了好几件不相上下她看着比较满意的衣服。因为她有个信条,就是逛商城就如同淘宝,得一遍又一遍地逛。碰到一件自己喜欢的口袋的钱又合适的,太难了。我这次还是对那家店印象不好,不过看来我妈想好了我理由的对策了,反正是我说一句她总找理由发脾气。我就决定顺着毛捋,改变一下策略好了,我就大夸令她动心的那几件衣服,我一夸,那售货员就跟进了,让人买衣服的理由多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点上,售货员们就懂得比我多了。果然理由多了。搞得我母亲左右摇摆,那几个柜台转了一天,衣服试了一天。到最后又无功而返。我虽然洋洋得意,不过也只能忍着,因为一路上她脸上乌云密布。这个事情过了一个多星期。我的母亲又带我去沧州。我还没反应过来,车上又坐上了两位,我一看,是我的大表姐和二表姐。我母亲说了,相信两个外甥女的眼光,年轻人的眼光好。比那些老的,就是我的姨们的眼光强。我这俩表姐,也是俩购物狂,购物也是相当任性,跟我母亲是一个脾气的。我坐在车上倍感压力啊。一路上自然又争论起那件衣服来。她们说,我就听,偶然插一句话。其实我是趁着机会赶忙拉拢了一下我的大表姐。本来那件衣服我的母亲乐意买就买,不乐意买就算了。只是我是很不服气那个售货员的态度。所以我心里不高兴从那买的。这次我妈的架势是准备三对一,万一又犹豫的呢,也能拉回票来。这样她就无怨无悔地买那件衣服了。买衣服最讨厌的是刚买回来就听见别人说不好。不过也不知道看得多了还是那件衣服的设计不是那么出彩,到最后商城快关门的时候,这三个女人都开始犹豫起来。我的两个表姐在我的胡搅蛮缠之下,逛了一天疲惫不堪的情况下,到最后给我妈的理由是买也行,不买也行。总之,我俩表姐各买了一包衣服,我妈带着我们算她自己空手而回。其实是不空手的,只是那件她看中的衣服还是没买。一路上她一直埋怨这俩外甥女,也没出个准主意,一点主见都没有。过了一周的样子,我跟我母亲又去了一次华北。这次我决定支持,要不然她断不了这个念头。她一进华北,我就带她去那个品牌店里,我就对那个售货员说,把那件衣服给她拿出来。其实那么多次试衣服了。人家售货员早就知道她要哪件什么尺码的衣服了。售货员刚想在说那一大堆赞美的说辞,我就挥了挥手,不必说了,那些理由我都听腻了。不必说了。你现在说你卖的衣服不好都成。那售货员听了还很诧异。我说不用诧异,我们来了都多少次了。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都来过,你讲买的理由,我讲不买的理由,有用吗,一点也没用。我妈还是不会死心。你想想我们每次来逛的场景和这些次数,不用我说不好,你说不好她都会买的。那个售货员边听边点头。总之,那件衣服到底是买回来了。我隐约记得我妈着实高兴了一阵子,穿了一次,只听了一句赞美。我就对那身衣服没什么印象了。

   我偶然回忆了一次事情,写下来。本来是不想写的。这违反了我写这篇文章的主体。我要表达的事是这些只是私事。我可以作为一种回忆的谈话的聊资,顶多做个博文。但是那些伤感的事情如果出现在论文的后记里,或者是网络上的大肆渲染我觉得就不是十分妥当了。

  我其实非常反感一些作者的著作和后记出现类似的话,在本文完成之前,我家的某某去世,我忍受了巨大的伤痛这类的话语。我只是觉得这虽然事实,不过到底有点伤痛炫耀的意思,有点给自己的不足找一些理由的成分。我说的网络大肆渲染是指最近我看网上有人提议要将母亲节变成一个中国的节日。我到觉得真的大可不必。自己尊重自己的母亲怀念自己的母亲是在内心里的,并不是到了母亲节这一天,大家觉得该孝敬了,人家怎么做我也怎么做,你家如果是晚上大家一起吃饭,我家也如此。并不是这样。如果是这样,这是作秀。并不是从内心中怀念。

  在中国,其实母亲的地位比较高。这点看看中国的骂人的内容就知道了。多是侮辱母亲,潜意识中这就是对那家的最大侮辱。就是古代。如果儿子做官在外乡。如果母亲去看望,那么儿子就要穿官服,抬自己的官轿到城外迎接。母亲下船下车,儿子要跪地迎接,不能抬头的。要请母亲进轿子,儿子跟在轿旁和轿子后边小跑。走到府衙,要开正门轿子从正门抬进去,抬到正殿门口,请母亲下轿,进正堂然后参拜。如果父亲来了,以上的事可以没有。古代对母亲其实很推崇,我们虽然不用恢复到如此地步。不过稍加珍惜就可以了。

 中国古代的思想,注重形式,也注重内心。但是流传诵读的经典,还是注重内心得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4261-1054959.html

上一篇:我认为人应该具备的能力
下一篇:女博士的求职之难的感想

4 徐令予 武夷山 栗茂腾 dialecti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4 00: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