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真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crm 我是一个杂学者,涉猎学科多而杂、浅而不深、博而不精。

博文

我们有两个儿子

已有 1348 次阅读 2020-9-17 10:30 |个人分类:闲话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jpg

 

一个是“小白”,一个是“小黑”。小白的皮肤像他妈妈,白;小黑的肤色像我,黑。他们俩相差整整九岁,是同一天生日,就像他妈妈和我一样。


2.jpg

有小白的时候,我们没想到将来会有第二个孩子,因为那时执行的是“只生一个好”。小白的成长,我们倾注了全力——毕竟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孩子,第一次为人父母……N多个“第一次”,都有切身的体会,所以印象深刻:

第一次等待。在产房外,我和我的妈妈一起,在走廊里来回转着,那是一个冬日的下午,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印在地上明晃晃的。那时我们无所谓生男生女,只要母子平安健康就好。因为是剖腹产,大约四十多分钟,正如妻子所愿,生的是一个儿子,五斤八两。

第一次抱他。护士没有当即把孩子交给我们,而是让我到一窗口,等她们给他洗完澡,包裹好后递给我抱。看着那么小的小生命,我生怕把他弄疼了,所以抱得很轻,很温柔,直到将他送到保温箱里。于是,眼睛都不敢眨地盯着他——护士交待,要细心观察,随时报告情况——其实,他睡得挺香,小嘴偶尔才蠕动一下。

第一次生病。这个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的感受是:不知怎么办才好,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医生身上——想让孩子少受点罪。然而,现实中真的没有遇到哪家医院有哪位真正让人放心的儿科大夫,倒是什么事都会找下社区卫生服务站的李医生,把她的意见作为参考去看病。

第一次打疫苗。除了他刚出生时外,是我和妻子第一次带他去打疫苗,那时我们开始知道,孩子的疫苗分国产和国外进口两种类别,还有国家免费和自费之分,总之,最终都会被劝导选择进口的疫苗,最终也没见几次国家免费注射的疫苗,但是为了孩子的健康,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后来,妻子忙了,大多数是我带孩子上医院六楼打疫苗,那儿的护士对此印象深刻,另外。就是孩子挺坚强,极少打针时哭。

第一次送他上幼儿园。开始,和妻子说好了,不哭。可是真正把他送进幼儿园,送进一楼的大教室,因为一两个孩子哭,导致其他孩子也跟着哭,站在窗前偷看的家长禁不住流泪,妻子终于没有忍住。当然,孩子最后似乎明白了:这是他的生活……


3.jpg

写到这里,小黑与小白的生活基本雷同了,不同的是:小黑出生前,妻子渴望生个女孩,结果问医生得知又是一个男孩时,她竟然哭了——当然,她后来发现,这小家伙其实挺可爱,虽说皮肤黑,但很结实。

关于小黑,我一直的感觉是:好像他哥哥小时候,不仅是相貌十分相似,而且喂奶、哺育、闹腾等等,整个成长的过程几乎一模一样。前不久,幼儿园的园长第一次见到他时还说:怎么长得跟小白小时候一个模样!

我有时候带他,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好像在带他哥哥,或者说,那时的情景又重现了。我总会对妻子说,他跟小白小时候一样。妻子也总会告诉我,不一样。

小白跟我姓,小黑跟妻子姓,他们俩的名字是“晨曦”的倒置。原来是有小白的时候,二胎政策没放开,我们只有一个孩子,希望他像早上的阳光一样,能够给这个世界一份光明与温暖。有了小黑,我和妻子首先想到的是,名字一定要跟他哥哥契合,因为他是带给我们的第二缕晨光。

小白是他奶奶带大的,小黑是他外公外婆带,两个年龄不一样,肤色不一样,性格也迥异:小白小时候要温和一些,从不与小朋友打架,别的孩子攻击他时,他总会让着点,说是对方比他小;小黑显示出的则要强悍,与哥哥发生口角时,会歇斯底里地吼叫,用声音压过哥哥,有时甚至会动手。

当然,小白总是会让着小黑,但他还手“教训”弟弟时,我和妻子一般不会作声,只是小黑哭声大了,才会说一两句小白。哭,是小黑的称手“武器”:如果我们对他话说重了些,他马上脸露无辜的样儿,先泪流不止,再泣而成声,由此攻破我们的心理“底线”。

小黑的优点是,他特别肯动,尽管他开口说话比小白晚。譬如,我或妻子下班回家,他会主动跑过来,把拖鞋拿给我们;我们把晾晒的衣服折好后,他会主动用小手抱着送到箱子和柜子里去。这些小白是不会做的。

不过,小白爱小黑,小黑爱小白,这是确凿的。小白喜欢抱着弟弟亲,喜弟弟反过来亲自己,那时他感觉很幸福。翻看小白小时候的相片时,小黑总是指着相片上的小白说:“这是我!”——在他看来,小时候的哥哥,其实就是他。


4.jpg

旁人总是提醒我:两个儿子,压力山大啊!我笑着回答他们:这有什么,以前一个儿子,一个饼就给他吃;现在两个儿子,一个饼就分给他们吃。孩子就是我和妻子人生最大的财富,不是吗?

我们没指望养儿防老,更不想说哺育他们是一种恩泽,其实,在陪伴他们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既丰满了自己的人生,又获得了生命的活力,这是两个儿子带给我们的。

小白曾说,放心吧,等我们老了,他会经常到养老院去看我们。我时常对别人说,做父母的,一定要学会放手,放飞自己的孩子,不要用血脉和亲情去拴住他——我心里一直有这样的准备,我知道终有一日,小白和小黑会雄鹰展翅,去寻找他们自己的天空翱翔——那才是父母费心哺育的初衷。

于是,我会反复跟妻子说:“不管怎样,到时候,能陪伴你的,还是我!”

 

 

2020年9月17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8631-1250926.html

上一篇:医院是个好地方
下一篇:我写的文章和你写的文章

12 张士宏 王安良 武夷山 张淑扬 宁利中 杨卫东 张晓良 邹斌 刘玉仙 舒红 冯圣中 王立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01: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