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lead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leader 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邮信息安全中心主任

博文

趣谈“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 精选

已有 7322 次阅读 2016-1-19 18:03 |个人分类:讲话精选|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趣谈“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

------期待《安全通论》早日成熟

杨义先教授

北京邮电大学信息安全中心主任

 

刚刚过去的2015年,对中国信息安全界来说,可谓喜事连连。别的咱不说,单论“网络空间安全”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正式批准为“国家一级学科”这件事,就足以让人兴奋不已:我国安全学术界十余年来的梦想,终于成了现实!

作为争取“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的全程亲历者,更作为“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研究论证工作组”的八大金刚之一,回忆曾经的酸甜苦辣,真是感慨万千:不容易呀,不容易!

三十年前,由数学家和通信专家转行而来的一批密码学家们,首先点燃了星星之火,并一度将中国的密码研究搞成了世界亮点;随后,急迫的社会需求,催生了信息安全的爆炸式发展,吸引了计算机、自动化、电子科学与技术等各路英豪加盟;终于,网络安全事业碰到了中国特色的“天花板”,即,学科名分问题。没有学科名分,就没有畅通的资金渠道,人才引进就严重受限,毕业生就受歧视,规模发展就始终倍受牵制,总之,各种资源分配都只能遭受“二等公民”待遇。如果长此以往地被动下去,那么,中国的网络安全事业,就会像春雨后沙漠中的小草那样,因为“一方面茁壮成长,另一方面缺乏营养”而迅速死亡。我国的网络边疆将门洞大开,“网络强国”将变成空中楼阁,国家安全将缺少一根核心栋梁支柱。

于是,在一批仁人志士的呐喊声中,借助“密码学”、“信息安全”等几个寄人篱下的,零散的二级学科这样的“小米加步枪”,中国安全学术界,走上了长达十余年的,争取“一级学科”的漫漫长征路。我们翻越了“没有信息安全本科专业”的“雪山”;爬过了“没有国家科技专项支持”的“草地”;摆脱了昔日各宗主学科出于善意或担心的围追堵截;克服了“张国焘”们的分裂主义和“王明”们的投降主义;战胜了各种“左倾”和“右倾”机会主义的干扰,终于没有让“本不该由学者担负的舆论之山”压垮,并因感动“上帝”,而成功到达了“延安”:让“网络空间安全”名符其实地进入了“国家一级学科”目录名单,并且已经批准了北京邮电大学等近三十所大学的“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博士生招生资格。

“陕北会师”并不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更不等于“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相反,安全界的同仁们将面临更大的压力!想想看,过去若做不好安全研究工作,我们还可以找借口说“因为没有自己的一级学科”;如今,连找借口的机会都没有了!因此,为了自己的学术荣誉,也为了捍卫祖国的信息边疆,我们已经无路可退,只有勇往直前,把我国的网络空间安全,从胜利推向更大的胜利!

在论证“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时,作为论证组成员,我们非常清楚自己的死穴在哪里。为了保守这个核心机密,我们战战兢兢、夜不能寐。论证答辩时,更是对该死穴三缄其口,蒙混过关。如今,“龙门已跳过了”,也该公布这个秘密了。其实,这本是全球安全界的公开秘密,即,除了密码学等少数分支外,“网络空间安全”至今还没有独立的基础理论体系;国内外安全专家只不过是灵巧的“高级工匠”,甚至只是“白领补锅匠”而已;安全学科中寥寥可数的所谓“理论”,实际上只是计算机等理论身上的区区“寄生虫”。总之,整个“网络空间安全”学科,实际上还处于“有魄无魂”,甚至是“魄散魂乱”的阶段。

既然“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具有“先天理论不足”缺陷,那么,咱们的后天努力就更该加倍。为此,我们当初在设计“一级学科研究方向”时,就已经特意将“网络空间安全基础”作为第一个“指导性的二级学科”(其它四个二级学科分别是:密码学及应用、系统安全、网络安全、应用安全),希望我们的良苦用心,能够换来国内同行的积极响应。更希望借助“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这个高大上平台,我国的“安全基础理论”能够走在世界前列,甚至打破“中国人不善创建理论,只喜欢钻牛角尖、啃硬骨头”的魔咒,真正创立一套在安全领域“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通用理论,并以此给中国网络空间安全事业插上腾飞的翅膀,就像1948年“仙农信息论”让“通信工程”这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一样,就像当年冯.诺伊曼理论让“计算机工程”变成“计算机科学”一样!

“建立一套安全基础理论”谈何容易,绝对是严峻挑战,但同时也是天赐良机,更是留给中国人的不多机会之一。

老夫不才,愿做“军中马前卒”!这不,已经只身探雷,进入了《安全通论》的前沿阵地,抛出了一系列“砖”(见《安全通论(1):经络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3322-944217.html 、《安全通论(2)攻防篇之“盲对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3322-947304.html 、《安全通论(3)攻防篇之“石头剪刀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3322-948089.html 、《安全通论(4)攻防篇之“童趣游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3322-949155.html  、《安全通论(5)攻防篇之“非盲对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3322-950146.html   等),但愿引来更多的“玉”!

最后,请允许我套用意大利游击队之歌《啊朋友再见》,来表达我创建《安全通论》之初心:“啊朋友再见,再见吧,再见。如果我在《安全通论》的探雷中“牺牲”,请把我“埋葬”在高高的山岗上,再插上一朵美丽的野花。啊,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都说花儿多么美丽。待到《安全通论》山花烂漫之时,我会在万紫千红中喜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3322-951389.html

上一篇:《安全通论》(5):攻防篇之“非盲对抗”及“劝酒令”
下一篇:《安全通论》(6):攻防篇之“多人盲对抗”

3 武夷山 彭真明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19 22: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