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仙时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houq

博文

网络计量学研究热点

已有 5544 次阅读 2013-3-5 15:28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热点,网络,style| 网络, style, 热点

概述

         网络计量学是信息资源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文献计量学在网络环境下的最新发展,在科研评价、竞争情报、信息交流等研究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学界掀起了网络计量学研究的热潮,笔者采用WoS最近6年(即2007-2012)的统计数据,从作者、国家、语种、年份四个方面进行了初步分析,紧接着对2011-2012年两年的全部网络计量学论文进行深入阅读和总结。

初步分析

WoS中,以“Webometrics”和“Cybermetrics”为主题词,限定时间为2007-2012年,进行检索。利用Thomson Reuters的“分析检索结果”功能进行初步分析。

1 作者

作者

记录数

比例

柱状图

THELWALL M

 20 

19.608 %

     

ORTEGA JL

 14 

13.725 %

     

PARK HW

 12 

11.765 %

     

AGUILLO IF

 11 

10.784 %

     

AGUILLO I

 3 

2.941 %

     

BAR-ILAN J

 3 

2.941 %

     

FERNANDEZ M

 3 

2.941 %

     

GOUVEIA FC

 3 

2.941 %

     

HOLMBERG K

 3 

2.941 %

     

PAYNE N

 3 

2.941 %

     

1 2007-2012年网络计量学作者分布

由上表可以看出,网络计量学领域的作者相对集中,发文量前四位的作者总发文量达56%,他们分别是Mike ThelwallLuis Ortega JosePark Han WooFrancisco Aguillo Isidro.

2 国家

国家

发文量

比例

柱状图

ENGLAND

 25 

24.510 %

     

SPAIN

 23 

22.549 %

     

SOUTH KOREA

 12 

11.765 %

     

USA

 10 

9.804 %

     

PEOPLES R CHINA

 6 

5.882 %

     

BELGIUM

 5 

4.902 %

     

FINLAND

 4 

3.922 %

     

BRAZIL

 3 

2.941 %

     

GERMANY

 3 

2.941 %

     

NETHERLANDS

 3 

2.941 %

     

2 2007-2012年网络计量学国家分布

由表可知网络计量学的研究力量主要在英国、西班牙、韩国和美国,其总发文量达67%

3 语种

语种

发文量

比例

柱状图

ENGLISH

 89 

87.255 %

     

SPANISH

 11 

10.784 %

     

3 2007-2012年网络计量学语种分布

由表可知英文文献仍然占主导,但是西班牙的网络计量学发文量也很高。

4 年份

年份

发文量

比例

柱状图

2009

 26 

25.490 %

     

2010

 26 

25.490 %

     

2008

 15 

14.706 %

     

2011

 14 

13.725 %

     

2007

 13 

12.745 %

     

2012

 8 

7.843 %

     

4 2007-2012年网络计量学年份分布

由表可知网络计量学经历2009年和2010年的高峰,现在发文量趋于稳定。

2011-2012年文献综述

         2011-2012WoS索引的网络计量学文章共22篇,逐篇详细阅读,其中排除编辑部文章1篇和非英语外语文章1篇,有效阅读文章20篇。发现网络计量学这两年来主要研究的问题可以分为5个方面:

1)网络计量学应用于计算机辅助的传媒领域研究

韩国大邱加图立大学政治学院的Chang Woo-Young[1]和韩国岭南大学传媒学院的Han Woo Park,通过解析新闻的在线动态扩散来检验韩国人对美国牛肉进口的抗议,用Daum博客报道者在20085月到6月的博客数据。结果显示韩国博主们对美国牛肉进口的政治立场两极分化,最终影响到他们的网络位置和新闻向他们扩散的方式。通过对博主简历的定性分析,发现形成一个独立群体来运转一个集体博客的,和工作在小媒体组织的记者们,能提高网民对紧急事情的看法。进一步的,观察到5月和6月在线网络有结构变化。

Van Zoonen[2]等研究了Fitna这部2008年拍摄的短电影引发的youtube上的评论,运用民主互动(democratic interaction)模型分析这些视频,辨别对抗、激进和对话。基于网络分析,发现视频大多数是对电影的孤立的反映。这些互动可被认为是对抗的或者激进的,但是很少有对话。因而得出youtube使观点的多元化成为可能,但是这些观点之间很少有交换或者对话。

Lim Y. S.[3]检验了韩国第18届国会成员的网络可见性,网络可见性通过多个平台,包括博客、图像、新闻、网站,来收集,利用基于APINaver搜索工具。成员可见度和他们的社会统计属性之间的关系,用Kruskal-Wallis检验、中位数和Mann-Whiney U 检验,结果发现政治人员的网络可见度与他们的政治属性如任期、政党等有关,而与人口统计属性如性别和年龄无关,这些发现表明政治家在现实世界中建立政治力量更容易在网络空间被见到。基于政治家网络可见度的综合指标能反映韩国电子社会的无处不在。

Han Woo Park[4]等人从两个时间点(20032009)检验了国际超链网络作为全球通信系统的结构。研究在基于网络的代表国家的网络链接国家代码顶级域名,用网络分析手段的超链相联。结果显示2009年国际超链网络彻底联通了。G7国家和西班牙是网络的中心。边缘部分是来自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落后地区。另外,出现基于地理、语言和文化的区域群体。对2003年和2009年的比较表明集中和多样化水平有所上升。我们从世界系统理论角度对其进行了解释,并提出克服国际超链数据的方法论步骤。

Hale S.A.[5]等人研究了英文、西班牙文和日文讨论2010年海地地震的100000个博客,通过链接分析了语言障碍和跨语言交流。发现个人博客里包含大多数跨语言链接,几乎所有博客主都链接相同语言的博客,但是该数据集也揭示了博客空间的翻译水平。

Hsu C.L.[6]等人用LexiURL搜索器从雅虎中检索数据并随机选取800个网页检查他们的作者、主题和网站格式。结果发现韩国网页比中国网页更有互动性,这种差异可能是两国组织的文化所致。

2)网络计量学工具研究

    坚持不懈地研究网络计量学的工具与方法的是来自英国wolverhampton大学的mike thelwall[7]Pardeep Sud,他们研究了必应搜索API2.0作为唯一一个国际web搜索引擎数据源,可用于自动离线处理的网络计量学研究。作者讨论了必应搜索引擎数据的关键特征,与之前网络搜索数据源做了比较,以及在网络计量学研究中的应用。总的来说,用必应进行大规模定量网络搜索是可行的,包括分裂查询,但是法律问题会要求对网络计量学软件进行重新设计来保证所有从必应获得的结果都能直接展示给用户。

Gagolewski M.[8]CITation ANalysis软件包和R统计计算语言,来预处理和清洗从SciVerse Scopus中检索的文献计量学数据,并计算最通用的科学影响力指标,为了说明该软件包的实际可用性,作者对科学计量学和网络计量学的作者进行了实验性评价。

Thelwall M.[9]web爬行器或者商业搜索引擎获得链接数,比较链接数和URL 引用数,评估后者能否作为前者的替代,以防主流搜索引擎撤回它们的高级链接搜索功能。结果发现两者存在高度相关性,但是URL引文量少多了,至少在学界和商界是如此。15个实例之间的差异显示,链接数和URL引文数的差异在网络计量学研究中会变化。

3)网络计量学用于网站评价

    这种评价又可细分为可见度评价和影响力评价:

1网站可见度评价

来自香港教育协会教育政策与领导所的李武成[10]和韩国岭南大学的Han Woo Park研究了世界一流大学的网络可见度,网络可见度是大学管理、计划和治理的一种反映。利用单词提到数据来计单次个大学在网站中出现的次数。采用相关性分析、Mann-Whiteney检验和多维尺度分析,发现显著正相关,表明网络可见度可作为传统大学排名的一种近似。

Martinez-Torres M. D.[11]等人探索了网站结构,将网站作为相联的图,并作为社会网络来分析。对每个根领域,抽取出两个网络,一个是域名网络,一个是网页网络。每种情况下,都用社会网络分析的系列指标来形容网站架构。因子分析在网站内部结构角度,用图形形式抽取出网站主要特点。但是这种试探性搜索的大量指标会产生很多可能,所以用遗传算法。用这种可能解决方案空间的引导性搜索,遗传算法能给出最符合拟合函数的一子组指标。结果根据公司的链接结构分类,并强调将遗传算法作为知识发现的一个工具。

2网站影响力评价

Islam M. A.[12]等人检验了孟加拉国44所私立大学网站的网页数、链接数、计算整体网络影响因子和绝对网络影响因子。最后发现这些大学在网络上没有什么影响因子,国际范围内不是很知名。

Jha S.[13]分析了10个印度流量最大的教育机构信息门户的发展水平,这10个信息门户是根据Alexa网络信息和网络计量学组织的数据选定的。机构的信息门户按照21个指标,5个区域:总体特征、信息特征、导航、搜索系统和其他特征。分析从20102月持续到4月,信息门户的发展水平不同质。在研究的门户中,有4个呈现中高水平发展,4个呈现中低水平发展,还有2个呈现低水平发展。这些指标用于分析其他国家可能也是有用的。

Bowler L.[14]等人用链接分析评价了6家青少年健康门户网站,对网络环境扫描来发现青少年健康网站的样本,用Google Webmaster工具收集入链数据,入链数据根据创造者类型进行分类,发现青少年健康网站和总的健康门户网站相比,可见度较低,对健康相关组织的参考也比其他如学校和公共图书馆的组织少。许多与健康护养无关的网站链向青少年健康信息,说明青少年的健康信息需求正由缺乏健康护养知识的数据源满足。可靠的健康护养提供机构缺乏入链网络,对青年人是缺少了健康护养专业人士的机会。

4)网络计量学用于群体发现

来自德克萨斯大学广播电视电影学院的Sujin Choi[15]和韩国岭南大学的Ji-Young ParkHan Woo Park认为,利用WOS来探索新的科学和创新群体很必要,但是利用社会媒体数据的文献和网络计量学分析,与韩国乃至亚洲创新群体相关,就很少了。网络计量学技术用于识别因特网上的通信过程,如利用基于API的应用程序的社会媒体数据收集和分析;运用NodeXL进行数据可视化,如社会和语义网络分析;计算三边关系的熵值。

5)对网络计量学学科发展的研究

Guns R.[16]将全球的和地方的Q度量和中介中心性作为国际合作的指标,引入组间测地学的外部和内部的概念。这些概念用于来自不同国家的1129个研究者的合作网络,基于1990-2009年文献计量学、信息计量学、网络计量学和科学计量学的出版物,这样显示BIWS中的国际合作。发现地方Q度量的平均分较高,意味着BIWS领域的国际合作程度低。国际合作的主导形式是双边的,鉴于BIWS领域的多边合作是相对较少。我们识别和可视化重要的全球和地方活动者。将整个时间分为4个五年时段,发现大多数国际合作发生在最后一个五年期(2005-2009),不同时间片段的比较现实所研究指标的非线性增长,以及该领域的国际扩张。

Khan[17]等人研究了韩国背景下利用三股螺旋指标检验大学-工业-政府网络关系的历时趋势。研究考虑了多种网络资源,包括网站/文件,博客,在线咖啡馆,Knowledge-In,在线新闻网站,利用网络计量学和共词分析技术来查明UIG关系中的历时趋势。结果表明,UIG关系岁政策变化而变化,历时的UIG关系有些紧张。进一步看,网站/文件和博客是检验网络双边和三边关系的强度和变化的最可靠数据源。另外,基于网络的值反映的三边关系和变化幅度比科学引文索引的更强。结果表明不同种类的因特网资源,和三股螺旋指标结合,可用于探索UIG的关系。

Johnson I. M.[18]认为很多文献计量学和网络计量学研究都很肤浅,没有探索出他们度量的现象背后的原因。为什么这么多LIS研究者对信息生产和使用的背景环境这么缺乏好奇心呢?为什么他们忽视这个展示信息对于发展的重要性的机会?教师们对于文献计量学的目的需要做哪些更多的探讨呢?如何将它们更有影响力地应用?

Yuan S. B.[19]等人研究了LIS开放期刊的学术影响,大多数都没有被WOS索引,另外,想在引文分析之外讨论度量方法。WOS中的引用次数、LISA的覆盖范围、web链接、网络影响因子和期刊的page rank值,这些指标之间的关联度也被分析了。结果显示LIS开放期刊在学术交流系统中已经成为重要组成部分,其中Journal of the Medical Library Association有最高的引用次数。研究发现基于引文的度量和基于链接的度量有显著关联。将网络的价值作为影响力指标的数据源,这和传统研究方法不同,对研究开放期刊的学术影响力度量有贡献。

Yan E.J.[20]等人用两层信息构建群体,一个基于作者关系的论文网络,一个基于关键词关系的论文网络,并运用K丛分析和VOSviewer,基于模块的聚类技术,来识别两个网络中的出版物类。结果发现网络计量学、文献计量学定律和语言处理构成他们自己的研究群体。

参考文献:

 [1] Woo-Young C, Park H W. The Network Structure of the Korean Blogosphere.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2012, 17(2): 216-230.

 [2] van Zoonen L, Vis F, Mihelj S. YouTube interactions between agonism, antagonism and dialogue: Video responses to the anti-Islam film Fitna. NEW MEDIA & SOCIETY. 2011, 13(8): 1283-1300.

 [3] Lim Y S, Park H W. How do congressional members appear on the web? Tracking the web visibility of South Korean politicians  B-5655-2012. GOVERNMENT INFORMATION QUARTERLY. 2011, 28(4): 514-521.

 [4] Park H W, Barnett G A, Chung C J. Structural changes in the 2003-2009 global hyperlink network  F-4051-2011. GLOBAL NETWORKS-A JOURNAL OF TRANSNATIONAL AFFAIRS. 2011, 11(4): 522-542.

 [5] Hale S A. Net Increase? Cross-Lingual Linking in the Blogosphere.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2012, 17(2): 135-151.

 [6] Hsu C L, Park H W. Korean and Chinese Webpage Content: Who Are Talking About What and How?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2012, 17(2): 202-215.

 [7] Thelwall M, Sud P. Webometric research with the Bing Search API 2.0. JOURNAL OF INFORMETRICS. 2012, 6(1): 44-52.

 [8] Gagolewski M. Bibliometric impact assessment with R and the CITAN package  C-3575-2012. JOURNAL OF INFORMETRICS. 2011, 5(4): 678-692.

 [9] Thelwall M. A comparison of link and URL citation counting. ASLIB PROCEEDINGS. 2011, 63(4): 419-425.

[10] Lee M, Park H W. Exploring the web visibility of world-class universities. SCIENTOMETRICS. 2012, 90(1): 201-218.

[11] Martinez-Torres M D, Palacios-Florencio B, Toral-Marin S L, et al. Applying genetic algorithms for the identification of Websites' structure. REVISTA ESPANOLA DE DOCUMENTACION CIENTIFICA. 2011, 34(2): 232-252.

[12] Islam M A, Alam M S. Webometric study of private universities in Bangladesh. MALAYSIAN JOURNAL OF LIBRARY & INFORMATION SCIENCE. 2011, 16(2): 115-126.

[13] Jha S. The Information Portals of Selected Leading Indian Educational Institutes. LIBRI. 2011, 61(2): 165-173.

[14] Bowler L, Hong W Y, He D Q. The visibility of health web portals for teens: a hyperlink analysis. ONLINE INFORMATION REVIEW. 2011, 35(3): 443-470.

[15] Choi S, Park J Y, Park H W. Using social media data to explore communication processes within South Korean online innovation communities. SCIENTOMETRICS. 2012, 90(1): 43-56.

[16] Guns R, Liu Y X, Mahbuba D. Q-measures and betweenness centrality in a collaboration network: a case study of the field of informetrics. SCIENTOMETRICS. 2011, 87(1): 133-147.

[17] Khan G F, Park H W. Measuring the Triple Helix on the Web: Longitudinal Trends in the University-Industry-Government Relationship in Korea.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1, 62(12): 2443-2455.

[18] Johnson I M. Bibliometrics and the brain dead. INFORMATION DEVELOPMENT. 2011, 27(2): 92-93.

[19] Yuan S B, Hua W N. Scholarly impact measurements of LIS open access journals: based on citations and links. ELECTRONIC LIBRARY. 2011, 29(5): 682-697.

[20] Yan E J, Ding Y, Jacob E K. Overlaying communities and topics: an analysis on publication networks. SCIENTOMETRICS. 2012, 90(2): 499-51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1629-667352.html

上一篇:若干问题
下一篇:important thoughts

8 许培扬 刘桂锋 曹聪 姜春林 傅蕴德 胡小洋 赵星 周春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1 20: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