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史与科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instein

博文

希伯来大学爱因斯坦档案馆藏那封信较清晰的photocopy 精选

已有 5338 次阅读 2015-4-20 22:11 |个人分类:学界动态|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爱因斯坦,,斯威策| 爱因斯坦, 斯威策

   这些天关于爱因斯坦致斯威策的信引发了大量争论,其中关于爱因斯坦原信是如何表达的都存在争议,正好谢力博主在今天的博客中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883949.html 列举了五个说法。其中证据性最强的当属胡大年那封复印件,但是胡的复印件放大效果不佳,因此笔者近日联系了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爱因斯坦档案馆的芭芭拉沃尔夫女士,提取了新的复印件。

   需要说明的是,希伯来大学爱因斯坦档案馆收藏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爱因斯坦原稿,而且大量保存了他与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物理学家和知识分子的信件往来。关于该档案馆的详细介绍,可以参考芭芭拉·沃尔夫女士(Barbara Wolff)与罗森克兰茨主编的《永远的瞬间幻觉: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中文版,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年版)。

   芭芭拉·沃尔夫女士目前是爱因斯坦档案的管理者。目前爱因斯坦档案已经开通了网站查询功能,但无法在线浏览,网址:http://www.alberteinstein.info/database.html

     爱氏致斯威策的信可以查到档号是61-381,截图如下:

   于是笔者联系了芭芭拉女士,她把该信的扫描版发给了笔者,同时叮嘱要恪守版权,不许全部公开。

该扫描版整体文字与胡大年之前得到的无异,但可以放大一些倍数,为遵循芭芭拉女士的叮嘱,笔者仅公开上边缘露出档号的一部分以及下面争议最大的那一部分,同时再置一张更大的放大图。

争议最大的部分:


为了看得更清楚,笔者再放大局部:


再放大第一个thXse:

   

笔者看来,第二个thXse肯定是those无疑了,第一个比较难判断,留给读者判断吧。不过,第二个是those的话,至少胡大年博士在2010年8月14日写就的“言传身教二十载:许良英先生和我”误引了,他两个都用的是these。也正是在他的这篇文章中,首次公布了他得到的此信的photocopy,但是可能由于清晰度的缘故,第二个他误引了。

    现在看来,仍是悬案,第一个到底是什么?芭芭拉女士是如何看待的,笔者为此也求教与她。但是由于她的回信中涉及到德文,笔者不敢贸然下结论。待请教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方在庆研究员后,再说不迟。

   感谢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芭芭拉女士惠赐该信件的photocopy!

   按:弄清楚基本文献,是第一步,至于译文的理解,要看语境和爱因斯坦用词的习惯。笔者认为还不到下定论的时候。芭芭拉的意见随后请方老师看后再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1927-883966.html

上一篇:[转载]最详实的4月4日(今晚)月全食的资料
下一篇:尘埃落定:爱因斯坦档案馆Barbara女士就31-681号档案的说明

25 武夷山 刘立 刘全慧 张能立 曹聪 金耀初 周健 韦玉程 曾杰 韩玉芬 尤明庆 杨正瓴 刘洋 蔡小宁 孙小淳 曹秀芹 許德惇 wolfgangg tuner huangnigang1 physicism wangqinling biofans chenhuansheng cysseufl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7 08: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