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史与科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instein

博文

科学与历史:大人物、小人物

已有 2385 次阅读 2020-6-18 16:45 |个人分类:科学随笔|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科学与历史, 人物, 科普

   今天上午10:00-11:30,由中国科学院大学图书馆主办,笔者利用其在线平台,直播了一段科普书目的分享节目,题目叫:科学与历史:大人物、小人物。按照主办方的要求,要在1个小时内给听众/观众分享6本科普书,然后有半个小时的互动。

   之所以命名这个题目,觉得以“人物”为线索或脉络谈科普书比较合适,另外受几年前一本书《站在巨人与矮子肩上:爱因斯坦未完成的革命》的影响,干脆就起了“大人物、小人物”这样的名字,一方面大科学家自然是从小人物起家的,经过个人的奋斗及机遇的垂青,成长为大人物,另一方面一些小人物会影响大人物,甚至会改变大人物的命运。故这些大大小小的人物贯穿了科学史。

   这便是录制节目的一个出发点。下面按照顺序,简要介绍下我选的6本科普书。

   1、《发现天王星——开创现代天文学的赫歇尔兄妹》

   1859年,李善兰与伟烈亚力合译了一本《谈天》,作者是英国的侯失勒,也就是英文的(约翰)赫歇尔——John Herschel。这位赫歇尔正是该书主人公(威廉)赫歇尔的儿子和卡罗琳的侄儿。

   威廉-赫歇尔兄妹生于音乐家庭,后来从德国搬迁到英国,在那里仍在乐队工作,业余爱上了天文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即使他后来成了职业的天文学家,收入也不如在乐队,但兄妹二人矢志于此。威廉最大的贡献有三:发现了天王星、基于观测数据初步认识了银河系的结构、发现了红外辐射。卡罗琳早年做哥哥的助手,后来独立发现了8颗彗星和一些星云。1828年,卡罗琳获得了皇家天文学会的金质奖章。为了天文事业,威廉50岁才成家,而卡罗琳终身未嫁——活了98岁!

   2、《世界上最强大的思想:蒸汽机、产业革命和创新的故事》

   该书我过去曾写过一篇短的书评(记得发布过,一时找不到了,有兴趣者可参考《今日科苑》2017年第4期)。我这次主要谈了瓦特前后的几个人,包括纽可门、博尔顿、威尔金斯等。这本书与技术史相关,但视野要宽恢宏得多,对技术创新的若干要素分析得很到位,专利制度、技术发明、资本投入等等。不再赘述。

   3、《法拉第和皇家研究院》

   我认为,法拉第是一流科学家中励志的典型或第一人选!在他身上,闪耀着对知识纯粹、持久追求的光芒,对机遇的把握,对荣耀的谦卑,在受限于自己固有缺陷的同时,他拥有超凡的想象力,创造了力线那样的概念拓展其思维。还有,他的科普(讲座+作品)激励了无数少年儿童投身于科学事业。他的《蜡烛燃烧的化学史》,我在不同场合推荐了多次,是真正一流科学家一流的科普作品。

   我主要谈了伦福德伯爵、戴维与法拉第,特别是后两者的关系。即使在后来两人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后,法拉第依然写道:

   在我成为皇家学会会员之后,在科学交往方面我和汉弗莱爵士(即戴维)的关系与以前截然不同了。但是,每当我不揣冒昧遵循他开拓的道路前进时,我总是对他深怀敬意,并对他的才能钦佩不已。

   4、《爱因斯坦也犯错:天才的一生》

   这是新近出版的一本译作,就是一本体量不大的爱因斯坦传记,普及型的,没有派斯那本晦涩、庞大,也没有艾萨克森那本丰厚。

   我主要提了爱因斯坦与格罗斯曼、米列娃、爱丁顿、玻尔几个人的关系。由于爱因斯坦的传记或相关读物太多了,这本书并没有发现一些令我觉得新鲜的史料,中规中矩吧。数日前我就该书写了一简短书评,随后置于博客。

   5、《物理科学的第一夫人:吴健雄》

   这是台湾科学记者江才健先生的作品,我拥有的这本还是签名本——他2008年在国科图一楼做了一次讲座(大概谈科学文化),我带书找他签名的。

   我谈了她与胡适、顾静薇/徽、袁家骝、杨振宁、李政道几个人。之前曾读过李政道先生回忆、总结吴健雄先生一篇饱含深情的文章。这次再翻阅吴传,在封底的推荐人上,有杨、丁肇中、李远哲,唯独没有李。我想大致是因为江先生后来写了杨传(很早可能已经筹划),李有些不满。总之,很微妙。无论如何,杨、李对吴都非常钦佩,毫无私怨。(录制中,并没提上述微妙关系,仅是这里提下)

   6、《独具一戈:戈革纪念文集》

   戈革先生真是神人一个!余生也晚,遗憾未曾见过。他是物理学史家,一辈子主攻玻尔,以一己之力翻译了十二卷玻尔文集,试问世间能有几人有此毅力和学识!可惜他的名字几乎要被科学史界忘掉了,幸运的是,他的几位学生2018年为其编了一本集子,主要是学生和朋友的回忆文章,从而使其事迹得以流传。我收藏有一本戈先生的《史情室文帚》,嬉笑怒骂、抨击无耻之徒,读来酣畅淋漓!有时觉得他满腹牢骚,但又发泄得可爱,并不觉得他睚眦必报。现在一些“文人学者”,哪里能有戈先生一丝的傲骨与才气。我收藏《文帚》的扉页上,有他的题诗一首,前两句便是:行遍人间独木桥,阳关大道最无聊。戈先生正是如此,孤寂地行进在他的精神世界中,身影孤傲、行迹辽远。我等小儿如何望其项背!

IMG_0001.jpg


IMG.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1927-1238409.html

上一篇:目的地:火星
下一篇:从红日初升到落日余晖——读《爱因斯坦也犯错》

24 郑永军 谢力 杨正瓴 武夷山 刘钢 马德义 宁利中 朱晓刚 张学文 李学宽 王安良 刘全慧 彭振华 聂广 晏成和 杜占池 冯圣中 刘炜 徐长庆 孙冰 段含明 张晓良 王庆浩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8 03: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