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destrian9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edestrian99

博文

[转载]城市真的伤不起吗?

已有 2883 次阅读 2012-7-23 23:4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伤不起| 伤不起 |文章来源:转载

   最近几天,北京又火了一把,不为别的,一个字“雨”、两个字“暴雨”。7月21日的北京城被水所困,一时间隔天新闻媒体竞相报道这一6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近两天科学网上的热门话题也是北京的这场雨,如张海霞女士以亲身经历诉说了北京暴雨逃生记刘强先生针对汽车入水探讨了如何逃生当事人或以自身经历或以经验给人们传授应急之道。甚至还有韩国的朋友问:应急中陈博士大显身手了没有(见陈安先生博文)?热度过后,大家积极对大雨困城进行了深度思考。赵建民先生发表了(海河)流域防洪体系存在的问题及应对措施(如城市系统风险定位)(见的博文:七下八上——京城暴雨、闵应骅先生提出了运用信息化的实体系统来解决存在问题(见的博文从721北京大暴雨所想到的(120723):)等等。  确实这几年大城市好像逢雨必淹,内涝成为困扰人们的一大难题,难道这就是城市通病吗?恐怕情况不是这样的吧。故宫排水系统经受住600年考验,这是先人的智慧北京北海:明代团城位处暴雨中心却无一例积水报告、 “中国最不怕淹的城市”青岛下水道探秘 、世界名城下水道的秘密。看来,古今中外,是不乏人类智慧的,应对这种自然暴力,还是有能力降低其危害的,那么为什么还会年年下雨,年年淹呢?这些网帖显示:以往鲜亮的城市在瞬间变成“水城”,交通中断、出行不便、财产损失,各种问题逐步显现,暴露了一个个看似实现了“现代化”的城市在城市排水系统的规划设计、建设管理等方面的严重落后,这也让一度埋在地下的城市排水系统问题浮出水面。我们的城市为何“伤不起”?城市内涝“病灶”何处?“解药”何方?
 看看专家们的看法,能否起到祛病解痛的功效?
    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教授周婕分析说,造成城市滞水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极端天气越来越多,设计排水管网依靠的数据难以跟上灾害天气的变化;二是地面硬化等人类活动使原本可以依靠土壤、沟渠湖泊、地下河等吸纳的水现在只能依靠管网收集,而水域面积又在不断减少,如武汉市目前的水域面积就比1981年时减少了三分之一;三是城市排水管网主、次,支网不完善,很多支路没有雨水收集系统,防碍系统排水能力的发挥。
     浙江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高级工程师吴乃康告诉记者,改变城市“逢雨必涝”局面还需要解决几个“跟不上”。一是城市急剧扩大,城防建设“跟不上”;二是主要江河上游控制性拦蓄工程相对不足、堤防高度不够、洪水有效调蓄能力“跟不上”;三是堤身单薄,管涌、溃决时有发生等整体抗洪能力“跟不上”;四是城市规划欠科学、已有防洪排涝工程调度不合理,系统规划指导“跟不上”。
    周婕、吴乃康还建议,除了在流域治理基础上进行城市防洪工程布局建设外,当前还迫切需要做好流域水系的生态环境保护。建设城区时综合考虑城市综合防洪和排涝能力,兼顾看得见的地上工程和看不见的地下工程;增加江心公园等城市绿化区,将大批城市低洼区列为湿地,改善城市环境生态的同时,增强强降水和洪水来临时对城市水量的吸收和储蓄,以减小城区防洪压力,起到滞洪和调蓄水量的作用。
   两位专家分析的都不错,也很到位,上述观点想必很多专家乃至民众都有同感,为什么最近几年城市出现内涝的频率那么频繁,几乎年年不空呢?原因是多方位的,综其一:城市发展太快,而相应基础配套设施不到位,一句话,城市建设欠缺科学规划,发展中没有很好做到与当地环境及生态协调。150多年前,法国专家雨果就曾说过,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如今,众多网民疾呼,“城市建设不能光有一日千里的热情,更应具备‘一管百年’的思维”。科学规划建设提升“城市良心”。
  是呀,社会要发展,城市要扩张,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发展也好,扩展也罢,总不能为一时只需,而毁百年(千年)之计。到过巴黎的人,除了罗浮宫、埃菲尔铁塔参观之外,还有一个新推出的景点不可错过:下水道博物馆。想必很多人看过人在下水道(防空洞般)逃生的影视作品吧,在赞叹下水道功强大之余,不免由衷佩服设计者之伟大。当然,国内也不乏城市设计与自然完美结合的榜样,到苏州看看就明白了。
  确实,正如周教授所言,极端天气越来越多,设计排水管网依靠的数据难以跟上灾害天气的变化,不可否认,人目前还不能左右大自然,在自然面前的人类还是渺小的,这更应该依靠自然,遵守自然规律。但人也绝不会一味屈服,一直不屈不挠的与大自然作斗争,鉴于经验积累,加之每年的教训,在以后的城市规划中,更应当做到科学规划,三思而后行,从长远角度出发,以尽量减少损失。
  城市发展中地面硬化也是一个硬伤。路面的硬化不仅减少土壤-大气系统的自然交换(生态系统的破坏),还大大降低了水的下渗能力,使原本的地下径流被人为阻隔,不得以以地表径流的形式进入排水系统,从而加重了在同等降水强度下排水系统的排水压力。迫使原来设计还算合理的排水管网系统不堪负重,超负荷运行,犹如不甚强壮的汉子,不断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还未歇息过来,就又开始了下一班工作,往复如此。纵使基因在好,长寿怎能保证?也走过、路过无数东南西北的大小城市,发现很少城市,能幸免路面积水(尤其是瞬时暴雨)。现在的城市发展的很快,也注重绿化,但好多城市绿化带,无论是种植草皮、灌木、花丛,还是高大乔木之地,往往由半尺左右的混凝土围起来,与周围的道路、建筑隔离开;而且这些城市硕果仅存的城市绿地(水能下渗)很多地面都高于道路,加之混凝土阻隔,使得,积聚到路面的雨水很难渗入,仅靠有限的下水道入口排泄,下水道被堵是常有的事(自然、人为兼而有之)路面不积水才怪呢?
  一般来说,先修路、盖房,然后再搞绿化,这样在绿化之前平整土地时,完全可以做到绿化地面低于道路或建筑基座,而且没必要设围栏的就不设,这样就不会下太多的本钱,可以一步到位的。当然为确保道路运行(不至于水的浸泡而变形),修建绿化混凝土围栏也是不可或缺的,但也没必要完全封闭,将仅有的水系统到也阻断,可以每隔一段距离,设置一排水孔(有利于水由路面两侧向绿化带流动),当然前提条件是绿化地面要低。在大的绿化带,如公园,可设置下渗井,便于收集的雨水下渗地下,回补超采的地下水,不是很多城市由于超采地下水,造成地下漏斗甚至地面下沉吗?与其让雨水白白流失,有时还造成内涝,乃至决堤、洪水泛滥,为什么不能将雨水充分利用起来呢,使原本下渗的地下径流加之一部分地表径流,通过人工方式都变成地下径流(可适当设置入渗装置)呢?曾观察过处于同一城市相邻的甲、乙两高校,甲校夏季常出现雨后路面积水,大雨时要涉水前行,而乙校,出现这种情况很少出现。近观之,发现乙校的绿地属地坑式, 水可倒灌之。虽然小例不能说明一切,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至少可以提供参考吧。海绵吸水,用时再放出来,岂不更好,将雨水进行分流,更多的通过下渗方式转变为地下径流,这样在同等雨强下,地表径流就小了,城市排水管网系统乃至河道所受的压力也大减,这与增加水域面积有着异曲同工之效。
   针对目前城市内涝,增大水域面积、完善城市排水管网建设加强江河堤坝建设与提高江河防洪调度能力之外,降低绿化带地面、增加(硬化路面向绿地的)流水通道,也不失为一种操作性强、技术难度不大、成本低的措施。当然长远的发展还要靠科学规划。一家之言,贻笑大方,不韪避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4065-595118.html

上一篇:结实的铁树
下一篇:[转载]父母形象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7 16: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