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真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crm 我是一个杂学者,涉猎学科多而杂、浅而不深、博而不精。

博文

人生的尴尬:寅次郎的故事

已有 886 次阅读 2020-5-13 10:36 |个人分类:科学论剑|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timg.jpg

 

 

一部电影拍了48集,一个人主演了28年,离第一部出来过去了半个世纪,离最后一部过去了一十五载,现在重新观看,依然能够笑出声来,依然能够笑中带泪,便只有日本影片《寅次郎的故事》了。

寅次郎这个人,有着一张四方脸,丑陋不堪;寅次郎这个人,没着正经,总是把事办砸;寅次郎这个人,一直在流浪,时不时也回“家”;寅次郎这个人,没什么大恶,反倒挺善良;寅次郎这个人,让人爱也不是,恨更谈不上;寅次郎这个人,最终随着渥美清死去,仿佛再也找不见了。

说到寅次郎的故事,得说说他生活的日本那些年代,我们从中看到了日本底层人的无奈和挣扎:寅次郎永远与世俗社会格格不入,永远想追寻时代前进的脚步,永远不能抛弃自由和情义,永远怀念他生活的故乡——但他又无法长久地在那儿驻足。

女人对于寅次郎来说,是儿时的情,是心灵的净,是生活向前的动力,所以他不可能靠得太近,更不可能像寻常人那样与之成家生子。

影片亦是如此。每一集都会有一个“新”面孔出现,与寅次郎有过“机缘”,不管是误会还是真实,最终却是分离,是寅次郎的“伤心”——他的“善良”铸就了他的“可笑”,也成就了他的“执着”。

寅次郎很自卑,因为相貌,因为职业,因为地位,因为看不见流浪的“前途”,所以很多时候他宁愿选择“放弃”,也因为他不能给予——他一无所有。

可是,如他一样,很多人选择了“正常生活”,尽管不能做到契约式的“幸福”。

寅次郎很自由,想说就说,想骂就骂,想走就走,只是想哭的时候总是躲着,或者笑脸相迎。从十六岁离家出走,他一直行走在日本的各地,而再好看的风景名胜,究竟又与他何干?当然,只有那夕阳、蓝天和田野,可能最懂他的心,才能跟他有心的对话吧。

寅次郎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是诸多生活在那些时代中人的代表——谁都避免不了人生的尴尬,寅次郎如此,我们大都亦如此。

看看《寅次郎的故事》,有时能慰藉我们的心灵:生活总有不如意的,可人生的路还得朝前走。

寅次郎的主演渥美清是结了婚的,他本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是那种热心快肠的人,演的一半有他自己的人生在其中。他最后得肝病死了,死之前都不肯告诉别人,更不愿去麻烦他人——这与寅次郎的性格何等相似!

如果寅次郎现实地生活在你我身边,恐怕你我都不会喜欢,甚至有些讨厌。幸而他活在银幕上,不会真正来干扰我们的生活——叶公原本就不好真龙。

这也是我们的尴尬!

渥美清是幸福的,他能够在银幕上释放自己,一遍又一遍地演绎自己,而且均可以重来。在他与寅次郎结缘的28年中,他自如地出入于两个人不同的世界里,走遍日本的大好河山,一次又一次去恋爱,去洗涤“受伤”的心灵。

没有了渥美清,也就没有了寅次郎——自然,世上少了一份“尴尬”。

 

 

2020年5月13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8631-1232962.html

上一篇:孩子的学习
下一篇:大学需要“坐”下来发展

3 王亚非 舒红 孙宝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4 12: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