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minqi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ngminqian

博文

回汉取证毕业离校

已有 713 次阅读 2019-6-24 18:36 |个人分类:购书与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回汉取证毕业离校      


          今天一天,6月24日,星期一,奔忙在路上。早晨起床后,下楼吃早饭。吃完买了两个油炸菜角,一个牛肉馅饼,带回准备在路上吃。回房间,迎着东向开窗进来的朝霞,收拾妥当行李,叫车赶往郑州东站进站候车。上午9:17高铁G2213次发车,下午15:37到终点站成都东站。途中接到乐山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办公室同志电话,通知要求到人事处签订协议,顺告我一师弟昨天来乐山。我告以具体行程,估计今天来不及,需要明天前去办理。在成都东站,未出站进行快捷换乘,等候到下午16:16,转乘城际列车C6353发车,下午17:08到乐山站下车。回到家里,看着眼前的桌子上,放着妞妞昨晚上车前在绿云小区东一门里面一个常年推车摊位给我买的全麦面手工馒头。记得妞妞买完馒头上车坐定,我问妞妞馒头是花多少钱买的,妞妞看我拿手机,笑嘻嘻地说,“4块钱。不用还,不用还。”哈哈,这个妞妞。

        早前一天,6月23日,早晨吃过饭,8:31乘车前往妞妞学校接她回家。去时路上给妞妞打电话,妞妞还在睡梦中。9点零几分,赶到妞妞学校宿舍楼下。等了30几分钟,妞妞才下楼。见面后给我说,“昨晚4点钟睡的。”我一算,4点睡,我8点钟打电话吵醒她,到9点钟下楼上车,满打满算,才5个小时。妞妞不让我给她妈说。妞妞知道,她妈只要一听说,少不了埋怨她一大圈。但是,埋怨归埋怨,妞妞依然会我行我素,真拿她没办法。回到家里,妞妞吃了一个她妈自己包的粽子,喝了几口稀饭,就不吃了。妞妞跟她妈说,“粽子挺好吃的,包点肉的呗。”她妈说,“我学学,给你包。”妞妞问,“粽子能放多久?”她妈说,“能放很长时间。”妞妞弹了一会吉他,说是好长时间没有弹了。妞妞弹着吉他,我跟她妈一直说着妞妞染的发色难看,“杀马特”。妞妞说,“那再染成紫色?”她妈说,“那多难看。”中午12点,一起下楼去预定过的楼下的海底捞火锅店吃饭。午饭后,回家小憩。妞妞在小书房悄悄打电话,叽叽咕咕一直说个不停,后来也睡着了。她妈最近迷上了《少年派》,我们睡了一会,一起看着电视剧,一边讨论着剧情。妞妞起床后,跟我们俩一起讨论我下一步的职业打算。妞妞跟她妈都不太理解我为啥以后不准备再做行政岗位。我跟她俩说了说我的想法,她俩没有再说别的。稍事整理,晚上19:45在绿云小区东一门外上车,送妞妞去学校。司机说上车的地方堵车,我就急急忙忙地先错开小铁门,出东一门上了车。妞妞看到铁门里头,卖馒头的人还在,让我先上车告诉师傅别着急,她去买馒头。妞妞问我,要啥馒头?我说,啥都中。把妞妞送到学校以后,我就转头回市区。

        再前一天,6月22日,周六。早晨在郑州华联广州大酒店早餐外卖部吃早饭,重温离开郑州市第一商业技工学校,调往河南职业技术学院工作后的最初几年里,每天早上,都要在郑州市人民公园东门这一站下来从家门口坐上的903路公交车,在新通桥医药大厦门前金水路路边准点等候早是罗建国师傅,再是敬宝华师傅开的学校通勤班车的时候,顺路吃早饭的记忆。妞妞她妈上午上班,说周日休息一天。这一天就没有去接妞妞回家。

        再退一天,6月21日,周五。一早大雨,在宾馆退房后,在附近小店买一把雨伞打着。上午,先去教科院5楼见导师。陈老师没有在办公室,给我回手机短信息,说在学校开会。就下楼到3楼,在教科院311室从15级一助研师弟处领取出一份离校通知单,先后到教科院二楼图书室、三楼教科院办公室、学生宿舍管理中心、财务处、图书馆,请老师审核,在离校通知单上盖章。在二楼图书室夏老师处,发现我的名下有一本2016年5月24日孙同学、田同学借出的图书。因为孙同学早前两年已经毕业离校,恰好田同学在。电话田同学后,田同学让我拍照片通过微信发给他。他看了微信传过去的照片,说签名不是他的字体,“没有这回事”。图书室一助研同学在电脑系统里查知该书“在架上”后,夏老师赶忙和气地给我盖上章,还两次说到要我在办理离校手续的教科院群里提醒图书室审核办理离校手续的时间。离开二楼图书室后,我将夏老师的意思在微信群里给15级助研师弟说了。在三楼教科院办公室,张主任先给我盖上章,又给我找了一支下水快的签字笔,提醒我先填好自己的信息,说是不然到职能部门去审核,外人会“说你”。学生宿舍管理中心询问和确认我没有住宿后,很快盖了章。财务处排队审核后,很快盖了章。在图书馆,查知别人借用我的校园一卡通在图书馆有欠费未还,跟借卡人联系不果,就咨询图书馆值班老师、图书自助缴赔前用机人数人次,通过自助缴赔机还清欠费,图书馆值班老师随即给我做了审核并盖了章。在图书馆,联系师妹,一起回到教科院。我上到5楼,陈老师在办公室。陈老师在离校通知单上签了字,高兴地让我先去“领证”。我去3楼领完证,回到5楼陈老师办公室。陈老师从办公桌后面走过来,接过证端详一番,说“还是全国统一的”。陈老师看着证,说“说过各校自己做证,看来还没有实现。”陈老师说,“我有一个感受,能花钱办的事,花钱办。”我说,“答辩的时候,你说的话,我都听进去了。”陈老师说了一些自己最近忙的事,说自己这样,是没有办法,“希望你幸福。”我看他眼睛因为缺乏睡眠,有点红红的,提醒他“多注意身体。”陈老师说,“你也是。”我看他实在有事,就说不耽误他了,“准备回去”。陈老师依依不舍地送我到办公室门外,看着我一步一步下楼梯,他还不进办公室,站在办公室门外,一直跟我招手,示意让我安心离开。等我下来楼梯拐过来弯,要看不见他的时候,他才转身回办公室。下到教科院一楼大厅,师妹在那里等着,一见到我手里拿的证,就高兴地说“我给你装好。”师妹把毕业证、学位证的芯,都装进硬皮封面里后,我们离开教科院,去往集贤楼。途中,电话告知一个师弟,相约一起吃午饭。午饭后,我即赴武汉站,乘高铁往郑州。

        6月19日,星期三。下午跑到乐山市肖坝路蓝山湾居民楼二楼的邻里优选生活超市,结果空手而返,接着到乐山市海棠路一个茶叶店采购四川峨眉山高山茶“竹叶青”。傍晚19:11在乐山站乘城际列车,于晚上20:37达到成都东站。在成都东站里,等候2个多小时后,当夜22:43乘坐普通火车出发,第二天,就是6月20日,星期四下午18:00,到达武昌火车站。打车到华科南二门对面的武汉斯威特酒店办理入住手续后,赶往中南财大附近的南湖大道时尚城“肥肥虾庄2店”参加在汉同学聚会。席间一女生告当天生日,大家情绪高涨,都很尽兴。离开饭店的时候,天下着大雨。大家同乘一辆车,在车里七嘴八舌地指引着司机一路上的行驶路线,让司机把同学们一个一个地挨个送到住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7476-1186667.html

上一篇:乐山行居第一周

1 柳东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2 05: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