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办博苦乐 倾听博友意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科学网编辑部 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一条乙三号

博文

科学网博文精选《智者不惑》正式出版(附序言目录) 精选

已有 10288 次阅读 2008-3-29 14:13 |个人分类:生活感悟|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各位朋友:

经过大家的通力合作和编辑的努力,我终于松了口气:博文精选一书正式出版了,呵呵,还在三月份,没有太多食言!

由于我还没有拿到书(周一去取),所以只能把这个简单的消息发布出来。出版商是科学出版社,应该在业内口碑不错。此前有些出版商找我,要了很多钱,由于网站是公益性的,我手头很紧,也就谢绝了。责任编辑是马学海博士,他是科学出版社最年轻的编审(正高,38岁),非常认真负责,这里向他表示感谢!

由于博文的网络属性,要出书就需要很多的额外梳理工作。我的同事张其瑶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劳动,她和我共同署名作为编者。

我们聘请了国际纳米界的优秀华人科学家王中林博士,为该书作序;聘请了国内知名科学/健康记者李虎军先生为该书作序;我本人也写了点感想,凑个热闹。

我们将尽快把书买来,按照当初的约定,邮寄给大家。由于科学网没有足够的经费,我们还无法免费送给所有博主。 感兴趣者,可以自行购买,或者我们代为购买。

先写到这,有新的信息我再补充。

科学网总编辑 赵彦

-----------------------------------------------------------------------------------------------

一点感想


新书已经印刷出来,同事们正处理一些后续事宜。我刚刚开会回到办公室,有同事告诉我网上对博文精选有些议论,这里顺便谈谈自己的看法,舒活一下自己的脑细胞,供网友们参考:

1)科学网是公益性科学网络平台。此次出书的最原始想法,是希望更多的人知道科学网,使用科学网,我们没有太多地考虑什么商业回报。我曾经说过,一旦有了收益,我们全部分给博主。

2)有关版权:我们事先和有可能入选的博文作者进行了沟通,并获得了许可。

3)如何精选? 我们通过“博主自荐、推荐+科学网编辑选择+出版社编辑审读”的流程进行选择的。对于积极参加自荐和推荐的博主和网友,我们表示感谢!

4)钱是很关键的。科学网获得的资助只能维持基本运作。此次出书,我联系了若干家出版社,由于涉及科技类的图书都不好卖,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科学出版社相比之下是最理想的选择。

5)如何掌握热门话题讨论的平衡问题?科学网和科学出版社根据各自的职业经验,都先后进行了审读并做出了选择,读者可根据内容自行判断。

6)关于我们的“出尔反尔”问题:从本意上讲,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精彩入选,但由于经费所限,以及出版审查问题(这个问题我不便公开细说),一些原本入选的博文最终我们不得不放弃。感谢郝忻、周可真、王庆林等博主的大度和对我们“出尔反尔”的容忍!为了保证书籍的顺利出版,我们不得不放弃了一整个章节。

7)关于角色问题:博客是博主自己的,只要不违反法律和国家现有的互联网管理规则,我们都会给予充分尊重;博客平台的管理和运作问题,权利在于我们,责任也由我们承担。

8)关于后续出书问题:我们将根据博文的情况,继续寻求出版机会。对于一些有可能存在的不妥之处,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将努力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至于极个别细节问题,我无需这里过多讨论,来浪费广大网友的时间,我相信科学网团队的职业操守和工作能力,当然,我们也欢迎大家向我们多沟通,多提建设性意见。

明天就是清明节了,第一次放这类假,好好珍惜啊!

赵彦

2008年4月3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科学网博文精选《智者不惑》已运到编辑部,我们会尽快邮寄给大家。对于希望购买此书的博友,我们可以代您联系科学出版社,以八折价格购买(定价38元,八折价30元,国内免邮费)

  欲购书的博友请先与编辑部王晖同志联系,并将邮寄地址、邮编发送到我们的电子信箱: 

  电话:010-82619191 转 8209
  手机:15901358909

  电子信箱:wanghui@stimes.cn

  汇款:

  开户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海淀支行营业部 
  户名:王晖 
  账号:6222 0002 0010 7032625 


    


  序一

  了解真实学术界的一扇窗户

  王中林 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校摄政董事教授 中国国家纳米科学中心海外主任

  我的好友赵彦先生领导创办的科学网,这两年做得有声有色,与国内学术界交流时也不断听到好评。虽说很早就收到赵彦的开博邀请,但由于工作太忙,一直没敢应允下来。

  不过,我一直在关注着科学网的发展。浏览科学网,特别是她的最为活跃的博客部分,已经成了我每天上网时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阅读这些各具声色的博文,可以使我在轻松中了解到国内学术界中很多真实但又不宜直接展现的是非故事。

  据我所知,国内学术圈中的很多人,一直都害怕与媒体打交道,其中原因多是怕被曲解、被炒作和被利用。博客这种形式,则为学术界人士提供了一个可以进行自我控制的“界面友好”的表达平台,各述己见,百花齐放。

  通过写博文进行自由表达,当然也包括其他网络表达形式,目前在大陆非常火爆,但其不利之处就是网络匿名言论的诚信问题一直受到广泛质疑。所幸的是,赵彦和他的编辑部同仁,将实名博客这一形式应用到科学传播领域,是一种创新和求实。科学网的实名博主们,多是来自于大学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他们所写博文的可信性和阅读价值,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如今,科学网的精选博文结集成书出版,是一种很好的事情,因为专家学者们充满智慧的观点,值得通过不同形式的媒介进行最大限度地传播。我读科学网上的博文,是怀着一种欣赏与愉悦的心情进行的,只要博文言之有物、自己有所收获即可,因为这毕竟不是需要字斟句酌的科研论文。对于精辟的博文,我经常推荐给我的朋友和学生。至于个别博文,表现出了片面性甚至偏激性,都是可以理解的。当然,网络博文与正式出版物内容相比,毕竟有着属性的差异。阅读这本书时,希望大家能辩证地看待网络语言印刷之后所呈现出的另一种美。

  最后我要说的是,科学网博客为我们开启了一扇了解真实学术界的窗户,它为科学思想和观点的自由传播起到了前所未有的积极作用。

  祝科学网博客越办越好!希望读者阅读本书能有所受益!

  序二

  这些写博客的“科学玩童”


  李虎军 资深科学记者,现供职《财经》杂志

  几年前看过一本非常有趣的书:《别闹了,费曼先生:科学玩童的故事》,英文原名是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 (Adventures of a Curious Character)。

  费曼是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在科学上的造诣自不用说。钻研物理学之余,这位天才还留下了种种轶事:在巴西嘉年华会演奏桑巴音乐,在美术馆给裸体模特儿画素描,在电视上做实验演示“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的原因……

  从费曼的身上不难发现,科学家的生活其实也是多姿多彩。科学网博客文集的出版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在科学网上开博客的“科学玩童”中,有的我早已熟识,有的我素未谋面。但我知道,他们中很多人都是治学严谨、甚至是颇有所成的学者,如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王鸿飞博士,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先后当选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的何毓琦等。

  在中文世界里,科学网无疑是最吸引科学家们“拔论剑道”的“江湖”。这当中,不仅有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学者,还有从事人文社科研究的学者。50年前,英国学者查尔斯•斯诺在《两种文化》的文章中指出,自然科学与人文社科被分裂为“两种文化”。这种分裂至今犹在,科学网博客则为“两种文化”的碰撞与融合提供了极好的平台。

  这些科学家不只会做研究、写论文,也会“练二指禅”(王鸿飞语),用优美或朴实的文字写下他们对于生活的感悟和时局的看法。

  “是什么原因,你开始不喜欢这里/使曾经的相守相处,变成你偶尔的出现也是我最大的惊喜”。考察黄河三角洲以后,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刘苏峡博士在诗句中表达了她对濒危鸟类黑嘴鸥命运的担心。

  而南京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李飞博士观看电影《南京》之后,从南京大屠杀中一些妓女不畏日本士兵的勇敢行为,联想那些出卖灵魂的学术造假者,称后者“不如妓女”。

  学术界内外的很多热点话题,都能在科学网上引起热烈而理性的讨论。“有多少博士导师不合格”、“导师是老板吗”、 “科学的工作语言是什么”……

  长期以来,中国的学术界与公众之间缺乏沟通。在科学网总编赵彦看来,自上而下的单一拨款体制,固然是造成中国学者不愿或者不善公开表达的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中国媒体发育水平低下,一些报道断章取义、张冠李戴,伤害了不少学者的热情,使得他们对媒体敬而远之。博客这种形式,则为科学家提供了一个原汁原味的自我表达空间,同时也有助于改善科学家与媒体和公众之间的交流。

  据我所知,科学网博客的不少文章都被大众媒体恰当地采用或报道,有的还引起中央高层的关注,为改善民生起到了积极作用。这些科学家博文的影响,已经远远超出科学网本身。

  如果你想了解科学家的内心,以及他们对这个纷繁芜杂的世界的观察,不妨读一读这本科学网博文集。

   

  自序

  把博文印刷出来的理由

  创办一个服务于科学与高等教育界专家群体的网站,是我在2006年从麻省理工学院进修回来再就业时最好的工作选择。原因之一是科学时报社的领导层给了我很大的“折腾”空间,这对于不爱讨价还价又酷爱自由空间的我来说,吸引力是相当大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在科学新闻传播领域工作已近10年,觉得自己从事的工作绝大多数时候是没有太多意义的,为了给自己这些年的职业经历有个交代,创办这种类型的网站应该是一种好的尝试。想想看,如果一个网络平台,能粘住这群“人精”们,那多显示水平啊!

  接下里就是招兵买马,埋头苦干。一年之后,就有了如今在学术界“骗”了点小名气的科学网,每天有数万人访问和评论,有数百位实名开博的专家学者在那里一不做二不休地江湖论剑。

  科学网的专家实名博客,是网站最有价值的部分。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是因为博客被关注程度最高,另一方面是从传播价值讲的:这些博文真实地展示了学术界的原生态图景,而这个圈子在过去往往是蒙上了厚厚的神秘光环,是被过分美化了的;同时,这些“人精”们对于世事分析的独到之处,会让你不得不承认人类智商和见识存在着巨大差别。于是,不仅仅满足于网络上的呼风唤雨,我们想把它印刷出来,传播到不经常上网的人群,或者是经常上网又有阅读癖好的人群中。

  接下里要说的,是一些具体的但又非常重要非常实际的文字:

  博文就是博文,比不得严肃的论文,因此印成书读起来就不免有随机和泛泛的感觉;出于专家之手,自然就有了相当多的专业术语和深奥话题,以及一些中英混杂的称谓,没有太多改动的原因是想尽量保持博文的原貌。

  一个中等规模的网站能够稳定运行,一本书能够及时出版,没有领导层的支持是不可能完成的。这里我衷心地感谢刘洪海、杨建华、李占军和郑千里四位先生。

  本书的编者之一张其瑶女士,做了绝大部分的编辑工作;科学网博客频道的负责人孙宁先生、科学网总编辑助理何姣女士,也做了很多具体工作;科学出版社的马学海博士,对于本书的出版给予了大力指导和支持。这里一并向他们表示感谢!

  最后,感谢科学网辛勤工作的所有同事,感谢所有的博主,以及那些无法一一具名或者因疏忽没有提及的朋友们。
 
  科学网总编辑 赵彦

  编后记

  书稿即将出片付印了,总觉按耐不住有话要说。以编辑的视角来看,书是个性化极强的商品,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特例,有自己独特的读者群,以及很难一言以蔽之的风格。

  做了10多年的科技编辑,看惯了学术表达的惯用句型和术语,我对科学家们的写作一度敬而远之。严谨的形式和单调的用词是学术交流赖以存在的基础,但它的确掩盖了学者们的另一面。

  我在中国科学院的研究所里有过6年的读研经历,在和师长们相处的日子里,我看到了他们和常人一样的喜怒哀乐,或豁达,或狭隘,或执着,或浮躁,每每想起还是那么栩栩如生。

  科学网博客平台的出现,打开了一扇窗,让我们看到了这个群体的更多面。这种惊喜是实实在在的。

  精彩的博文总是文字和内容俱佳,让阅者有双重的享受。面对这样一部书稿,我并没有因为都是些网上的旧文而小看了它的价值。有形的书和无形的网络空间是两种不同的取向。书更体现了一种真实,是无法用隐形的手段抹去的。书又是可以收藏的,是历史的标记,若干年后当我们回顾往昔,书所能勾起的记忆将是深刻的。

  科学网博客平台采用实名制,意义非凡。这是一种自信,并将凝聚更多人的自信。这种自信不是炫耀,而是责任。相信这也是科学网的追求。

  国外也有一个科学博客网(http://scienceblogs.com/),开通两年多了,创办者是Seed Media Group。后者的网站主页上有一行醒目的口号:科学即文化(Science is Culture)。学者们经年的科学训练所累积的智识和才情,以及对人和事的理性思考与关怀,定会成为一道不可或缺的文化景观。

  将文字印刷出来不同于在网上发表,可能受众不多但要求更高,因为读者对书有更高的预期。书中所有的博文作者和促成这本书诞生的参与者必将面临来自各个层次的专家们最严厉的检阅。我已经隐隐感觉到可能会有的批评和挑战,但大家积极思考的出发点是一致的,所以互动也会是积极的。

  当然,我和我的同事们并不完全认同书中一些文章的观点,但我们依然坚守了超越于意见纷争之上的另一个原则:给言之有物者一席之地。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出版者,只要能为广大读者提供健康的精神食粮,我们将抛开个人好恶,保持足够的宽容。

  正如健谈并不代表学识渊博,沉默也不说明腹中无物一样,我们所能读到的博文远不能代表科学圈的整体风采。它们只是断断续续勾勒出了一个不太完备的轮廓,或者是一组路标,以引起读者们的关注。我相信,有更多成就卓著的学者,无暇或者不屑于以文字抒发感慨,他们以行动和言谈同样影响着身边的很多人,他们一样(甚至更加)值得敬慕。

  一本书的能量有限。实际上,许多事情如果单独去看都微不足道。但把它们加起来,就是一股推动力。我们真心希望这点滴的努力也能为改善国内科研与教育的氛围发挥一丝作用。

  让我们共勉。

  马学海
  科学出版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19800.html

上一篇:深切缅怀“黄土之父”刘东生先生
下一篇:科学网推出“科学网评”(附:与博客关系的说明)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4-25 12: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