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真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crm 我是一个杂学者,涉猎学科多而杂、浅而不深、博而不精。

博文

袁伟时历史观的危害性

已有 1685 次阅读 2012-2-24 08:42 |个人分类:科学论剑|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class,xml,office,历史观,style| 历史观, office, style, class, xml

写完《对袁伟时历史观点的批判》一文,我在百度一搜索,原来袁伟时先生早就很有名了,便自觉很有点孤陋寡闻了。

 我倒不反对“袁伟时如是说”。无论历史还是其它,应该允许人们去质疑,尤其是学者。

 关于“先鸡后蛋”之类的争论,其实是个纯粹的伪命题,因为它是将鸡的进化抠掉了。在此之前,鸡是由什么动物进化而来的,显然优于“鸡蛋”之说。在地球上生活年代久远的鳄鱼,是何时开始生蛋的,这的确是个问题。

袁伟时先生研究历史时,也存在于这样一个问题:是先有的历史事件,后有的历史表述。当然,历史研究是基于资料,也有其它方面的,譬如实物。

由于他擅长中国近代史研究,便不可避免地涉及政治问题。而对政治问题的见解,显然又不同于历史问题,尽管政治问题也是历史问题的一部分。

那种欲超越当时政治现实,仅从当下去立论的历史观,是有着极其狭隘的局限性的。一点一滴地看历史,点点滴滴不成线,更难连成块连成片,其危害性可见一斑:

一、甄别历史问题,不能望文生“义”。我相信袁伟时先生的立论,都是有资料可查的,他不是信口开河。可问题是,如前所述,历史的表述因人而异,能够留下众多资料的,自然是当时政府,如果听其所言又信其所言,自然不能看清楚问题的实质所在。

二、面对历史问题,不可戴有色眼镜。之所以这么说,还是因为袁伟时先生有一先入为主的定论,那就是“三权分立”是最好的政体,是最能体现民主的机制,须知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争议的问题。事实上,在西方发达国家,“三权分立”也只是选项之一,并不绝对化。

三、解说历史问题,不要强词夺理。譬如袁伟时先生经常说:这早就有定论了,如果连这个问题都不明白,我就给你不及格。类似的话,不仅是不让人说话,更是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在学术上有以势压人之嫌。

四、看待历史问题,不能因噎废食。这是袁伟时先生最大的问题,他经常拿偏面的观点来下结论,如北洋政府的民主、孙中山先生的独裁、慈禧太后的革命,等等,前后往往不去联系,造成逻辑混乱。

且不说袁伟时先生的历史观会如何,便是这些研究的方式方法,于时常听其讲授的历史老师们来说,毒害性就极其巨大,因为这些人还会照本宣科地讲给自己的学生们听,如此如此,那就是一代人的历史观问题了。

所以,望袁伟时先生谨言慎行,闻者多思多想。须知,历史从来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事。

 

    2012年2月24日写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8631-540816.html

上一篇:知识分子大都很自私
下一篇:科学就是力量

3 赵建民 czhc zhangcz07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3 07: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