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lead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leader 教授,博士生导师,北邮信息安全中心主任

博文

我的文革记忆

已有 12097 次阅读 2014-2-7 09:10 |个人分类:人生感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的文革记忆(微博集锦版

杨义先

北京邮电大学信息安全中心主任

灵创团队带头人

 

前言

可以原谅,但不能忘记,更不允许篡改!不知何故,已经在名义上被彻底否定了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最近好像又有死灰复燃的倾向。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历史真像,我不顾隐私,把自己心中多年的伤口再次拔开,哪怕被毛粉们疯狂“撒盐”。

为尽量确保真实性,我只叙亲历事,仅述身边人

 

第一篇:学校荒唐事

 

1):那时,大会特多,“最新指示学习会”、“批斗会”、“报喜会”、“忆苦思甜会”等。每次开大会的第一项议题就是:把牛鬼蛇神、四类分子和地富反坏右押上来。于是,几乎是同一批脏兮兮的人就被反复推进会场。作为小学生,我一直就纳闷,这些看起来很老实的叔叔和阿姨怎么不像课本中描述的凶恶敌人呢?

 

2):小学毕业那年,批斗会太多,地富反坏右不够用,于是,一位彭姓女同学就被首先揪了出来,因为,她爸就是现行四类分子。当我把这一胜利消息告诉妈妈时,她哭了,一把抱住我说“儿呀,好好读书,咱家也地主...”果然,第二天我与班上的其他几位同学也都被揪出来,变成了被革命的对象。噩梦从此开始

 

3):班上包括我在内的几位“剥削阶级孝子贤孙”被革命的程度也各不相同。最惨的是那几位女生,谁都可以打骂她们;最可恶的是一位陈姓男生,他在被“红苗子”们欺负后,就更变本加厉地对我们拳打脚踢。我算最幸运的坏分子之一,因为,好几位“红苗子”的作业都得仰仗我,否则,他们就很难小学毕业。

 

4):一上初中就开始罢课闹革命,课表上的课程变成了:学工、学农、学军...。课堂也都搬进了工厂和田间,老师也换成了工人和农民。上课内容是支农,即,把自制的农家肥背到十里开外的山上或帮助收割庄稼。这期间,学校归工宣队接管,老师们不知都到哪里去了,此时,同学们好像没兴趣挖掘谁是地主狗崽子了。

 

5):与其在校内挖粪、割麦,还不如早点进入社会,挣钱养家糊口。再加“知识分子上山下乡”政策对初中毕业生就开始生效,于是,家里人下决心,让我初中肄业,并正式拜师于一位王姓师傅,当了木匠。妈妈如释重负地说:天灾饿不死手艺人!一次锯木头时,误摸了电门,差一点命归黄泉。

 

6):木匠生涯始终让我不甘心,于是,又兼学了理发和修钟表,反正艺不压身嘛。一天,妈妈偶然得知“上山下乡”政策可能要松动,于是,在辍学整一年后,我又重返校园,进入初二四班。在这里,我有幸遇到了人生贵人,班主任李召福老师。他顶住压力,在那个不学无术的年代,巧妙地培养了我们。

 

7):张铁生大红大紫时,学校组织我们去看了场电影<决裂>。回来后,一范姓学生摸仿剧情,在黑板上画了一条马尾巴。出人意料的是,平常和蔼可亲的班主任,李老师,看见这条马尾巴后,勃然大怒。若干年后,李老师才揭密。原来,他对白卷英雄十分反感,但又敢怒不敢言,所以,只好借题发挥了。

 

8):毕业后,我们班成才的人相对较多,这要归功于我们的班主任,李老师。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他巧妙地愚弄了统治者,从而让我们学到了有用的本领,比如,让全班同学踊跃撰写战斗檄文,既让我们提高了语文水平,又使我们班成了“批林批孔”的先进班。哈哈,看来,真是知识越多越“反动”啊!

 

9):初一时,工宣队全面接管了学校。某天,工宣队长带着一帮造反派,突然包围了教室,并莫名其妙地要求我们每个学生书写“毛主席”三个字。几天后,班主任如释重负地宣布:经过笔迹核对,学校厕所隔板上出现的那幅手写反动标语“打倒XXX”,幸亏不是我们班上的同学涂写的,否则,可能被枪毙!

 

10):初二时,抓特务成风。某天,喇叭里又传来喜讯:一位台湾特务落网了!旋即,同学们凭经验,狂奔至大会堂。果然,一位穿着怪异的男子已经戴着高帽,被绑押在台上了。造反派指着那身怪服,愤怒地控诉道,当年他就是穿这套飞行服,从台湾飞来潜伏的!我一看,天啦,这“特务”不就是咱吕老师吗?

 

11):初三某天,学校安排收听重要广播。紧接着,哀乐响起,我心一沉。“...伟大导师...”,悲情仍在汹涌;“...伟大领袖...”,我不敢相信;“...伟大统帅...”,我开始害怕;“...伟大舵手...”,我盼望着;“...毛主席...”,老天终于开眼了!一股喜泪喷薄而出,哇的一声,我与大家哭成一片。那天,真不知谁是悲哭,谁在喜哭!

 

12):毛主席死后,学校搭建了庞大的灵堂。许多同学都流着泪,积极地争取白天轮流守灵。但是,由于怕鬼,没人敢晚上守灵,于是,我等地主子女就又排上了用场。也许站守时间太长,也许确实太怕鬼,当晚,我竟然昏倒在灵堂上。第二天,领导破例表扬我对毛主席感情太深。我当然不敢否认,只在心中窃喜。

 

13):由于给毛主席守灵时的“出色表现”,我这个地主子女终于也被批准加入了“红卫兵”(后来更名为“少先队”或“共青团”),从而为我班的“全红卫兵化”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摸着胸前的红卫兵徽章,我含泪久久凝视远方,从此,文革在我心中已经死亡,悲惨童年也终于结束。我分明望见了光辉的前程。

 

第二篇:家中凄惨情

 

14):报纸广播不断重复说形势越来越好,粮食亩产越来越高,钢铁产量越来越大,敌人正一天天烂下去,我们正一天天好起来,...。总之,每天都在放“卫星”,但是,我分明发现妈妈的笑容越来越少,家里的饭越来越稀,肉与菜越来越缺,肚子越来越饿。大人说,宁愿自己勒紧裤腰带,也要慷慨支援亚非拉!

 

15):妈妈说爸爸出差去了。几天后,突然,一伙造反派堵住家门,凶狠地逼迫妈妈交出畏罪潜逃的我爸,那阵势,把我们吓得哭做一团。后来,妈妈说幸好爸爸逃得早,藏得好,否则就会像爸爸单位的另一位被抓回的同事那样,给活活打死了!帮爸爸逃命的那个素昧平生的陈哥,如今已是我家的至交了。

 

16):爸爸“畏罪潜逃”后,工资当然被停发,造反派们又轮流来我家进行了多次突袭抄家。手表、收音机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当作“走资派的反革命证据”给带走了。后来,爸爸终于被平反了,他们也向爸爸当面道了歉,并归还了当年抄去的“封资修反动书籍”,只是那些值钱的东西再也不知去向了

 

17):仅靠妈妈微簿的工资,要养活全家,谈何容易!还好,反正学校又不上课,于是,大姐主动上山打薪柴;二姐积极下河挖野菜;我则成了远近闻名的拾炭高手;妹妹也尽力做些家务。望着累累成果,我们开心笑了。望着过早懂事的孩子们,妈妈笑了,然后,妈妈又哭了,抱住我们哭了。后来,我们又笑了!

 

18):文革期间,任何事情都会打上阶级的烙印,上山砍柴也不例外。贫农砍柴是热爱劳动;地主家庭砍柴,若被抓住,那就是“挖社会主义的墙角”的重罪。于是,好几次星期天,我放哨,妈妈割草,二姐捆绑,大姐搬运。当贫农们还在梦乡时,我们就已经把下周需用的柴禾背回了家!多惊险,好兴奋!

 

19):爸爸的走资派罪行迟迟没定论,家里日子越来越困难了。二姐心细,偶然发现某餐厅厨房门口丢弃的圆白菜头,可以剥皮食用。从此,家里伙食得以改善,红烧或腌制白菜头便是常用美食。这种勤俭习惯,一直保留至今,无论是出国留学,还是身居別墅,我都再也没有扔过那怕一个圆白菜头,它太香了!

 

20):文革确实也有好处,它促我早熟,强我毅力,大大提高了我的生存本领。更得意的是:我曾经为活命而挖食过的野菜,如今,已成为高档酒楼的招牌菜了;拾荒者经历,使我的抗挫折能力出类拔萃;生活的艰难,教会我珍惜幸福;残酷的政治压迫,坚定了我的反个人崇拜,反盲从,反“复辟文革”的决心

 

21):文革中,最可怕的,不是经济剥削,而是政治压迫!作为地主家庭,作为潜逃的走资派家属,我们处处遭人白眼,常常挨打受骂。一次,当我感冒发烧昏迷不醒时,孤独无助的妈妈终于崩溃。她偷偷买回了一瓶“的的畏”,随时准备解脱苦难。幸好妈妈的同事胥阿姨,及时发现了妈妈的异常之举……

 

第三篇:身边悲剧人

 

22):为誓死捍卫毛主席,县城群众分为两派:“红二四”和“八二七”。双方都声称自己最忠,对方最反动。经过多次拉锯式的武斗,终于以县城弥江河为界,两派扎下了大营。某夜一群手持“钢钎”的红卫兵,主动请缨囚渡弥江,夜袭对方大本营。于是,六位热血青年就紧握“钢钎”永远沉入了河底

 

23):某天,正在教室开批斗会。突然,一声巨响,山上某派别的“革命烈士墓”被另一派的尖刀班给炸上了天。于是,两派的喇叭里几乎同时传出了激动的呼声。一派悲痛万分,发誓“血债要用血来还”。另一派,则欣喜若狂,反复向毛主席报喜。后来,两派都向对方成功地发动了袭击,也都向毛主席多次报喜

 

24):某天,县里召开批斗大会,我碰巧也去看热闹。那位被斗者好像很不服气,于是,上来一大批造反派,劈头盖脸一顿揍。一会儿,被斗者又不老实了,这时冲出一头目,抡起钢钎,只一下,那位被斗者就昏死过去了。中午回家,才知道被斗者竟然是隔壁的刘叔叔,那天,他的腿被打断,留下了终身残疾

 

25):妈妈有位同事,任阿姨,年轻又漂亮。她很喜欢小孩,常常逗我们开心,还偶尔送块糖给我吃。任阿姨为人善良,是少有的敢在私下帮助我家的人。一天,我惊愕地发现,她被反剪着双手,游街示众。她脸上涂着王八,脖子上挂着一双破鞋。此后,我再也没见过她,后来,听人说她畏罪自杀了

 

26):我家县城很小,邻里之间根本没有私可隐。一位罗姓壮汉,可谓是县城一霸。他本应是位护林员,但却更像是阶级斗争的领导者。我们每次外出都很紧张,生怕躲他不及,更怕回答他的问题:什么出生?若回答“贫农”,那就会被骂撒谎,紧跟着就是两耳光;若老实回答“地主”,那就得钻他裤裆

 

27):文革武斗时,敌对双方斗智又斗勇,战局变化,风云莫测。一方用废旧车胎,制造出各型弹弓,取得优势后;另一方又奇迹般地把拖拉机改装成坦克,直接冲进了另一方的指挥部;败方竟然神速地搞到一批枪弹,吓得敌人抱头鼠窜。不过,最终被击毙的并非敌人,而是一头目擦枪走火,把自己送上了西天。

 

28):我大姐运气总是不好,被上山下乡到县城近郊的马家山。按理,近郊农民应该更富,可是,毛主席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害得大家常年吃不饱。那年秋收,生产队依惯例允许全体社员免费吃一顿晚饭,而且不限量。于是,全村“饿虎”开始扑食,当晚,多人被撑坏,一王姓农民更是被活活撑死了!

 

29):在上学路上,住着县城仅有的说普通话的夫妻。特别是那位爷爷,更是和蔼可亲。为了听他说普通话,我常常把他家的鸡追得满天飞,这时,爷爷就会出来与我打招呼,问我叫甚名谁。后来,在全县首次批斗大会上,我从他戴的高帽和挂的胸牌上,才知道,这位爷爷竟是:叛徒、内奸、混进党内的县委书记

 

结语

   

绝不允许文革重演,绝不助长任何个人崇拜倾向,坚决抵制对任何组织或个人的脑残式服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3322-765205.html

上一篇:出诗表
下一篇:俺学生在PNAS上发表论文啦

62 尤明庆 朱志敏 王德华 李震 程代展 李学宽 冯大诚 张德元 王春艳 白图格吉扎布 罗德海 王启云 李明阳 田云川 任胜利 严家新 文克玲 刘光银 程南飞 李永丹 陈绥阳 李志俊 牛登科 毕鹏翔 丁凡 赵天永 蒋迅 张能立 邱健 孟津 陈永金 苏盛 闵应骅 孟永涛 王福涛 武夷山 陈小斌 杨平 张晓良 王大辉 王金龙 刘钢 梁季阳 孙友甫 Guangmei401 ycjyf biofans Veteran11 monkey1963 schist truth21ct blackrain007 changtg decipherer bridgeneer unicron liyouxi nm ahmen cly85 ncepuztf lrx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9 03: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